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节5)(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任雀黯下眼眸,而后笑起来,如沐春风。

楚虞扁了扁嘴,把手搁在任雀手上,似乎是同意了。

任雀松了口气,他正要站起身,突然听到耳边一串咕噜咕噜的声音,如气泡上涌,充斥了他的神经。

眼前白光一闪,景物扩大,他落在男人怀里。

“哥哥,你醒了吗?”

是楚虞的声音。

任雀用力睁开眼,模糊的视野里扫过一只手,温柔指尖拨开湿漉漉的头发,任雀猛地一咳,紧紧抓着楚虞的手腕。

“哥哥,楚虞在这。”

楚虞搂进任雀,劫后余生的恐惧充满他的心脏,他亲了亲任雀的额头,又低头去寻吻。

有些许颤抖不安的吻逐渐加深,任雀仰起头,被掠夺得太快,让他胸前的印记闪了一下。

“我怎么了?”任雀哑着嗓子道。

“哥哥穿过了海底的石门漩涡,石门有通往过去的能力,楚虞在哥哥彻底沦入前抓了回来,但可能意识受到了影响。”

楚虞担忧地垂眸,解释道。

任雀闭上眼,他嗓子干涩,冷不丁问道:“楚虞,你还记得有人给你买过水母灯吗?”

“水母灯?”楚虞一怔,“没有,母妃死后,便不会有人再与楚虞同游,更别说给楚虞买水母灯……哥哥?”

楚虞话还没说完,便见任雀突然靠过来,虚虚搂住他的脖子,在他侧脸啄了一下。

“哥哥是看到自己给楚虞买水母灯了吗?”

楚虞心思透亮,他低下头,爱慕情绪几乎从眼里突破出来。

“恩。”任雀含糊道。

“可能是楚虞也在石门停留过,楚虞和哥哥一起在回忆边缘走了一遭,至于水母灯……”楚虞低低笑起来:“楚虞本来今天约会想带哥哥去买的,可惜不行了。”

“为什么?”任雀蹙起眉,疑惑道。

“因为……”楚虞抚开任雀的眉心,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显而易见,不动情的梵鸟红了脸。

“因为印记说,哥哥想要楚虞了。”

一条寻找凤冠的小鱼

“你说梵鸟的婚礼习俗?”

凌海雪山图书馆外白雪飘落,白泽坐在二楼楼梯上,疑惑地望着在一楼喝茶的楚虞。

白泽对楚虞的造访毫不意外,三天前,洛神府挂出公告悬赏,声称家里丢了一条鱼。眼下,这条值千金的鱼正背着小布包,出现在白泽的图书馆里。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