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节5)(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他跪在楚虞面前,神色无奈却纵容,疲惫的眼神藏着几分笑意。任雀抹掉自己唇角的血,身形一晃,露出身后景象。

楚虞这才发现,他和任雀跪在一棵巨大的树前。

天地被墨色侵染,地平面只有一条微茫白线,分不清时间,看不到日月,终其一生都置身混沌。

任雀身后有一棵巨大的古树,遮天枝叶如伞盖,散发无数银色光点,如群星覆满天际,透明脉络在粗大树干中流窜,只要稍微用心,就能看清那些光点在树中的循环。

像一副安宁而富有生机的画,在无人处恣意生长。

树下,是一片只能没过脚踝的浅水,水无色,唯有楚虞扫动尾巴才能有所感觉。

楚虞专注而贪婪地盯着任雀,他眼里覆上一层水膜,颤抖地抓着任雀的衣角,而后想起什么,突然焦急地松开手,遍地寻找。

“凤冠,凤冠……”

楚虞根本找不到凤冠,在这混沌一片的领土里。

他找遍了身边每一寸角落,甚至跌跌撞撞要去树下,任雀拉着他的袖子,他呢喃着回神,珍珠从眼睛里蹦出来。

啪嗒,啪嗒。

一枚,两枚。

“哥哥的凤冠不见了,楚虞给哥哥的凤冠……”

楚虞的眼眶红着,鼻尖翕动,猛地扑下来,明明体格比任雀还要结实,却把头抵在任雀肩膀上,浑身颤抖地抱住任雀。

他控制不住眼泪,鱼尾无力地贴着地面,哭泣时嗓音发软,每念一声都让任雀心疼一下。

最后,任雀只好吻他。

“楚虞,你的凤冠还在,他带你来到了往生湖,看到那棵树了吗,那是你的凤冠。”

任雀托起楚虞的脸,小鱼的眼睛肿了,蓄满泪花,他把鱼搂到怀里,指着远处的树。

“本来想陪你一起来的,如果没有梵鸟的指引,没人能越过梦魇之地到达往生湖,你绝无仅有。”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