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诡变 剑动(求订阅)(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于乔这下明白过来,为什么这蔡阳县突然封了出入城门……

恐怕,十有八九是因为那番说辞引起的!

就是他说给方棋怡的那一番关于女尸害人这一事的个人看法,然后被县令的大公子“窃据”般宣扬了出来。

在此之前,于乔可没少听人夸赞那位县令的大公子。

但眼下,无疑是那番说辞惊动了什么。

虽说那是县令的大公子说出去的,但是这一番看法的源头,可是他啊!

要不然的话,堂堂一方手掌生杀大权的县太爷,怎么会突然请他去县衙吃饭呢!而且所选的时间,还是快要午夜的亥时!

亥时这个时间点,县内人家,还有几家没睡的?

于乔想了想逃跑的可能性,心中只能叹一声气,然后拱手一礼,说道:“学生知道了,请几位差爷放心,学生到时候一定到。”

“秀才爷若是觉得天色太黑不方便,可以提前先到县衙内等着,到时候来找小得便是,小的贱名张二云。”听到于乔如此说,这几位差役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多谢。”

于乔心事重重的道了一声谢,然后将这几个差役送走。

等回到客栈房内,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下去。

“瞧着能出风头,就塞过来三锭次银,让我闭嘴,出了事情,就想着把我拉出去!竖子!”

于乔很想骂几声脏话,但想了想,还是只能作罢。

破门县令这一说法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县令手掌生杀大权,在这蔡阳县,若是没有比他更高一个品级的官,那么就是这蔡阳县的土皇帝。

如果于乔之前拒绝,那么直接被砍死在这客栈内也不是没有可能。

杀一个秀才,对于一方县太爷来说并非什么麻烦事。

更何况眼下这个世道,出门在外,客死异乡,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哪怕是同乡几人一起出门,只活下来一个,那么也只需要像那个车夫一样,让衙门来一纸文书作为证明就行。

这不是衙门的威信力有那么高,而是这世道如此,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出门死了,只怪命不好。

但是……于乔是绝对不想等死的!

“可惜净化还有半个月的冷却,而眼下……”于乔想了想,他唯一能依仗的,就是那一柄绿油油的剑,还有一块不知来历的绢帛了。

这剑虽绿,但这辟邪之能,却是实实在在的。

至于这一块绢帛,想来也很不一般!

这般想着,于乔就找来一根红色小绳子,将这块绢帛绑起来,然后挂在了脖子里。

顿时,在于乔额前,出现一道金色的诡异痕迹。

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这道金色的诡异痕迹,要显得暗淡许多,就像是遭受了什么重创。

不过,这绢帛上记载的毕竟是神秘且诡异无比的剑妖魔经,因此这一道金色的诡异痕迹,又一次顽固得烙印在了于乔的额前,将于乔给化作了“护经奴”。

和之前一样,对此于乔仍旧没有丝毫察觉。

旋即,于乔便在客栈的房间内忐忑不安的等到了戌时,然后提着一盏和客栈掌柜的借来的灯笼,往衙门方向走去。

此时天色渐黑,黄昏迟暮,街道上早已经没了人。这附近有不少民居,张望一眼,倒是能依稀瞧见点烟火。

蔡阳县的衙门在东城街,而于乔所住的客栈,在西城门口,二者相隔有一段路程。

一路走过去,于乔已经出了半身汗,来到县衙门口,看了一眼,此时这县衙的门大开着,有不少华光涌出来,与此一道的,还有鼎沸人声。

这热闹得跟赶集似的。

不过于乔却没有因此松一口气,反而神经瞬间紧绷。

衙门乃一县要地,往日时候,冷清的听不到半点人声传出来,极为的威严肃穆,又怎么会出现眼下这一幕呢?

须知,反常必有妖啊!

