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3.日常的日常(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9章3.日常的日常

  “夫君都忘了,夫君在大婚之时同阿吟说什么,如今却带回小妖精来叫嚣。”

  原吟气鼓着脸。

  杨经阮脑回路迅速转了几个弯。

  郁听?!

  这个人莫不是趁自己出去的空隙找到这里和阿吟说了什么。

  “他和你说了什么?”

  原吟奶凶的看着他,随后立即拉着被子躺在床捂着全身。

  “阿吟。”杨经阮往里床一挪,软下声。

  “怎么了?别闷着自己生气。”

  见原吟没反应,也不说话,杨经阮可不见得他睡着了:“听我说好不好。”

  原吟还是不作理会,侧了个身,心里的气不降不升。

  杨经阮犯了难,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哄好一个生气的人了。

  “你不喜欢他,我也不喜欢,一会我就去宫里把婚辞,顶多被骂一顿便是。”

  被褥微动,有些许哽咽声传出:“夫君是不是又不要阿吟了,阿吟还不够听话吗?”

  似有一针细针根插进心口,杨经阮心里发疼,他见不得原吟这幅声音可怜又委屈。

  “我要!我要阿吟!”杨经阮一把掀开被子,握住原吟温热的手:“阿吟很好,真的很好,我很喜欢。”

  “骗人。”

  杨经阮手紧握:“要是不要你我就不带你回来了。”

  见原吟面气如常,杨经阮又问:“他和你说了什么?”

  原吟看了白纱清晰不少的人影:“他没说什么。”

  “什么都没说?”杨经阮疑惹。

  “嗯。”原吟点头。

  这下杨经阮就在猜疑莫不是原吟套他的话。

  “但是──”原吟又出声,坐起身:“他好像进来看了我就走了。”

  就这样判定了?

  以前倒是听村子里的老人说人没了眼睛就神经兮兮的,敏感得很。

  早些的时候,在杨经阮关上房门的时候,原吟就有些迷糊的醒了,因为天冷在床上安静躺着等着杨经阮回房,久等不归,打了个哈欠,把被盖在头上睡了。

  没多久,房门被推开,原吟立刻起身,唤了声“夫君。”没应答,床边人的身形不似杨经阮,比杨经阮要小些。

  问了一句“是谁。”后,原吟能感觉到他在床榻坐下,离眼尾有些距离的地方被人隔着白纱触碰。他听到了一句:“看不见?”声音如沐清风,原吟可以想象面前的人一定和兄长一样好看。

  原吟吸了鼻子,带着哭腔央求:“夫君要阿吟好不好。”

  杨经阮满满的心疼,大手贴着原吟的后脑,身子前倾,额头贴额头,鼻尖贴鼻尖:“自然是要你的。”

  敲门而来的是陈武的声音:“殿下,高士大人来了。”

  高士!可不能让他见到原吟。

  “阿吟继续睡会。”

  说完就留下阿吟,出了门。

  高士一袭正红色的宦官服,头带乌纱帽,站得笔直,身后还站着小内侍,小内侍瞧见了杨经阮微微鞠躬。

  高土鞠躬浅笑道了一句:“殿下。”

  远远的,郁听看到了这幅景象起步而来,面露好奇的站杨经阮身侧。

  这一站对比就来了,高土真心觉到天仙一样的美人落入长相普通的凡人怀中,好鲜明的对比,自家国的殿下实在配不上。

  这是心里所想,不能当面言语,高士和善道:“原来郁国殿下也在,这倒让老奴省事了不少,陛下想着让老奴安排殿下们见见,没想到早已见到了。”

  杨经阮看了带笑的郁听,立即拉扯高士在一旁低声:“他怎么回事。”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