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种莲 女尸(求订阅)(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鬼仙府邸,曾经的宋府此时俨然成了妖邪聚集之地。

各种污秽之气冲天而起,几乎凝结成了一片黑压压的铅云,笼罩在整座森罗府上空,令这座大宅子看起来莫名的诡异阴森。

轰隆!

有电光闪烁,在黑云中隆隆作响。

这让这座森罗府中的妖邪鬼祟们,一个个惶恐不安起来。

雷声一响,能灭的不光是神魂,还有这些妖邪鬼祟。

不过这时,一道阳气冲天而起,瞬间驱散了凝结在这座森罗府上空的黑云,也让那即将孕育成形的雷电陡然消散。

“是那位娘娘!”

“叩谢娘娘救命之恩!”

声声鬼语如潮。

一个个妖鬼,顿时朝着那阳气冲天而起的地方叩拜个不停。不是这些妖鬼知道感恩,而是他们不敢不感恩。

那位娘娘可不是一般的鬼仙啊!

不过,那森罗府深处阳气汇集之地,却是无人回应这些妖鬼。

因为裘清雪此时已经离开了。

“娘亲,我们要去找什么呀?”一道娇小身影在裘清雪身边蹦蹦跳跳,像一只小猴子似的,很不安生。

裘清雪看了一眼只只,然后轻笑道:“找一个熟人。”

“娘亲,是去找于乔吗?”只只小手一撑,就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树枝上,然后她晃着小脚丫,小脸奇怪的问裘清雪。

“你既然认我为娘亲,那么该喊他一声大哥。”裘清雪看了一眼这个小家伙说道。

“我才不要喊。”只只顿时小脑袋摇得跟破浪鼓似的。

“为什么?”裘清雪不由看着只只这样问了一声。

因为只只的出身非同寻常,有些东西连她都看不出来的,偏偏只只这个小家伙就能轻易看出来。

“他秉天鬼气数而生,却反噬天鬼气数,我才不要喊他大哥呢,要不然到时候他把我一口吞了该怎么办?”只只撇着小嘴说道,她大眼睛里有一抹异色闪动,显然实情不是她说的这样。

不过只只这番话,却是让裘清雪没心思留意她的小心思了。

因为这个小家伙所说的,正要戳到了她的内心中……最匪夷所思也最无法理解之处。

于乔是她第七次转世所生。

也是第七个天鬼。

秉第七天鬼气数而生,本该自幼展露头角,然后以贪嗔恶三毒之念,化身为人身鬼心的天鬼。

不过由于她第六次转世时遭受到了重创,以至于她一世转世后,生下于乔之后又过了好几年,才彻底破解胎中之迷,记起自己到底是谁。

所以连带着本该化身第七天鬼的于乔,都出了问题。

为此,裘清雪不得不来到了这里,以一座森罗府的阳气供养自身,让自己恢复,然后思量如何让自己这一世圆满。

于乔她一开始是不想放弃的,毕竟天鬼气数那可不是说有就有的,她能不能成为阴神,就靠这天鬼气数。

这第七天鬼虽然出了问题,但凑合一下还是可以的。

然而,正如只只所说的,她这第七世的长子……居然把天鬼气数给反噬了!

原本和于乔融为一体的天鬼气数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一瞬间把那天鬼气数给驱散了一样。

但是,什么东西能驱散天鬼气数呢?

而且还是一瞬间!

然后,她就回去了一趟。

最终发现是一水鬼原本想要害她的长子,结果不知为何,那水鬼又放弃了。

裘清雪抓着那水鬼拷问了一番,实在问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后,直接将水鬼给打了个飞灰烟灭。

之后,裘清雪费了很大一番心力,才找到将天鬼气数给养回来的办法。

而眼下,终于是成功了。

“娘亲,你不是那天晚上对于乔说还有个弟弟吗?我怎么从没看到过呀?”只只又好奇的追问起来,叽叽喳喳的宛如一只小麻雀,一刻也闲不住。

“你不是说那天晚上你没在吗?那你怎么知道那天晚上我说的话?”裘清雪翻了个白眼。

“嘻嘻,娘亲你说嘛!”只只跳下来,扑到裘清雪身上开始撒娇,似乎是嫌不够,九条金黄色的尾巴也伸了出来,在裘清雪身上挠啊挠的。

“好了,好了。”裘清雪无奈的将身上的那一堆尾巴给拿开,然后说道:“确实是有,不过还没诞生,因为时机不到。”

“那我们眼下离开,是时机到了吗?”只只眨着眼问道。

“是啊,时机已然成熟。”裘清雪眼底有着难以遏制的喜色。

至此,她心中的大石终于是落地了。

“那娘亲要找的熟人是谁?”

“宋府君。”

“为什么要找他呀?”只只小脸上不由露出了困惑的神情,她记得她娘亲对那那个姓宋的鬼仙,一点儿不在意呀!

“原本我一直看不透他,却是不知道我所需的最后一物原来就在眼皮子底下。不过他那日将剑妖魔经取出来,我才发现原来不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而是有剑妖魔经帮他遮掩着。”裘清雪眼中露出一抹玩味之色。

昔日她放弃剑妖魔经,而改修九子母天鬼经,可不是没有什么缘由的。

这剑妖魔经的诡异之处,连她都感觉瘆得慌。

那一块绢帛,不知是何物,连鬼仙都能化为“护经奴”。当年她师父,就是在参悟剑妖魔经时被化作了“护经奴”,这才让她不得不杀了自己师父。

因为这样一来,她师父还能有个好下场。

宋府君自以为参悟出了手段,可令自己不受那绢帛影响,却不知每个得到绢帛的人,只要天资绝佳的,都会领悟到这么一种手段。

这看起来是可以让自己豁免,但实际上,只不过是让自己沦为“护经奴”后,身上不出现不祥之兆罢了。

这是那绢帛的一种欺人手段。

也是因为这一点,她才发现宋府君要将这绢帛送给于乔后,没有半点阻止的心思。

甚至还任由于乔离去!

并且在发现于乔念头之力被抽空后,还让素还生和方机子拿出一颗人婴桃,让于乔吃下去。

她想看看绢帛上的诡异之力,是不是也会被于乔给反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