但来都来了,于乔也无路可退。

这一刻,于乔只恨自己没有修成神魂,不然的话,施展一下地遁之术还是可以的。

这地遁之术的施展要求,是那三门道家咒法中最低的,就是施展之后会遁去哪儿,连于乔自己也不知道。

想要精准的控制地遁之术,至少需要神魂十二关以上的功力。

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于乔只觉得自己这一天下来,都快因为叹气而老了一大截了。

他抬脚走了进去。

未进入县衙大门前,只觉得天气闷热,即使太阳已经下山了,也还是有些热。不过这一踏入县衙的大门,于乔便瞬间感觉到周身温度降了下去。

这下,于乔觉得自己不用再不确定了。

一切都如他所料的那样!

于乔正要往里走,不过迎面走来了两人,其中一人皱着眉头看了于乔一眼,然后挥手就要把于乔往外赶,不过这时另一人拦下了他。

“刘捕头,这是县太爷要请的于秀才。”另一人出声说道。

于乔这才发现这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仔细一想,原来是白天里来找他的差役之一,不过他不知道这差役叫什么。

那刘捕头看了一眼于乔一眼,又扭头看了衙内一眼,只是闷声说一句“县太爷还在见客,你在此稍作等候”,便直接走出了县衙。

那差役倒是迎向了于乔,拱手一礼后说道:“于秀才来得早了些,张二云那小子之前摔了一跤,回家修养去了,所以先关照我,等秀才爷来了后,让秀才爷去他的住处稍作休息。”

于乔听着感觉有些古怪,但还是点了点头,毕竟来都来了,再有什么也是无可奈何,不如顺其自然。

当即,这差役领着于乔出了县衙,然后来到一处小门前。

这差役拿出钥匙开了门,于乔便跟着她进去,然后发现这是一座别致的小院子。

瞬间,于乔就明白过来,这里不是那张二云的住处!

他仔细一打量,发现这院子的装饰,过于文雅了,想来住在这地方的,不是哪一位文士,就是一位女子!

这差役领着于乔进了客厅,让他坐下,便自己先退出去了。

于乔目光转动,他觉得正主该来了。

果然,他这一个念头刚升起,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于乔看过去,是一名着男装的女子。

是方棋怡。

“方姑娘如此大费周章将学生寻来,是有什么事吗?”于乔这次开门见山的说道,索性点明自己已经看穿了她的女儿身。

这个女人,是个麻烦。

于乔这会儿一点也不想和她牵扯上。

之前他愿意和方棋怡说那么多,只是觉得她很有可能是县太爷的女儿,没准可以从方棋怡手里捞到一笔赏钱。

身为大户人家的庶出,于乔自认为他对这些权贵子女的心思,能够揣摩到一些的。

事实上也如他所料的那样,尽管是封口费,但那一笔银子,也算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让他短期内都不必为自己的吃喝担忧。

就是这后续意料之外的麻烦,让于乔颇有些想要跳脚骂娘的冲动。

方棋怡突然听到于乔这么说,却是不由脸上晕开一抹嫣红,似乎是羞涩。然后,她抬起头,瞪大眼看着于乔,问道:“于兄第一次见,就认出小妹是女儿身了吗?”

“自然。”于乔如实应道。

方棋怡听了于乔这番话,却是脸上更加红了,红彤彤的像个熟透的果子似的,过了一会儿,她满脸歉意,不好意思的说道:“于兄,这一次,是小妹给你添麻烦了。”

“愿闻其详。”于乔立即说道。

他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莫名其妙的被叫来参加这午夜时分的酒宴,他能猜到缘由,但到底是怎么样的,他却是一无所知。

“于兄那番说辞,小妹其实听过,那是教小妹读书的女先生说的,不过没有于兄说得那般详细和全面。所以小妹出于好奇,才出来到处寻人打听。”说完了,似乎是生怕于乔误会些什么,方棋怡赶紧补充一句:“而于兄,是小妹第一个问的。”

“这是学生的荣幸。”于乔客气且疏远的说道。

他两世为人,自然能感觉出方棋怡对他的态度有些微妙,然而……于乔这会儿没对她心生恨意,已然是修养极好了。

而且相较于方棋怡,于乔这会儿更对她口中的那位女先生感到好奇。

他是接触了修行,认了天弃僧为叔父,又有一番奇诡经历,才有那般见识,看出那女尸害人一事不像是有鬼怪作祟,而是有人在假借鬼怪的名义行伤天害理之事。

那么这位女先生又是哪里来的这一番见识呢?

