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节2)(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甘越本来酒量就不好,这种白的搭啤的喝法就更受不了了,偏偏那铁皮小青蛙又格外青睐他,两箱啤酒里有四五瓶都是他喝的。

数不清第几次跑厕所,拿冷水冲了把脸出来,扶着墙壁往包房的方向走。

头越来越晕,眼下的地板出现的重影,脚步也越来越虚浮。

眼皮像灌了铅一样重得抬不起来,甘越突然眼前一黑,身子朝前倒去。

隐约感觉到被人扶住了,缓了一会甘越睁开眼,就看到夏琛近在咫尺的脸。

呆呆看了一会,甘越笑着说:“你可以,嗝,抱我这么久了。”

眼前的夏琛并没有说话,而是一脸诧异。

甘越抬手搂住眼前人的脖子,说:“我想你一直抱着我,可以抱很久很久。”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眼前的人说。

甘越眯着眼,笑得迷离,“是不是我醉了就不是我了,所以你不怕了,可以抱我这么久。那接吻呢?”

甘越说完话,也不理眼前的人表情有多迷茫,闭着眼睛就吻了过去。

还没吻到人,甘越就突然被一股力量向后一扯,一阵眩晕之后,又倒在了另外一个人的怀里。

他抬眼一看,怎么也是夏琛。

只是这个夏琛的表情,简直是想杀人。

夏琛打车来到轰趴馆,向前台说明来意又问了地方,刚拐进一个走廊就看到甘越背对着他搂着个人要亲。

一股怒火直冲天灵盖,他一个箭步上去将甘越拉开,又猛地推了被甘越搂的那人一把,“你他妈谁啊?”

郑斌被推了个趔趄,扶住墙才得以稳住身形。他抬头看向眼前怒气冲冲的小伙,纳闷片刻后又想到上次甘越请假时说过和弟弟住在一起。便想到应该是弟弟因为哥哥太久没回来所以找过来了。于是他亲切地笑着说:“我是甘越的上司,你是他弟弟吧?”

一听到眼前这人就是那个过分关心下属的领导,夏琛拳头都紧了。他将甘越拉到自己身后,扬着下巴睨着眼,一副挑衅的模样,“谁是他弟弟,我是他老公。”

## 还有更疼的

看着眼前这高大的小伙挺着胸膛一副准备战斗的雄鸡的模样,加上刚才被莫名其妙地推了一把,郑斌也有些恼火了。他站直了身理了理西装,笑得像是很有风度,可嘴里的话却不那么好听,“哦?你说你是他男朋友?甘越到公司来了两个多月,情绪一直都不怎么好。特别是刚开始那段时间,成天闷闷不乐,就算是最近也没有好多少。那状态真不像是有男朋友,倒像是因失恋而受了情伤。”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