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节5)(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一条爱任雀的小鱼

西梵天,取自日西而近梵天,任雀曾在那里为楚虞建了一座楼。

现在,无字楼成了任雀名下一处托管营业财产,每年坐收分红,大老板很少回西梵天,全靠二老板蒜头胖子打理,眼看着事业蒸蒸日上,半路杀出一条碍事的少爷。

那日天阴大风,蒜头胖子抱着楼柱瑟瑟发抖,战战兢兢地注视远处飞檐尖角上晃过的身影。

楚虞抱着刚做好的凤冠坐在沿上,一手搭着吻兽,直视风中屹立的菩提萝。

参天古树枝干盘虬粗壮,枝叶交错摩挲,在风中飒飒作响。阴云漫铺开来,似有雨落,空气潮湿,风声阵阵。

蒜头胖子怕楚虞一个尾巴打滑从楼上摔下去,那闻讯赶来的任老板恐怕就要提刀来问罪了。

“少爷,此处风大,您快下来吧!”

蒜头胖子的头发四面乱飞,他喝了一肚子风,大喊道。

楚虞头一歪,他爱不释手地端详着凤冠,回头一笑,鲨鱼牙尖若隐若现。

“楚虞自有计划。”

蒜头胖子抹了把汗,袖子一遮,再抬眼时,便见银光闪耀如月,梵禅文字的轮廓飘散在空中。楚虞身上爆发出强劲的梵风,他手中出现一把弓,弦引而弓张,银色箭矢如龙。

风将楚虞的发绳吹开,身躯化形体格变大,楚虞略一偏头,箭尖散开莲花印记,随着他松开手指,银色闪电在一声梵音炸裂后飞向菩提萝。

如长虹贯日,疾驰着没入古树粗壮的树干。

蒜头胖子心一抽,膝盖发软,忙不迭跪倒在地,心里想的全是自己被任老板吊起来做烤蒜的模样。

他含泪仰视楚虞,只见搭弓的人鱼把弓一收,侧脸一笑,扔给了蒜头胖子一部手机。

远处,菩提萝的枝叶突然亮起,如坠上百个小小的月牙,枝条抽出,在阴云下摇曳生资。

“记得帮楚虞回消息。”

楚虞抱着凤冠,他跳下楼角,乘风而起,肩胛伸出冰状长翼,若仔细观察,便能发现那对翅膀的造型与梵鸟的双翼如出一辙。

只一刹,楚虞消失在菩提萝相互掩映的枝叶中。

蒜头胖子张着嘴,半天没缓过神来,直到手机一震,他赶忙点开界面。

楚虞发送了一张照片——一张在楼顶准备跳楼的小鱼自拍。

发送对象是任雀。

过了一分钟,任雀回了两个字。

“别去。”

楚虞抱着凤冠,站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耳边商贩叫卖的小曲此起彼伏,梵鸟聚居的树屋排成一列,日头炽烈,炫目阳光从树叶缝隙中照射下来,逼他微微眯起眼。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