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女主的爱意值系统04(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二十四章 女主的爱意值系统04

  “小杂种你又偷东西!”

  “风清门是短你了吗!竟然做这种鸡鸣狗盗之事!”

  偏僻的山脚下,几个青衣弟子气愤地围殴一瘦小的门下弟子,他们下手狠了蜷缩在地上的弟子吐出了一口鲜血。

  围观的小弟子有些看不过去,上前拦住了他的师兄。“好了师兄,我们教训教训就算了,反正不过几棵低阶灵草,他拿了就拿了,犯不着和他这么生气。”

  “这是几棵灵草的事情吗?!他什么身份?青吾真人的亲传弟子,青吾真人是缺他了吗?青吾真人对他有求必应,在他身上砸了多少天地财宝,就这他还不知足,还盯上了百草园的灵草,他做这样的事不是给真人蒙羞吗!”青衣师兄怒道。

  “要说他也是废物!青吾真人给他用了那么多灵物,这半年来他修为不说精进,还往下跌了一阶!”青衣师兄呸了一声。

  “什么单灵根天才,极品废物还差不多!”

  “不管怎样,穆殊总归是青吾真人的弟子,我们下手这么重,青吾真人知道后生气就不好了。”青衣小师弟劝到。

  “生气?青吾真人才不会为这个小畜生生气。”青衣师兄嗤笑。“你没听说门内传言么?”

  “青吾真人这个亲传弟子受青吾真人庇护教养,不知感恩不说,竟大逆不道不知廉耻地喜欢上了自己的师尊!”

  “听说青吾真人一再劝诲,结果这小畜生一不做二不休爬了青吾真人的床,青吾真人震怒将他丢出了内门,不然你以为穆殊为什么会出现在外门。”青衣师兄扬起下巴俯视着蜷缩在地上的人,像是看什么脏东西般。

  “传言归传言,穆殊到底是内门弟子,他要是真的出事我们难逃责任,师兄如果实在出不了这口恶气,那就把穆殊扔进执法堂,让长老来处理他吧。”青衣小师弟比他师兄顾虑多,他好声建议道。

  青衣师兄脸僵了僵。“几棵低阶灵草罢了,怎能劳烦长老处理这种小事。”毕竟他们只是风清门普通弟子,而他们揍的是掌门弟子,如果去执法堂,不一定谁受罚。

  “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跟这小畜生计较。”

  青衣师兄一脸憋闷地挥开其他弟子,临走前又狠狠地踹了地上人一脚。

  腹部遭受重击,一头发杂乱散乱从外表看不出性别的少女身体不自觉弓起,他眼紧闭着趴在地上手紧紧扣地,像是在忍耐什么满是擦伤的手青色的血管鼓起,节骨泛白。

  待青衣弟子们全部离开后,少女才缓缓睁开了眼,他盯着青衣弟子离开的方向,掩在凌乱发后的眼尾带出阴沉,但很快少女脸上恢复平静,变成呆滞的迟钝。

  他慢吞吞地起身擦掉嘴角的血,将护在身下偷来的低阶灵草放入衣襟内,他随意的把杂乱的长发顺到身后,做完这些他才从怀中摸出一个冷硬的馒头狼吞虎咽吃起来。

  这是他偷灵草时顺带拿的别的弟子剩食,他已经好久没吃过正常的食物了。

  林姝?

  距离少女几步开外的树前站立一身形缥缈的白衣仙君,白柏环视四周又将视线落在少女身上,他又一次入梦境了,这一次梦境的主人公不是他师弟,而是林姝。

  或者说上一世拜入风清门的穆殊。

  狼狈的少女身着一身明显大了一圈的破烂衣衫,毫无形象地坐在枯枝地上捧着干硬的馒头大口大口的吃着,忽然他弯腰咳嗽,咳得撕心裂肺,他吐出一口血然后不在意的就着唇边残留的血将馒头吞入肚中。

  白柏沉默地看着这一幕。

  穆殊怎会在风清门过得如此凄惨,且不说穆殊是天灵根,凭他的悟性他就算是杂灵根也该早就入了大道,又怎么会有青衣弟子口中那般废。

  除非……

  少女将手中的馒头吃的干干净净,他慢吞吞起身,又恢复到仿佛做事什么都慢了一拍的迟钝模样,穆殊脸上残留着於伤的青紫与泥土的脏迹,他好像毫不在意身上的伤,他拖着他身上宽大的衣袍踉跄着往回走。

  忽的穆殊顿住身体,他从衣袖中拿出一破损的通讯玉诀,他不知收到了谁的消息眼眸亮了亮,脸上浮起几分光彩,离开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白柏被迫跟随穆殊的视角移动。

  “师尊,您找我。”穆殊停在一清雅的院落外小心恭敬地试探道。

  少女攥着衣角,脸上是白柏从未见过的紧张和羞涩。

  “嗯,进来。”低沉不虞地声音从院内传来。

  冷锐的刀刃划过少女细瘦的手腕,殷红的血液顺着刀尖涌入底下瓷白瓶中,渐渐的他腕处的伤结了疤止住了血,站在穆殊面前的修者看到这一幕,不耐烦地抓起穆殊的手狠狠又划了两刀。

  穆殊本就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他干裂的唇角颤抖两下抿直,顺从的由着修者取血,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白衣修者,眼中是掩盖不住的依恋与爱慕。

  白柏觉得这画面极其的怪异,穆殊…曾喜欢过他的师尊,陆堇?那个睚眦必报的人,会这么心甘情愿地由一个人取他的血?

  那边修者取够了血,挥手便让穆殊离开。

  穆殊眼中的光暗了暗有些失落,他扶着还未愈合的手臂,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听话的转身离开。

  “下个月月圆夜你再来一趟,其余时间能不来打扰本座就别来打扰本座。”修者想到了什么命令道。

  穆殊身体僵住,他艰涩道。

  “师尊,您还要取我灵根么?”

  “师尊,我只剩下这一个木灵根了,如果师尊取了它,我可能会死。”

  修者听到穆殊迟疑的话,眼底飞快闪过一抹厌恶,他忍了忍耐着性子靠近穆殊,轻柔的为穆殊手腕的伤口上药裹了层白皙的绢布,他温和道。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