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1 他关上了藏有人鱼的门

重峦叠嶂,白雪皑皑。

山丘号列车穿梭在冰封万里的荒原中,飞鸟在空气稀薄的山尖盘旋,振翅掠过松林。

浸在暖气中的人们昏昏欲睡,推货的列车员念完广告词,望着满脸倦容的乘客,不禁叹了口气。列车左右摇晃,连接处吱嘎作响,一片鼾声中,播报员沙哑的嗓音从广播里传来。

“亲爱的各位旅客,森许站到了,请要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

列车员倚在门边打呵欠,瞥了眼窗外纷飞的白雪,暗骂这天气古怪。他转过头,察觉有人走近。

那人身量很高,黑色短发,穿着单薄大衣,走路悄无声息,看轮廓只察觉出精悍挺拔。

“先生,外面零下二十度。”

列车员诧异地眨了下眼,试探地问着。

男人脚步稍顿,侧目时露出温和的笑,好看的桃花眼眯成一条缝隙,声音温朗耐听:“我知道。”

你知道个鬼。

列车员目送他下车,男人的身影很快淹没在狂暴的风雪里,雪花扫进列车,很快化成一滩晶亮亮的水渍。他抱着手臂哆嗦一下,不再关心这个怪人。

任雀回到森许山庄时,肩上落了一层雪。

他站在别墅门口,风刮起他的风衣,发出猎猎声响。罗马柱后的青铜乌鸦倏然扭动脖子,死寂的眼睛盯着男人看了好久,藏在山林中的别墅小屋亮起昏黄灯火,它发出嘶哑的长鸣。

“欢迎回来!任雀!”

被链条锯过似的音调融在风雪里,大门的琉璃花窗被屋内烛光照耀,任雀推开门,被扑面而来的温暖包围。

壁炉里燃着炭火,旺盛火舌舔舐发黑的墙壁。红色公爵椅摆在角落,欧式真皮沙发上还放着出门前没吃完的泡面桶。房间温暖,人影疏落,任雀把大衣脱下挂在门边衣架上,假装没看见肩头被雪濡湿的痕迹。

他整了整毛衣的衣领,转头与房间里唯一的活物对视——是一只通体银色的鸟雀,黑色眼珠了无生气地转动着。

“任雀,有新任务!”

银鸟嚎叫一声,是尖锐的女声。

任雀置若罔闻,他仰面躺在沙发上,翘着脚玩手机,不一会,连连看的音效便响了起来。

银鸟扑腾着翅膀,一嗓比一嗓大:“任雀!新任务!任雀!急任务!任……啊!”

一把锋利的飞刀凭空而出,贴着它的鸟头擦过,狠狠钉在墙壁上,没入墙纸半个刀身,裂纹横生。

银鸟扑通落回地上,咕噜着鸟毛爬起来,瑟瑟发抖地看向任雀。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