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魔尊不打算留一晚么?(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70章 魔尊不打算留一晚么?

魔界一处荒山的草地上,两道人影处于其中,而在他们的不远处,是一片碎裂的漆黑空间。

重渊渐渐放开了雪清尘,将他的手从自己身上扯下,那双紫色竖瞳冰冷无比,看得雪清尘心颤。

“本尊受伤了,不正合你的意吗?”

“让我看看你的背。”雪清尘忍着疼痛要起身,但身上的重渊却压着他推都推不动。

“阿渊,你起来,让我看看你的伤。”

重渊冷哼一声,没有理雪清尘,径直抱起他就回了魔宫。

他被扔进了寒髓中,在水中扑腾好几下才勉强站直身体浮出水面。

冰冷的感觉弥漫全身,身体在落入水中的那一刻就在疯狂的吸收寒髓力量修补伤口。

重渊就站在池边冷冷看着他,雪清尘担忧他的伤势,忍着腿上的痛楚渐渐朝重渊所在的方向靠近。

“阿渊……”

“那点小伤,早就好了,你以为本尊像你一样弱吗?”

雪清尘欲开口的关心话语被重渊这句话堵在喉咙口。

在重渊居高临下的冰冷目光下,雪清尘垂下了眼眸,藏在水中的双拳渐渐收拢,他抿紧了唇,样子看起来有些委屈。

跟他比起来,自己确实很弱,在他的眼中,自己甚至连蝼蚁都算不上吧。

想到之前的那种无力感,雪清尘心中顿时难受不已。

见雪清尘突然露出这种神情,重渊的心间好似突然被刺了一下,他本欲进入池中帮雪清尘调理身体,可一看到他脖子上的红印他的目光就是一沉,之前他看到的那一幕在他脑中浮现,本就未消的怒气此刻更是更甚数分。

即使将那个人分尸也没能让他的怒气消减一分!

“将你身上别的男人气息清洗干净,否则,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重渊离开了,整个浴池内就剩下了雪清尘一人。

抬眸看向重渊消失的方向,雪清尘有些晃神。

身体的伤口在寒髓强大的修复能力之下渐渐愈合。

他之前在空间裂缝中受的伤只是皮外伤并不严重,仅仅只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他身上的伤口便愈合长出了粉色的皮肉,只要再修养几天便能恢复如初。

身体的痛楚渐渐消散,雪清尘浑身都处于舒适之中,可即便如此,他紧绷的心也未曾松懈分毫。

今日发生的事不停的在他脑中闪现,重渊与封铭的那一战,封铭被重渊分尸,以及在封铭消失后在他脑中响起的那句话。

「哥哥,我还会再来接你,下一次,谁都不能再将你从我身边夺走!」

即使封铭此刻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他可怕的眼神仍旧清晰无比,如今想起来他就通体发寒。

封铭是不死之身,杀不死,即使重渊将他的身体分裂成数段扔进各个空间缝隙,他还是会不断复活。

雪清尘有预感,等他下一次再来,封铭会强大到一个极为可怕的程度,到时候,可能重渊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从今日发生的事他就知道,他已经再也无法阻止封铭了。

雪清尘重新换了一身白净衣衫,等他出去时,却怎么也没找到重渊的踪迹。

问了系统才知道重渊又离开了。

因之前重渊与封铭的大战,整个魔界都陷入了动乱中,再加上突然出现在魔界各地的诡异血阵,自然都需要重渊去处理。

***

自那日以后,封铭的举动便越发疯狂了,他果然没有死,而且还以更残忍的方法夺取三界生灵血气汇成了一个恐怖血海。

他想以众生之血血祭修成完整的血魔之身,获得真正的不死不灭。

一旦血魔出世,那这个世界便会生灵涂炭,化作一片炼狱,甚至直接毁灭。

就算是强如男主重渊也不一定能抵挡。

封铭必须死。

却无人能将其杀死。

三界各界顶尖强者皆预感到了这次的灾难,将是三界的毁灭之灾,若渡过那便是活,若渡不过,那便是整个三界一起消亡。

无数强者前往狙杀封铭,甚至有这个世界渡劫期的恐怖大能,但无一例外皆是失败,甚至那些不屈服的,一个个被炼成了血奴,恍若失了魂一般为血魔提供这个世界最精纯的血气注入血海,供血魔吸收。

在上古禁忌血魔面前,即便是这个世界最强的渡劫期大能,几乎都成了蝼蚁一般。

无人是此刻封铭的对手,那些人族为了生存,甚至将希望寄托在了他们曾经最厌恶的魔族之尊身上。

在三界劫难面前,往日的血仇都被他们放下,那些人族领袖前往魔界,开口求了那个俯视众生的魔神。

封铭的手没能成功伸入魔界,魔界成了三界之中最安全之地。

***

【宿主,若再这般继续下去,血魔迟早会出世,若封铭恢复完整的力量,到时候可能连男主都不会是他的对手了!】

查到封铭此刻的所做所作为后,系统心急如焚,如同一只热锅上的蚂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