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一章

  初寒坐在餐桌上,耳边是主持人在致辞,旁边的人三五一群的不是在讨论陆介宸,就是在讨论陆介宸的路上,倒是今天的主角鲜少有人提起。

  初寒垂眸,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他长得实在是过于扎眼,在人群中比其他人白了一个度,眼睛微微有些上挑,乌黑的眼珠此时正盯着桌面,下巴微低,露出漂亮的下颌骨。

  他试图免疫大家说的话,最终以失败告终。

  “现在咱们都不能叫小宸了,要改叫陆总了。”说话的人是陆介宸的二妈,提起陆介宸跟提自己亲儿子似的。

  “小宸年纪轻轻就已经继承了陆氏集团了,前途不可限量啊。”接话的是陆介宸大伯,说完又得意的笑了几声,旁边的人也都跟着哈哈哈。

  初寒觉得无聊极了,这种场合他一向能推则推,不能推就赖,反正十次里不见得有一次出现,这次实在是推不掉了,谁让他唯一同父异母的姐姐今天24岁生日,推不掉只能来了。

  “小宸人有本事,长得也是一表人才,我可听说,小宸去陆氏上班的第一天,那些小姑娘眼都看直了,恨不得贴人家身上了。”

  讨论还在继续,初寒感觉自己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烦躁的起身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烟往窗台走去,推开窗户站在外面的露天的休息台上,冷风吹得他十分舒服,耳边少了聒噪,脑中少了那个人,让他感觉舒服了不少,抬手解开衬衫的第一颗扣子,他感觉这套西装小了不少,是他这两年窜个了吗?毕竟这套衣服在他衣柜里放了太久,没什么见太阳的机会,解开扣子那种压迫感少了一些,他也不清楚是解开扣子的原因还是耳边没有那些声音的缘故。

  啪---

  初寒转身挡着风将烟点燃,将打火机收回口袋。浅吸了一口,他不喜欢抽烟,不是抽烟有害健康的原因,他是受不了那种从咽喉到肺部那种呛烧的感觉,可他又有点喜欢抽烟,抽烟能很好的掩饰他。初寒将烟拿下,夹在食指和无名指间,双手撑着护栏,看着夜景,也没什么好看的,但总比里面的人吵吵闹闹,阿谀奉承的好,会馆又有几辆车开进来,初寒不喜欢车,他也不知道开进来的是宝马还是奔驰,反正他也只知道这几个牌子。

  一根烟很快就见底了,他将烟摁灭,又掏出一根点燃放在唇边,他有点抽不下去了,可他实在不知道现在要干什么,暂且抽着吧。

  初寒低头看了一眼表,八点半刚刚好,宴会要开始了他正准备回到宴会厅,一辆低调但极其奢华的车,车头比一般的车长一些,他立即想到了那句广告词---迈巴赫!一个奢华舒适的代言词。他认得这台车,准确的说不是这台车而是车头前的那个logo,他前天坐过这种车。

  初寒仅仅只是分神了一下,车已经稳稳的停下,车上的人下车,那是一张极其英俊的脸,果然上到老下到小都喜欢啊,果然当得起整个一个宴会厅的人讨论。

  初寒扫了一眼,就转身了。陆介宸也抬眼看去,只看见一道背影,腿直腰窄,有些瘦,倒让他想到了那个人,细算来有四五年没见了。想的功夫已经走进了会场。

  今天的主角早就在寻找自己的白马王子了,奈何她的白马王子陆介宸一众长辈围住,又是夸奖,又是钦佩,陆介宸笑着应着。

  夏欣跃见陆介宸终于逃开长辈的包围圈,就像是一只花枝招展的蝴蝶一样,翩翩落在白马王子的身边。

  初寒勾唇一笑,笑的意味不明,匆匆扫了一眼,就没兴趣的转头,留给众人一个背影,他又没有自虐倾向,这些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了,但习惯不代表他不会感到难受,他小时候还会反击,谁要是拿那种眼神看自己,他必然会瞪回去,不过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那些人不主动跟他说话,他也不会自讨没趣,他又想出去抽根烟了,可先下时机也不对,宴会是自助的形势,宴会厅中间是花蝴蝶和他的白马王子,食物在宴会厅的四周,初寒拿起一个盘子想吃点东西,反正不吃白不吃,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围着中间的两个人。

