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节2)(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他用力地扭过头来,眼睛瞪得恨不得脱眶而出,高亢地惊呼道:“什么!”

随后便是一副吃了馊饭的模样。

看到他哥的反应,夏琛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看来他哥对他那个组长并没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昨天的那一幕大概只是他哥在发酒疯。

同时他也认定了他哥有喝醉了就胡乱亲人的毛病。

他暗下决心,以后坚决不能放他哥一个人在外边喝醉酒。

“我真的亲了我们组长?”甘越因惊吓而嘴角抽搐。

“差点就亲了,被我阻止了。”

夏琛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讲给甘越听,甘越越听脸越绿,想不到自己喝醉后会搞出个这么奇奇怪怪的乌龙。

他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郑斌,就他昨天那个举动,加上郑斌对夏琛说的那些挑衅的话。他一定是误会了自己对他有想法。

怎么办,以后上班时该是有多尴尬啊!

“辞职啦哥!你们组长一看就是个老流氓。”夏琛言之凿凿。

甘越恨不得翻白眼,心说你小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因为一个误会,也不等人家醒酒了问清楚,就气急败坏地折腾了人家半宿。

不过也是因为这个误会,居然治好了那小子的心理问题,也真是神奇。

从来只听过爱与关怀能治疗心理创伤,没想到嫉妒与愤怒也能,还是立竿见影的效果。

了解到这一切都是误会后的夏琛,内心是既欢欣又愧疚。接下来的整个周末,他都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地照顾着他哥,吃饭要亲自喂,连洗澡都要抱着去。

当然,恢复本性的夏琛,揩油那是随时随地见缝拆针式的。

在夏琛的“精心照料”下,星期一一大早,甘越便顺利地来到公司,向组长递交了辞职信。

郑斌接过辞职信,没有说任何公式化的语言,开口就问:“值得吗?”

“嗯?”甘越不明所以。

“为了一个心性未定的小孩子。”郑斌说着摇摇头,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模样,好像断定了甘越日后会为他今天的选择后悔。

甘越攥着拳抿了抿唇,“他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的事你一点也不了解。”

“我看人很准。”郑斌十一交叉搁在办公桌上,面上的神色像是在讨论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只需要见过一面,我就能断定他是个做事冲动不计后果,随心所欲的人。这样的人,你跟着他未来的日子一定是酸楚多过甜蜜。”

甘越低下头。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