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2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安国庆的案子在四月初下了判决,跟预料中的差不多,六年八个月。

安圆算了算时间,那年他十九岁,应该在上大一。

可以探视的第一时间,安圆跟着沈行春一起去了监狱。

安国庆瘦了很多,穿着蓝色的监狱服坐在里面,没刮的胡子让他看起来老了很多,耳边长了几根明显的白发。

安圆握着电话筒,心疼的边哭边叫爸爸,“爸爸,你怎么这么瘦了,爸爸,小圆儿好想你啊。”

虽然安圆已经知道了判决,可还是无力地问着:“爸爸,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小圆儿好想你,小圆儿做梦都想你。”

安国庆听着儿子的哭声,一低头,狠狠擦了两下眼睛,他强忍住眼泪,抬头之后冲着安圆勉强扯出几个笑容,小声哄着他。

“小圆儿不哭,爸爸挺好的,现在已经适应了,你要听话,乖乖的知道吗?不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脸都花了。”

安圆用袖子擦了擦眼泪,沈行春在一旁拿出纸巾给他擦了擦脸。

“爸爸,小圆儿不哭了,你不用担心我,爷爷奶奶,还有哥哥,对我都特别好,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小圆儿等着你呢。”

“乖,小圆儿最棒了,你也不用担心爸爸。”

安国庆眼眶红得很深,喉咙里哽着千斤石一样,他这么久一直担心小圆儿,现在看到他很好,才稍微放下心来。

探视时间只有三十分钟,安国庆跟安圆说了二十分钟,让安圆把话筒给一旁的沈行春。

安国庆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心里只有感激,他一眼就能看出,小圆儿在沈家被照顾的很好,对沈行春只是一个劲儿的道谢:“大春,爷爷给我写的第一封信,年底才到我手里,谢谢你们,也替我谢谢爷爷跟奶奶,安圆还跟以前一样,好像还胖了一点儿,真的,谢谢你们。”

沈行春知道安国庆挂念的只有安圆,他说:“安叔,你不用担心小圆儿,我们会照顾好他的,我们学校离这边不远,以后我经常带安圆过来。”

安国庆说了好几声“好”,他知道多余的话不用再说。

沈行春又把电话给了安圆,安圆又跟爸爸说了几句,三十分钟一到,安国庆被带走。

回去的路上,安圆几次回头,直到看不到监狱大门为止。

沈行春握着安圆的手一直没松开,“一个月可以来探视两次呢,下次再来,我们还是能经常见到爸爸的。”

安圆吸了吸鼻子,低着头看着脚尖,“谢谢哥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