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节2)(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见夏琛不说话,甘越主动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你是不是,去了像戒同所之类的地方?”那种地方甘越以前浏览网页时无意中看到过,并不是什么合法机构,据说其治疗同性恋的手段堪称丧心病狂。

看网上描述的被送去治疗后的人后续出现的反应,和夏琛十分相似。

虽然觉得八九不离十,甘越还是希望自己的猜测不是事实,他难以想象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夏琛在这段时间遭受的该是怎样一种折磨。

很快,夏琛就将这猜测坐实。

“是的。”他说,“我爸将我送到了美国,派人看着我,每天我都会在一家所谓的心理咨询中心度过两个小时。”

闻言甘越的眼睛骤然睁大,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只觉得胸口发闷背脊发凉。

除了难过,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是了,莫顿集团未来的继承人,怎么能被允许是个同性恋。

他的人生一开始就应该被规划好,娶个门当户对的女人才是他的正道。跟自己这样一个平凡人纠缠不清,又算个什么事。

甘越突然就想,以夏琛的聪明,说不定以后也是个在商业战场上叱刹风云的人物。

自己出现在他生命中,更像是他辉煌人生路上的绊脚石。

“那正好。”甘越瞥一眼夏琛,再看向地面,“治好了回去结婚生子继承家产。”

“没治好。”夏琛语气有些激动,“我只喜欢你,不会娶别人的。”

“算了吧大少爷,你现在碰都不敢碰我,别倔强了,回去吧。”大少爷没有他的人生才是更美好的人生吧,甘越凄然地想。

“你怎么这样。”夏琛突然一脸委屈地高声叫嚷,到是把甘越吓得一愣,“我好不容易坚持到我爸拿我没办法将我赶出来,你却不要我,你根本就没爱过我。”

“我……”

夏琛不按套路出牌,一改往日的低声下气突然强硬起来,倒是弄得甘越应对不及,“我”了半天也“我”不出个下文来。

“好了你别说话,我,我很累,我睡觉了。”大少爷气鼓鼓地冲出卫生间,拿被子蒙住头后再没了动静,留下甘越独自站那继续发愣。

过了一会,甘越也回到自己的床上,关了灯,却再也无法入眠,思绪紊乱,脑子里一直出现夏琛义愤填膺的那句“你根本就没爱过我”。

地铺上传来微微的均匀的鼻响,那小子该是因为方才又是噩梦又是呕吐消耗太大,已经睡熟了。

睁着眼从天黑到天亮,眼见到了上班的时间,甘越起床收拾好出了门,出门前那小子还没醒。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