第43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柏凛惆怅了,酒喝了一瓶又一瓶。脑袋里出现的人物居然一直都是谈顾。

  不一会儿,半张桌子零零碎碎地散落了几个酒瓶子,还有几个瓶口还向外吐着白色的泡沫。

  柏凛喝不下了,脸喝红了,脑袋喝晕了。

  他撑着脑袋迷迷糊糊地给谈顾拨通了电话。

  那边接通后,迟疑了一会儿,“喂”了声。

  声音不对。

  柏凛意识模糊,并没有注意到。

  他红着脸眯着眼打着酒嗝,对着手机里的人说道:“你怎么还不来接我?”

  那边奇怪地问:“你喝酒了?别喝了,告诉我地址。”

  “地址…好困啊…”

  柏凛说的断断续续,那边鼓励地说道:“乖,先趴在那里眯一会儿,我马上到。”

  柏凛听得迷糊,奇怪道:“你怎么还没出发,你不是说已经来了?”

  “乖,先睡一觉。”那边没挂电话,柏凛趴下睡着了,昏昏沉沉之时,听到听筒里传来的车鸣声。

  那个包容他的人是他吗?

  他在跟他说乖诶。

  受伤的柏凛不免做了一个荒唐的梦。

  他梦见自己捧着许佳宁拒绝自己的花像另外一个没有脸的人求婚。

  那人看起来和他差不多高大,那人牵起他的手,柏凛却很乖地配合着他,完成了漫长的婚礼仪式。

  他们在满是客人的婚礼现场交换戒指,那个人轻轻扣住他的后脑勺和他亲吻。

  虽然是醉鬼的梦,但是柏凛却挣扎着不乐意。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怎么和男的结婚了?太离谱了吧。

  突然他觉得真的口干舌燥,***了***嘴唇,有点湿润,软软的感觉。很舒服。

  他下意识地伸手勾住要抱住他的人脖子。

  准备弯腰将他抱起来的谈顾也万万也没有想到醉鬼柏凛会突然抬起头,准确地捕捉到他的唇,吻上去了。

  那一刻,谈顾做了几十年的白日梦才会发生的事情在此时此刻发生了。

  他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手腕再次被人拉住,他微微弯腰,柏凛的唇再次盖上他的,这次他探出舌头***了***。

  谈顾僵硬在原地,放在身侧的手慢慢握成一个拳。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克制,所以全身僵硬着同时也在发抖。

  他把想再次凑过来的青年推开。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