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节2)(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夏琛呼吸一窒,他错误地认为他哥是酒壮怂人胆,喝多了无所畏惧敢作敢当大方承认,顿时气得胸闷。

他闭着眼深吸一口气,又问:“你为什么要亲你那什么组长。”

甘越专门捡为什么后面那两个字学,“要亲。”点头。

“你!”夏琛站直身来,气得在房间里踱步,转了两圈他又问:“是不是因为我不能抱你,不能接吻,所以你就要去搂别人,和别人接吻。”

“因为。”点头。

原来真的是因为这个,肺都要气炸了。

夏琛眼睛血红,一把抓住甘越的双肩,“好,要接吻是吧!谁说我不能。”说完便倾身将人压在床上,吻了起来。

这个夹杂的怒意的吻并不温柔,甚至可以用蛮横来形容。

脑子里反复出现刚才在轰趴馆里看到的画面。一想到他哥和那个被他搂着的人在同一个办公室一起工作,在他见不到的情况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就想将他哥锁在家里永远不让出去见其他人,或者嚼碎了吞进肚子里。

怒火烧光了理智,有个很像自己的声音在耳边反复叫嚣着:他是你的,他只能抱你,只能吻你,只能爱你,只能属于你。

牙齿磕碰着身下人的唇齿,舌头蛮横地对方的口腔中横冲直撞,身下的人感受到疼痛,开始挣扎反抗。

“唔唔唔。”甘越挣脱出双手捧着夏琛的下巴将他推开,委屈巴巴地说了声,“疼。”

“疼是吧?疼才长记性,看你下次还敢。”夏琛说着就撑坐起来去扒甘越的裤子,“还有更疼的。”

## 你为什么要亲那个组长

甘越醒来的第一反应是痛,哪里都痛。

头痛欲裂,孙悟空被唐僧念紧箍咒时也不过如此了。

四肢酸痛,犹如第一次上工地扛了整天的麻袋。

最痛的当属后腰,就像被嵌入了密密麻麻的钢针。

只是喝醉了酒而已,后遗症这么强烈的吗?

甘越醒来的第二反应是吓,惊吓!

因为他感觉到有个光溜溜的身子蜷在他同样光溜溜的身子旁,一条手臂和一条腿还搭在他身上。

身上不适的感觉,旁边躺着赤身裸体的人,不用丰富的经验甘越也能断定昨夜发生了什么。

记忆的最后是从轰趴馆的卫生间里出来……之前一直在和同事喝酒。

难道……

用力睁开仿佛千斤重的眼皮,垂眼一看,映入眼帘的便是靠在自己颈窝处那熟悉的带着两个发旋的头顶。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