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2.脾气好也是有小脾气的(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9章2.脾气好也是有小脾气的

  这不就是在强调他连做妾都不配吗?

  郁听用手移开杨经阮捏着自己脸的手,嘴角一勾妖冶无比,他毫不在意杨经阮口中轻贱自己的话。

  “我这里可是有殿下需要的东西。”

  闻了言,杨经阮被勾起心,正眼去瞧他。

  郁听继续道:“王燕二人通敌的信件,不就是殿下想要的吗?”

  他怎么会有,王燕二人收到信就会烧毁,莫非半路截道?不对这样会打草惊蛇,王燕二人早不在京了才是,难道是假的?借此诱逼他?

  “这可是他们亲笔所写,殿下若不信拿去对照便是。”

  杨经阮拿开听攀上自己脖子的手:“有什么要求。”

  “没什么要求,殿下若是要明日我让下人送来。”

  平白无故地给他?这个人他看不懂。

  郁听微仰头看着门外的夜:“天色已晚,听闻京城夜不安全,我身为昭王府的王妃在此夜宿无不可吧,殿下。”

  杨经阮心中不屑:不安全……不安全还挑这时候来,完完全全一疯子。

  ……

  深夜三更,怀里的人儿在发抖,杨经阮醒过来。“阿吟……”

  “唔......”原吟低吟一声,睁眼:“夫君回来了。”

  说着往杨经阮身子靠近:“很晚了夫君还没有回来,阿吟就睡着了。”

  杨经阮不想听这个,直言:“是不是冷?”

  原吟点头:“夫君好暖和。”

  杨经阮唤原吟离开后下了床,裸足落地瞬间被无情的寒气狠狠地刺穿,打开装着干净被子的柜子,从中抱了一床。

  算算日子,现在已经入了冬。

  “来。”回到床边将原吟盖个严实。

  “还冷吗?”

  原吟摇头,在暖窝中朝出双手:“夫君快来。”

  杨经阮躺下侧身去看他:“把我当暖炉了是不是。”

  原吟猛地摇头:“暖炉不能碰,很疼的。”

  “阿吟被烫过是不是。”

  “嗯。”

  杨经阮责怪:“傻呀,看着就烫碰它做什么,哪只手。”

  原吟:“右手。”

  “伸出来。”

  虽然他看不清但右手手心确实被杨经阮轻轻打了一下:“下回不准碰了。”

  那是自然受过伤当然长了记性。

  一早。

  天寒地冻,赖床是人之天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还是故意借这次机会所以宋眠光明正大的往顾席之身边靠近。

  顾席之倒是不拒绝翻个身将宋眠揽进怀中。

  “啊疼。”

  听到宋眠的痛呼,顾席之睁开了眼。

  “压到伤口了。”

  顾席之立即松开:“伤都没好非要和我同床,小人儿就这么饥渴的吗?”

  即使已经知道顾席之又玩心起,宋眠还是生气,他可不同那此小倌那般。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