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9.落花无意(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8章9.落花无意

  顾席之不在府上,来招待来客的是身为兄长的杨经阮,在向丞相千金赵婉止道谢时,顾席之抱流血的宋眠进门。

  顾席之没理众人,直接将宋眠抱去王府医师的住处。

  杨经阮见状,立即把招待的事宜交给旁边的陈武,而在他跟过去不久,原林带着原吟也到府上。

  医师正给宋眠上药──

  “既然宋眠没什么大碍,那先去招呼来访的官臣公子小姐罢。”杨经阮这么说。

  “每年都招待,这回不去,他们能奈我何。”

  “殿下。”陈武进来,在杨经阮耳边轻声道:“探子来报,王历去了燕府,似乎有情况。”

  杨经阮听陈武说完,转身向顾席之鞠身:“席王殿下我还有要事要办先走一步,生辰欢喜。”

  ……

  晚间,宴席结束,原林替原吟披上披风,轻声温和:“有吃饱吗?”

  原吟没有回应,反而道:“什么时候去找夫君?”

  “这里这么大,是急不来的,不如等阿吟眼睛恢复好,我们再一起去找可好?”

  原吟半信半疑。

  “要是阿阮见着吟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很难过呢。”原林又道。

  一想到杨经阮会难过,原吟就不好受了:“这里真的是回宫吗?”

  “兄长不会骗你。”

  “可你就已经骗过我了。”

  原林内疚,对原吟保证:“不会了,兄长保证。”

  “冷。”原吟始终不过心智如孩童,气得快忘得也快。

  杨经阮像是极累,一下子瘫坐在椅上。

  昨夜他们暗暗趴在窗口眼睁睁看着信件被火烧尽。

  “不如下回我们直接闯进,不然这事始终没有证据收网。”陈武直言。

  杨经阮半天没回话,打算着先把这事放一边:“我另外想想法子,继续让他们监视。”

  午时。

  宋眠午时才苏醒吃了粥喝了药,宋眠脑袋空空,想到了自己以为要死定了,胡乱和顾席之表明心意,脸“蹭蹭”地红上来。

  宋眠大动作的在床上折腾,扯到伤口,倒吸口冷气。

  那时候他以为要死了嘛,那么痛,他哪里经历过,就算被顾席之破了身子也不比剑刺入胸口的疼,脑袋嗡嗡的,就说了那话,没面见他了。

  房门被推开的摩擦响起,宋眠立刻知道来者何人,若是这府中丫鬟家仆之类的进门前都会同他招呼一声。

  “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危险的结论。”宋眠看着床边俯视他的顾席之:“突如其来的意外总是会出现在你身边。”

  顾席之不在意的一笑:“如此你也该回去了,老待我这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死在哪里。”

  又听见顾席之的驱逐令,宋眠脸色沉下来,单手撑起身子转身面对他:“回去,放你去迫害别家的公子?还是询花问柳找哪里的风尘女子小倌?”

  顾席之也不回话,静静听他说,就连宋眠握住自己的手,也只是看了一眼。

  “他们不知被几人要了身子,我也并不是对比自己有多干净,但我至少比他们干净吧,除你之外便没人了,你就不……”不能只要我一个吗?

  前话未完,顾席之便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从宋眠手心抽出手捂住了他的口。

  “别说。”顾席之坐在床边,平静如水地看着他:“小人儿你不明白,你对我只是一时兴起,只是初夜情意,有些人会在某段时间对初夜对方有意,那也只是暂时的。”

  顾席之看着他:“你还不值得我喜欢。”

  “嘣”的一声天好像塌了,宋眠身子发抖,两行清泪,由于顾席之手的阻挡使它们积累在那无法划动。

  也许只有宋眠才知道他将他伤得怎样的疼。

  顾席之拿开手,头埋在宋眠的肩:“不是说了别喜欢上我吗,为什么不听?”

  你们都不听……

  宋眠所过市井小民闲聊说过,席王不但男女皆可,对待床伴很是柔情、大方,这是与别的玩乐公子哥不同的。

  落花无意,流水有情,可感情是无法压制的,该来时压根拦不住。

  “那你也别这样对我好。”宋眠也将头靠着顾席之的肩,眼泪蔓延到了衣衫。

  很疼,很疼,他终于尝到了比伤口更疼的疼痛。

  客栈。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