不是于乔自傲,看不起人,而是这所谓的女先生,其实只是一种美称罢了。实际上,充当女先生的,大多数是烟火之地的女子。

因为这一类女子,有不少是会读书写字的,还擅长一些琴棋书画。

是以,在没有亲眷女子可以教家中女童念书识字时,大户人家通常情况下,都会找一位口碑好的烟火之地女子,来府中内院进行教学。

至于请一名男子来教,哪怕对方学问再怎么好,都是不可能的!

而被请入府的烟火之地女子,对此也是非常愿意的,因为烟火之地这碗青春饭终究是吃不长久的,况且烟火之地又不是什么善地,能脱离苦海自然是好。

要是和这些大户人家的女子有些了师徒名分,那么后半辈子,便算是有了一个着落了。

所以,于乔才对方棋怡口中的这位女先生感到好奇。

他可以肯定,这位女先生不是方棋怡的哪位女性长辈,不然的话,方棋怡哪里还会用女先生三个字来称呼呢?

女先生的称呼,要是用来称呼自家长辈,那至少得挨一顿打。

方棋怡听到于乔那样说,便很开心的接着往下说:“我大哥知道了后,对于兄你的看法很感兴趣,然后就……想来于兄应该是知道的。”

于乔点了点头,要不是没她大哥这孙子,他也不至于这个时候来县衙,见一些不是人的玩意儿了。

“不知道方姑娘能否告诉学生,学生等会儿要见的,都是哪些……贵人?”于乔及时把到嘴边的“鬼怪”憋了回去。

“这个小妹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听女先生说,都是附近一带了不得的人物。”方棋怡想也不想就说道。

于乔听方棋怡第二次提到那位女先生,不由问道:“方姑娘,你的女先生,还对你说了些什么?”

“女先生说,她让小妹今夜不要乱走,免得冲撞了贵人。”方棋怡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她是偷偷跑出来的,张二云等几个差役是她娘亲那边的人,所以她想让张二云他们几个办点事很容易。

于乔这下可以确定,方棋怡的这位女先生,来历绝对不寻常。

然后,他见自己问不出什么来后,便立即告辞。

天色已经很晚了,眼下又是孤男寡女的,这传出去,对他的名声不好。

看着于乔的背景,方棋怡眨着美目,心中却是更加欢喜了。早些于乔拒绝她去酒楼,就让方棋怡对于乔有些好感,毕竟于乔这张脸,确实很讨女孩子喜欢。

而此时于乔这番举动,更让方棋怡觉得于乔是一个谦谦君子。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方棋怡看去。

只见那昏黑的走廊上,忽然行来一道苍白身影,提了一盏灯笼,她看了一眼方棋怡,说道:“都和你说了别乱走,你还乱跑,快跟我回去。”

“是,女先生。”方棋怡认出来人,便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

这一道苍白身影看了一眼方棋怡,又看了一眼县衙方向,什么也没说,只是带着方棋怡离开。

……

于乔忽然停下来。

他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一样东西在泛着些许热意。

那是被他包起来,然后藏在身上的那柄绿油油的剑。

之前这剑一直没什么异样,用布包裹起来,藏在身上,还会有丝丝凉意,在这八月里,甚至让人会感觉有些舒服。但这会儿,这剑却是突然发热起来,并且那一股热意,隔着布层,都像是在烧灼于乔的肌肤一样!

于乔这下明白过来,为什么这蔡阳县突然封了出入城门……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