  初寒看见一个极张扬的男孩子,看着也就十六七岁的年龄,没有去往中间凑,辗转于各种食物见,身后跟着一个管家,显然是个富贵少爷,初寒一般最烦这种少爷,没什么本事架子还大,不过这个少年他并不讨厌,他开心着,张扬着,时不时还要和自己的管家讨论一二,多好的年纪啊。

  一旁休息的沙发上也有一个男人敲着电脑,再然后就是少男少女们凑在一起,爱情是个好东西啊。

  初寒认真的吃着东西,他也确实饿了。

  陆介宸被人围着有些不耐烦,他没有表现出来,这个夏家的女的一直围在他身边。他拿起侍应生端在托盘上的鸡尾酒,喝了一口,转头的瞬间看见了正在吃东西的初寒。

  真的是他?男人心下有些不确定,摆脱众人想去看个清楚。男人走近几步就看见正在吃东西的初寒,一边的脸微鼓,慢慢咀嚼着,显得有几分可爱。明明只比自己小6岁,怎么看上去跟个十六七岁孩子似的,长得倒是越来越好看了,整个人挺拔而又有些清瘦,不过并不矛盾,像一棵直挺挺的小白杨。

  初寒感觉有人在看自己,他把嘴里的东西咽下,抬头就对上陆介宸带着审视的目光,初寒目光一缩。将餐盘放下,他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上去打招呼,可他又有什么资格不去,陆介宸天之骄子,而他是小三的儿子,圈内人尽皆知,他是夏欣跃同父异母的弟弟。

  初寒低头掩饰情绪,再抬头时脸上挂住一副和煦的笑,他笑着走向陆介宸,笑的自己都恶心。

  “恭喜陆总。”初寒笑着将酒敬给陆介宸。

  陆介宸看着初寒,他很不想承认他对初寒又所期待,陆总这个称呼没什么毛病,可他觉得刺耳。

  陆介宸没动,初温就端着酒,约莫有半分钟,男人终于接了酒。

  “嗯。”陆介宸拿过酒,极轻的点了头。

  初寒识趣的打了招呼,走开了。陆介宸目光追随着初寒,片刻后移开了目光,晚会继续进行着,初寒转身进了卫生间,没上厕所,但他还是洗了手,他暂时还不想出去,大约过了五分钟,初寒在走出卫生间。

  今天毕竟是夏欣跃的生日,他要去道祝福,虽然那个家从没给过他温暖。

  初寒轻呼了一口气。

  “姐姐,生日快乐。”他走向那只花蝴蝶,道了祝福,准备直接离场。

  “小寒,等等。”夏欣跃叫住了他。

  初寒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寒,你和宸哥哥也有三四年没见了,打招呼了吗?”夏欣跃声音温柔,倒像是个疼爱他的好姐姐。

  “已经打过招呼了。”

  “小时候的事,我已经原谅你了。你这两年总是不回家,我和爸爸都很担心你,不要在外面有了事业就整天不回家,再说了,明星算什么正当职业,玩两年就回家吧,好不好。”夏欣跃一副善解人意好姐姐的模样。

  初寒看着她伪善的嘴里,简直恶心的想吐,根本不想理她,但周围人看初寒的眼神已经变了,在他们眼中娱乐圈就是一个玩玩的地方,没想到他还仗着自觉有几分姿色当正规职业了。

  初寒身形微顿,心口有些疼,这么多年他不得不承认这些人还是会影响自己,他有些难受,抬眼不带温度的看了夏跃然一眼,扭头就走了。

  陆介宸看哪道身影消失在自己眼前,心中有些不安,他总觉得初寒不对劲。陆介宸拜托众人也走出宴会厅,发动车子抄近路开出宴会厅,停在路边。

  初寒离开宴会厅,离开众人的视线就撑不下去了。他走到花园的座椅上,倒在上面,两条长腿随意交叉,将进入宴会时扣上的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打开,又解了一颗,露出白皙的锁骨。他用手背盖住自己的眼睛,无声的留下一颗又一颗眼泪,他没有发出声音,只有轻微的呼吸声,看见夏跃然就想到她再也拿不到妈妈给她的信了,他好痛,他早就应该长记性的。

  片刻后,初寒吸吸鼻子,整理好自己,挺直腰杆走出会场,准备打车回家,这座会场坐落在市中心,交通十分便利。

  陆介宸坐在车里在初寒走出会场大门就看见了他。

  初寒抬手打车,一辆车停在自己旁边,初寒走向出租车,突然听见一阵熟悉的引擎声,在他快要走近出租车时,那辆出租车跑了,紧接着那辆熟悉的迈巴赫停在自己面前。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