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节5)(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手机叮一声,又有人发消息来了。

任雀点开屏幕,是尾生发来的。

在这条信息之前,他和尾生还没有过任何交流。

视频里,恢宏瀑布如天裂开河,倾泄水流雄雄入注,远处,一道身影逆着瀑流向上攀,速度极快,连连点水,轻盈如飞。

攀瀑,楚虞的血统技之一。

叮——

又是一条消息。

【尾生】:位置共享——亚日山脉。

一条会送桂花茶的小鱼

楚虞到达亚日山脉的拱形山洞时,身后忙不迭赶来的尾生晃晃悠悠,他扛着自己的柱子在离楚虞不远的地方,似乎是要盯梢。

“你要一起来吗?”

楚虞转身,抻着脖子问道。

“不是我的事,我为什么要一起?”尾生不以为意,他把柱子重重戳在地上,随身一倚,姿态潇洒。

“那你要藏好,一会楚虞打起来,不要波及到你。”楚虞扬了扬手,一转身,滚进了黑漆漆的洞穴。

尾生目瞪口呆,他果真待了一会,林中万籁俱寂,夜晚黑沉的天空在山缘处铺开,刺骨的寒冷让他有点捉急。

里面的岩石妖活了几百年,守了多年的财宝堆积成山,暗道扭曲复杂,楚虞不知情况就这样跳进去,一旦伤了死了……

一想到那么护短的任雀即将发飙,尾生踹起柱子,如臂使指般拎起来要入洞,脚步刚抬,迎面劲风便从洞口涌出。

如浪奔般恐怖的风旋,裹挟着深渊下的水汽,风穿过密集树林,飒飒落叶狂舞。尾生一遮袖,便见如矿石般的冰晶突然从内生长出来,咔嚓一下,包裹住那唯一的通道口。

寒气窜入毛孔,尾生难以控制地打了个寒战,压抑的洞穴里,不知名的沉闷吼声此起彼伏。

夹杂着痛苦的声线让尾生感同身受,仿佛能知晓那摧人的力道是怎么样击打在身上,洞内传来乒乒乓乓一边倒的打斗声。

大概半分钟后,喧闹销声匿迹,战局已经平息,堵着洞口的冰晶如蜗牛般缩了回去,尾生驻足观望,又一分钟,山洞里出现一抹身影。

一条冰道延伸出来,楚虞捡了根小木棒,棒头挑着一个沉重的布包。他像本着小包袱离家出走的鱼,滑出洞穴,心情愉悦,顺带哼着小曲儿。

尾生上下打量楚虞一眼,发现没伤,不知为何,悬着的心猛地放下了。

楚虞注意到他的视线,不明所以,略一思考,便从小布包里拿出一枚巴掌大的蓝宝石。

宝石成色绝佳,如蓝海封固,水色荡漾。楚虞把它递到尾生面前,用额外好听的调子道:“谢谢你为楚虞指路,这是楚虞的心意。”

飞来横财让尾生满肚子疑问,然而还不等他解释,楚虞已经背着小布袋走远了——一副准备浪迹天涯的样子。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