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魂飞魄散(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77章 魂飞魄散

诡异的血雾朝重渊席卷而去,受了伤后那些血液不受控制的被血雾蚕食吞噬。

黑龙厉吼一声,浑身黑炎缭绕,将血雾尽数焚毁,血雷阵阵猛击而下,而其中一把血色长剑深藏其中,趁重渊注意力全在雪清尘身上猛击结界之际,一剑贯穿了黑龙身上坚硬的鳞甲,鲜血喷涌而出。

“阿渊——!!”

雪清尘见到如此场景,泪如泉涌,他浑身都在抵御周身封铭力量的禁锢,肌肉紧绷,轻颤不已。

“封铭停下!不要再继续做伤害别人的事了,不要再杀人了!不要再杀了!”

雪清尘的耳边突然响起无数人惊慌恐惧的声音,他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画面,人界各地被血雾吞噬的凄惨画面,他看到无数人死去前的眼神,看到那些眼睁睁看着自己亲人死在自己面前绝望无力的眼神……

那些人绝望悲鸣的声音充斥在他的世界,雪清尘泪落得越来越凶,整个人都处于极致的痛苦中。

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之前的画面,他看到钟离燚、花千流、司恒的鲜血被吸扯而出,他们的眼神越来越暗,生气越来越弱……

“不要……不要……封铭求你停下,不要再杀了,求你了不要再继续了……”

封铭整个人已经陷入了疯狂杀戮的快感之中,他的魔性在这一刻高涨,重渊的鲜血使他越发兴奋疯狂,早已听不进雪清尘的任何话。

他要让这个人永远消失!

永远都不能再出现在他哥哥面前!

血海的力量尽数被他吸取,封铭血魔之体将成,他身上的气息已经恐怖到令天地都畏惧的程度了,见一击得逞,封铭脸上疯狂之色越盛,催动魔剑疯狂吞噬重渊体内血气和力量,他手中又出现一把血色长剑,直往重渊心脏刺去。

“不要!!”

雪清尘见到这一幕,心脏几乎骤停,他嘶吼一声,体内力量狂涌,想去替重渊挡下那一剑,但无论他如何努力,他的身体都没能挣脱分毫。

强烈的绝望无力之感侵袭而来,雪清尘脑海中闪过现世中越初倒在自己怀中的画面,他心痛欲裂,悲鸣出声。

“不——!!”

就在那剑即将刺中重渊之际,一道黑影瞬间出现将那剑格挡。

封铭看着那突然出现的漆黑长剑,眼中杀意越甚,而重渊周身魔气狂涌,将那刺入他身体的剑逼出震碎,庞大的龙躯翻腾不止,他突然发出一声震天龙吟,强大的杀气莅临天地间,让大地都巨颤不止。

深紫色的竖瞳在这一刻被疯狂的杀意侵满,他的视线牢牢锁定封铭,周身魔气在这一刻高涨到一个恐怖的程度,浓郁到几乎能滴出水来。

这一刻两人都被强烈的杀意充斥,彼此心中都明了,他们之中,只能活一个!

从世界各地汇聚而来的血气源源不断地充盈封铭的力量,他疯狂的吸收那些血气,提力便要离开血阵与重渊一战。

然而下一刻他的身体却是整个都僵住了,不可置信的将视线转移到远处的雪清尘身上。

只见一把泛着冷光的匕首出现在他手中,雪清尘的双眼已然紧闭,浓密纤长的银睫此刻颤动不已,而他的眼睑下,鲜红的血液如同眼泪一般从他眼中流出,在他白皙的面容上刺目异常。

“哥哥!”

话音刚落,那泛着寒光的匕首便被雪清尘狠狠地刺入心间,封铭见到这一幕,双目赫然睁大,心脏几乎都要从胸腔蹦出。

“不要——!!!”

封铭瞬间出现在雪清尘面前,可还是晚了,那匕首已经尽数被推入心腔,穿心而过。

“雪轻尘!!!”

结界之外的重渊看到这一幕,心脏几乎骤停,无尽的恐慌从他心口蔓延而出,重渊连那些击在他身上的雷霆也不管了,疯了一般的用身体撞击着那结界。

“轻尘!”

“轻尘!!”

撕裂般的剧痛从心口传出,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心脏的痛在这一刻比身体的伤痛了千万倍。

重渊再次感受到了恐慌,那种要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珍宝的感觉令他几欲疯狂。

他要到雪清尘身边!他要到他身边!

“雪轻尘——!!”

结界在庞大龙躯的撞击下裂开无数缝隙,后又在大阵的自我修复中恢复如初,重渊巨大的龙躯鲜血淋漓,血液如同血雨一般从空中落下,可他却好似感觉不到痛一般,眼里只剩下了那道染血的雪色身影。

“雪轻尘!!”

“师尊——!!”

鲜血从胸口的蔓延开来,恍若一朵盛开在雪地的巨大红梅,将雪清尘的衣衫染成了血色。

封铭的手都在颤抖,他看着那刺入雪清尘心脏的匕首,猩红的眼满是受伤和不敢置信。

“为什么?”

“为什么?哥哥?”

封铭的声音已经嘶哑,他的声音颤得连说话都艰难。

剧痛使雪清尘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他额间的碎发已经被冷汗濡湿。

他的眼前一片漆黑,灭魂刃的剑气深入他双目深处,击在那藏在他眼中的魂体之上,剧痛使他睫毛不停颤动,血液沿着他脸部的弧度一滴滴滑落,在空气中留下一道冰冷的痕迹。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