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你的感觉真的没错吗?”白泽难免产生怀疑,但任雀的模样过于笃定,让他为自己的动摇感到羞愧。

“我和南若生活百年,她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更别提只是气息。”任雀摇摇头,语气带着嘲弄和冰凉。

这话说完,白泽和任雀心里同时产生了一个想法。白泽抬头,在任雀眼里找到了相同的光芒。

“那就是有人拿着南若的戒律镯在招摇撞骗,所以能越过我,也能自由出入监管者的领地。”白泽的声音很沉,如投入黑沉沼泽的水滴,缓慢消失在不可见底的深渊里。

“拿一个死人的东西吗?还真是恶趣味。”任雀搁在桌底的拳微微攥紧,他眉宇间重新席卷许久未见的煞气,如他当时挥舞锁链拆碎禁地的一砖一瓦一样,恶鬼似地从地狱爬出来。

“你要小心,他的目的很可能是洛神府的人,或许是你也说不定。”白泽深吸一口气,他向九昭比了一个手势,那等候在一边的冰雪娃娃便迈着小碎步到隔壁柜子里拿出一个罩着绒布的托盘,轻手轻脚地放在榻桌上。

四方白色绒布有些脏了,上面飘着少数灰尘,看起来许久没有用过。白泽将摆位放正,手指在桌上地桂花茶壶中捻出一片泡软地花瓣,他虔诚地闭上眼睛,默念两声古怪的音调,花瓣便燃成黑色粉末。

有白光在绒布下一闪,如被遮住的蜡烛燃起昏黄火光,一簇簇在风中跃动。所有人屏息凝神,注视着白泽如祷告般的动作,藏在所有人身后的楚虞阖了眸子,好似不太在意,抬头瞥了眼黑漆漆的房顶。

“晓夜辰星逢凶化吉,吾以灵桂做媒献祭,许八方晨曦相应。”

白泽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沉,带着浑厚的蛮荒冷冽,他白发梢微微发亮,如萤火虫在房间里散开,那双眼睛勾出金纹,只一刹,气浪震开。

他揭开绒布,是一个用玉石雕刻的罗盘,占卜纹路已经在历史中湮灭殆尽,其上的白泽纹路依稀可辨。白泽向任雀伸手,任雀立刻有所意会,他召出一小截手指长的锁链,掰断了给白泽。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