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节2)(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甘越本打算一下子将心中的想法全部说出来,厨房到底不是个合适的地方,于是想着不如等到吃饭的时候吧。

走出厨房坐到沙发上,看向茶几上的美味佳肴——可乐鸡翅、糖处里脊、酱牛肉、排骨汤,还都是些硬菜。

没一会儿夏琛端出最后一道炒青菜,又盛了两碗饭出来。

两人对坐着吃了一会,甘越一直有些情绪激动,心跳得很快,这感觉和他那时候想表白时很像。

就像是又一次表白。

“夏琛。”甘越放下筷子,看着对面的人郑重其事地叫了一声。

被叫的人猛地一抖,筷子上夹着的一块里脊掉到了桌子上。

刚才甘越在厨房第一次叫夏琛名字时,他就紧张不已,现在听到他哥第二次叫他的名字,他简直吓坏了,心忖他哥这是下定决心要赶他走了。

他赶紧往他哥碗里夹菜,“啊!哥,这个糖醋里脊好吃吧?你多吃一点。还有这个鸡翅,怎么样?好吃吧?这个酱牛肉也不错,你也吃一点……”

就这样一顿饭下来,甘越再没了把心里的话说出来的机会,每次一开口就被那小子打断,然后给他碗里塞一大堆食物。

所以他想,等吃完饭再说也不迟。

吃完饭夏琛在厨房洗碗,甘越运量着情绪走进来,刚准备开口,夏琛又一惊一乍打断:“啊!哥,地上有水别进来了,你去看电视吧,我收拾就好。”

于是甘越又回到了沙发上,他想,等那小子洗完碗出来再说也不迟。

“哥,我刚才肚子吃得太饱,想出去散散步,如果回来得晚你就先睡,不用等我。”刚洗完碗出来的夏琛,穿上鞋就溜了。

看着那闪身出门的背影,甘越陷入一片惆怅。

午夜将至,夏琛才回到家,他估摸着他哥白天要上班,这个点一定睡了。

开门进屋,一眼就看到房间的灯还亮着。

怀着忐忑的心情换了鞋,又轻手轻脚走到房门口,看到他哥坐在床上,在他出现的同时也看向他。

扫眼地上,他的地铺已经不在那里了,被他哥收起来了。

“哥,你真的要赶我走吗?”夏琛快哭了,“都,都这么晚了。”

“散个步也能散四五个小时。”甘越笑着,语气格外的好,“快先去洗个澡吧!”

怎么回事?地铺都收起来了不是要赶我走吗?还是想叫我洗干净了再走?夏琛怔怔地想着,还是从柜子里摸出睡衣去洗澡。

整个洗澡的过程心情忐忑又思绪紊乱,磨磨唧唧了大半个小时才出来,他哥居然还没睡。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