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节5)(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又偷什么了?”任雀逼问道。

“不是偷的,是意外……”楚虞吞了下口水,“本来坐在喷泉池上吸水,结果一堆人突然就开始朝楚虞扔硬币许愿。楚虞看那些硬币怪孤单的,想给它们一个家。”

任雀眉梢跳了跳,不知该作何感想。

许愿的人大概以为是美人鱼之神显灵了吧。

三只小妖怪逃学了,许羲嘉在外面录综艺,全权委托任雀照顾,实在没法,任雀把三个家伙弄回了新房。

傍晚吃完饭,楚虞说要给任雀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不惊喜的,楚虞估计又想到了什么不着调的损招……任雀心里想,还是默默朝约定地点走去。

一片海岸,沙子柔软,海面潮平风顺,一侧路灯迎着棕榈叶子,劈开斑驳碎影。

一阵空灵的歌声响起,有道不清不楚的影子从海上飞驰而来。任雀驻足远眺,发现是站在冰船上乘风破浪的楚虞。

他不知道从哪找来一个蓝色披风,胡乱在脖颈前打结,随海风扬起时像极了起飞的飞鱼。

海水不再平静,冰船一个狂躁甩尾,四只拉船的海狗滚上沙滩,累死一样发出古怪叫声。

啪嗒啪嗒啪嗒,是海狗司机们拍鳍的声音。

楚虞这冰船居然不是自动的,还得靠狗拉。

任雀抬眸,楚虞站在冰船里,翘起自己漂亮的大尾巴。

“哥哥,楚虞披着披风开船来接你啦!”

任雀见他神采飞扬,嘴里还叼着一丛色彩妖冶的红珊瑚。

“来接我做什么?”任雀好笑地看着他,却并未拒绝,迈开长腿,上了楚虞的小冰船。

海狗长吟几声,扑入海中,船向着远海开去。

“约会。”

楚虞的眼睛像宝石,华丽到无法直视。

所以任雀只能闭目吻他。

一条扯着水母灯的鱼

任雀睁开干涩的眼睛,喉咙深处泛上海盐的腥味,他咳嗽着,胸膛发痛。坐直后身形挺拔,蹙起眉环顾四周。

他记得楚虞那条不靠谱的家伙开着海狗船横行霸道,结果直接一个浪打浪,海下有个大漩涡。还没等楚虞抓他,他便被暗流卷走了。

再醒来,便到了这里。

任雀烦躁至极,他指尖无意识抓起,握了一手细沙。

沙?

任雀一怔。

远处潜游的鱼类在海底宫殿外起舞,静默中若隐若现的歌声随浪袭来,头顶天穹罩着透明泡泡,泡泡隔绝海水,组成一个富有氧气的空间。

像是……绿洲?

任雀正落在一大丛绿色植物里,他拨开叶子朝外望,发现一处泉眼,里面有很多条人鱼在嬉戏。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