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凌越初他到底是谁(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76章 凌越初他到底是谁!

无数血流如同大河奔赴大海汇入漩涡中心,而之前枯竭的血海更是在这一刻得到不断充盈。

数十万生灵血液与力量朝着血海汇聚,不过不到半刻钟时间,之前那被黑炎焚烧殆尽的血海又再次显现,甚至比之前更大力量更强。

天空几乎都成了一片血海,而那巨大漩涡中心的巨大法阵却是在此刻疯狂运转起来,其中闪烁的符文更是比之前晦涩绵密数倍,仅仅是看一眼就令人头脑剧痛,仿佛下一刻就要炸裂。

一道血色的身影处身血阵中心,他满身狼狈,惨白的皮肤上爬满血色魔纹,猩红的双目阴鸷疯狂,含着恐怖恨意,让那张俊美的面容看起来狰狞无比。

他的身体在疯狂吸收那一股股涌来的庞大力量,每过一分他身上的气息就恐怖一分。

庞大的血阵运转之际形成一个巨大的护盾光罩,将外面的恐怖黑炎尽数抵挡,封铭猩红的眼死死盯住位于血阵之外的玄色身影,眼底是骇人的疯狂。

他突然咧嘴厉笑一声,“凌越初,你杀不了我,你永远都杀不了我!你终究要死在我手上!”

“我能杀你一次,便能杀你第二次!”

话音刚落,那从世界各地而来的血液与力量汇聚得便越发迅速,而封铭吸收得也越发疯狂,恐怖的波动席卷了整片区域,连天地都好似感应到了威胁,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

重渊手持沉渊剑冷冷立于半空,幽深的紫色竖瞳冷冷的看着血阵中心那疯狂吞噬血气的血色身影,骇人的杀气弥漫在天地间,令人感之心颤。

“凌越初,他到底是谁!”

“告诉本尊!”

封铭闻言微愣,随后却突然狂笑起来,他看着重渊被怒气充斥的脸,神情有些疯狂。

“原来你不知道!原来你不知道!哈哈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封铭声音突然阴沉了下来,他猩红的眼看着重渊的脸,内中尽是骇人恨意。

“那你永远都别想知道他是谁,重渊,带着你的疑问去死吧!哥哥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谁都不能抢不走!!”

重渊闻言,那双紫色竖瞳霎时冰冷得如同万年寒冰,本就浓郁的杀气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端,他冷笑一声,看向封铭的眼神犹如在看着一个死物。

“你以为本尊当真杀不死你吗?血魔。”

浓郁的魔气扩散于天地间,而那黑炎更是高涨,那恐怖的温度,恍若要焚尽世间万物。

沉渊剑汇聚庞大力量朝那血色光阵狠狠劈去,即便力量强大,却仅仅只使那血阵轻轻颤抖了一下,并没有任何损毁。

封铭见此,整个凌空而起跃上血阵上方,只见在一股诡异的力量下上方血海崩腾不息,封铭手中一把布满符文的血色长剑缓缓浮现,轻轻一挥便能调动整片血海的力量。

“那你就尽管来试试!”

由百万生灵之血汇聚而来的血海怨气滔天,在加上血魔的力量,拥有者足以毁灭这个世界的力量。

而那道血阵还在源源不断的残杀各界生灵取血,血海之中怨灵鬼哭狼嚎,封铭却没有丝毫动容,即使杀了百万生灵,他的心绪也没一份波动,恍若那些生灵在他眼中就如同尘埃一般,没有分毫重量,杀再多都无法波动他的半分情绪。

这一刻他心中杀性高涨,只要杀了重渊就再也没有人能从他的身边抢走哥哥了,只要杀了他!

可他知道现在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以杀了重渊,封铭疯狂吸收着血海的力量,调动血海之力挡下重渊又一恐怖一击。

只要再等半刻钟,只要他的血魔之力完全觉醒,这个世界便再也没有任何人能挡得住他!

空气中的血雾浓稠的如同水一般,弥漫在这片区域的各个角落,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黑炎与血雾交织之间,巨响随着恐怖的波动袭来,两次都没能破掉那血色护盾后,重渊的眼神彻底寒了下去,他勾了勾唇,发现了封铭的企图。

“想拖延时间?本尊给你机会了吗?!”

一阵龙吟携着比之前狂暴数倍的黑炎朝血阵整个笼罩了去,沉渊剑在这一刻光芒大盛,携着足以毁灭天地的力量朝阵心的封铭极速袭去。

“不要!”

然而还不等沉渊击下,一道瞬间出现血阵之外的血色身影却是让重渊心神巨震,他猛地收了力,强大的力量反噬而来,让他脸色都苍白了几分,然而他却顾不得自身,眼中闪过一抹惊慌,整个人瞬间朝那道突然出现的雪色身影飞去。

“雪轻尘!”

血阵在这一瞬迸发出强大力量朝重渊击去,事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重渊心神全在突然出现的雪清尘身上,那恐怖的力量他只来得及本能的抵挡。

恐怖的力量瞬间侵入他的身体,重渊脸色一白,直直的受了这一招,他的身形因此一顿,整个人被击退数丈,再看时,雪清尘与他之间已然隔了一道强大的结界,他再靠近时,结界将他阻拦在外,他再也靠近不了雪轻尘分毫。

重渊的神色在这一刻彻底变了,慌意弥漫心头,这种感觉让他惊恐的高喊出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