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节5)(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你骂楚虞?”楚虞又要哭了,他指着芸黄对任雀告状:“她骂楚虞。”

“恩,打她。”任雀敷衍道。

楚虞听话地在桌子下用尾巴轻轻扫了下芸黄。

“嘿?真是疯了。”芸黄气着了,她撸起袖子,一副要和楚虞打架的样子。楚虞躲到任雀身后,机灵地探头。

然而任雀并不想加入战局,他飞快吃完饭,端着雌黄新研究出来的糕点逃离战场。

一条鱼和一只笑面虎从傍晚打到晚上,入夜,楚虞屁颠屁颠跑了回来,彼时,任雀正伏案看书。

“你睡冷泉去,别脱水了。”任雀道。

楚虞听明白了,但他不动。

过了一阵,翻书声停止,任雀低头,发现有条鱼趴在他膝头,睁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他。

“做什么?”任雀道。

“他不在,楚虞来独占你。”楚虞道。

任雀转回头去,不想搭理楚虞——这条鱼的精神错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你一定更喜欢他,所以才不让楚虞和你睡在一起。”楚虞耷拉着眉眼,有些神伤。

“不,我只是单纯不希望床单被弄湿。”任雀板着脸。

“你下午还不接受楚虞的亲吻。”楚虞控诉道。

“因为你咬我,会出血。”任雀莫得感情。

“可是他也会咬你,明明你还很受用!”楚虞气急败坏吱哇乱叫。

“我什么时候受用了?”任雀瞪起眼睛。

“那你为什么在和他接吻的时候舔他,和楚虞就逃避?”楚虞认真问道。

任雀快被烦死了:“那不是调情吗,我躲一下就不行了?”

“那你就是不爱楚虞。”楚虞突然哭了起来,不再说人话,喉咙里流出一串听不懂的变调人鱼语,哭得撕心裂肺。

任雀忍住把楚虞的脑袋拧下来这一操作,摸了摸他的卷发,道:“那你想怎样,想要我做什么?”

楚虞揉了揉眼睛,软乎乎地看着任雀。

“想要我陪你约会?发誓?睡一起?帮你写作业?说吧,我听听你又在憋什么坏水。”

任雀淡淡道。

在他的直视下,楚虞从身上撕了片鳞,他直起身,把鳞片贴在任雀心口,轻轻一按,旋而抬眼。

他专注地将任雀的身影烙印在眼里。

任雀懂他的意思了,他想要结契,双方交换信物,结永不背弃之契。

“你想好了?结了契,你这一生就只能属于我了。”任雀道。

楚虞重重点头。

任雀献出了自己的一根翎羽。

“随你。”任雀道。

第二天,楚虞还在睡。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