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节2)(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宝宝,我们认识才不到一年,我感觉自己已经爱了你大半辈子了。”

“宝宝,如果哪天我不爱你了,那就证明我已经化成一堆没有感情的土了。”

“你是风儿我是沙,我们缠缠绵绵到天涯好不好?”

甘越看到那小子面对墙背对他,肩膀抖得厉害。

那小子在偷笑。

“哈!你在嘲笑我是不是?”甘越去挠他的痒,挠得那小子扭躲着转过身来抓他的手。

闹了一会儿,平静下来,甘越看着夏琛说:“我好想亲你,知不知道你每天就在我身边,我却不能抱你不能亲你,我有多难受。”

因为情绪有些激动,甘越的眼睛都红了。

夏琛深情地看着甘越,过了一会,迎头覆住了他的唇。

本打算一触即收,甘越却在被吻的那一刹那用手罩住了夏琛的头,不让他有撤退的机会。

一只手紧搂住夏琛的腰,一只手护住夏琛的头,唇齿间也是霸道的攻势。甘越用舌头撬开夏琛的齿关,舔舐着他口腔中的每一寸地方。

太久又没尝到这美妙的知味,渴望压过了理智,甘越此时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让这个吻延续,越久越好。

嘴唇、上颚、舌头,乃至每一颗牙齿,没有一个地方会被放过。

兜兜转转分分合合这么久,终于又吻到了这个唇。身体上的感受不足以言表,更多的是心灵上的抚慰。

夏琛也想让这个吻持久,可随着脑中不好的画面出现,身体上的不适便愈加明显。

恐惧、紧张、不安,逐渐将他的意志压垮,他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只得奋力推开了甘越。

甘越差点被推得摔下床去,一时反应不及愣在那里,就看到夏琛那小子转过身背对着他,虾米一样蜷缩着不住颤抖,像是在努力克制着什么。

最终,他还是起来冲进了卫生间。

甘越在心中暗骂自己的不自制,担心大费周章结果又回到了原点,这个星期的努力全都白费。

## 我是他老公

夏琛从卫生间出来时精神有些萎靡,情绪也很低落,他怏怏地爬上床,躺下后好半天都光着眼看天花板。

甘越侧身将灯关掉,黑暗中他也望着天花板。

过了一会,他听到夏琛叹了口气,自己也想跟着叹气。可是他忍住了,他不想表现得那么消极。

“慢慢来,会好起来的。”甘越说。

片刻后,甘越感觉到有一只手伸进被子里抓住了他的手。

两手相扣,夏琛说:“睡吧!”

直到睡着,两人的手都没有松开。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