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门外是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沈叔你快开门,你快去看看我家山宝,山宝上吊了,我家山宝上吊了,沈叔你快去救救他,我今天早上发现的时候,他身体已经凉了,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反对了,我家山宝现在死了,沈叔,你快去看看我家山宝啊……”

女人的哭声轻一阵重一阵的飘进屋里。

沈爷爷跟沈奶奶赶紧爬起来穿衣服。

沈奶奶穿衣服的手都是抖的,“老头子外面是山宝妈,她刚刚说了什么?”

沈爷爷是听清了的,“她说山宝上吊了。”

沈奶奶眼前黑了一阵,脚都软了,“我的老天呀,昨天我做饭的时候还跟山宝妈说呢,她说山宝现在发病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她还说山宝可能是快好了,这怎么就,怎么就……”

沈爷爷穿好衣服,扶着沈奶奶下炕,“咱们快去看看,估计……”

沈爷爷话说了一半,但是沈奶奶已经猜到了,身体都凉了,还怎么救得回来。

刘家刚办完喜事又办了丧事,下了整夜的雪,街上的红色鞭炮碎屑一夜变了白。

沈行春跟安圆也听见了,两人安静了很长时间。

安圆想到昨天那个像根枯树枝一样的刘山宝,又想到了他昨天的话,喉咙里带着连绵的不解跟哀伤,“哥哥,喜欢一个人,为什么会疯,为什么会死?”

沈行春脑中还是一片空的,他有点后悔,昨天刘山宝说那些话就有些反常,如果他再敏锐一点,提醒他爸妈一句,或许……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或许,他很长时间才开口说话。

“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不会疯,也不会死。”

但这句话好像在眼下没什么说服力。

刘山宝喜欢一个人,最后他疯了,现在他死了。

哀默的雪再大,还是在年三十的早上停了。

安圆醒了之后还没来得及感伤这个对他来说太过动荡的春节,就听到了沈行春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心里的那点动荡还没开始,就已经被压了个平平整整。

沈行春还闭着眼,听到身边翻身的声音,摸黑在安圆的脸上捏了捏,“小圆儿生日快乐,长了一岁,真好。”

“谢谢哥哥,哥哥新年快乐,你也长了一岁,我十三了。”

“我十七。”

“十七真好。”安圆说。

“十三也好,”沈行春说,“小圆儿有没有什么生日愿望?”

安圆点点头,“有的,有很多,但是我不能太贪心了,三个就可以了。”

“哪三个,跟哥哥说说?”

“第一个愿望是希望爸爸能早点回来,第二个愿望是希望我身边的人都平平安安的,爸爸,爷爷,奶奶,还有哥哥,第三个愿望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