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8.天不如人意(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8章8.天不如人意

  马车上。

  原吟依是如此,闭口不言。

  原林见蒙眼的白绫斜了,便伸手去扶正。

  “我夫君在一个叫“回宫”的地方。”原吟开口提醒。

  “回宫?”原林细想,突然明了:“好,兄长知道。”

  车内安静了一会儿。

  “阿吟……”原林欲言却无法将剩下的话说出来。

  再说说京城,最近杨经阮的名声可谓是在京城声名大起,全京城的百姓都知离京多年的迢阳殿下回了京,这才几天就亲自监察冤案、贪官吏虐,赢得了百姓“芳心”可只有杨经阮才知道,这些全是圣上让他做的。

  宫中。

  “勤禄寺少卿王历、国子监司业燕子胜,据监察苑来说同外国勾结,这事你去走个过场,中间的陈武会帮你的。”

  陈武是圣上的亲信,比杨经阮大十岁是个长一字胡的中年男人,之前所有的事都是他告诉杨经阮怎么做下一步是什么?好像他早就知道答案一样。

  “此事一切都交给我处理,陈武请您收回。”

  圣上好奇的看着杨经阮,好像在示意他说下去。

  “之前一切都是陈武的功劳,我只是做了结果,心里空荡了很久,只是想凭自己办事。”杨经阮继续说道。

  “你有心是好的,不过陈武一直以来都是你的人,如今不过是还了你,你想对陈武做什么,朕无权过问。”

  真的是如此,在杨经阮没有被杨母带出宫前,陈武早被圣上安排在身边。

  离开了皇宫,杨经阮就去席王府,在兄弟中他就只和顾席之有过交流。

  庭院中落了一地的黄叶,即使有丫鬟打扫干净了,也会时不时掉落,看来快入冬了。

  顾席之听了他的来意,倚着木椅子的靠背,脚尖用力点地,椅子前后不间断的摇晃,双眼未睁开:“我从不在意这些。”

  杨经阮面子挂不住,他刚才还自信的来找他,想着会帮忙来着。

  “不过我可以帮你。”椅子坐稳,看向杨经阮的眼清澈又带着清冷:“权当帮小人儿,毕竟这个国家亡了的话,他也不会好过到哪。”

  一说起宋眠,宋眠就来了。

  宋眠突然出现视线环绕杨经阮:“你怎么在这?阿吟呢?也来了吗?”

  杨经阮:“宋眠?”

  “嗯。”宋眠点头应声。

  听到宋眠提到原吟,杨经阮立刻告辞离开。

  顾席之一把搂过失神看着杨经阮离开的方向的宋眠,故意有些吃味地说:“怎么,这么对我的皇兄念念不忘?”

  “皇兄?”

  迢王府。

  夜一望无际的黑,这更加帮助了杨经阮正想要做的事。

  “殿下,衣服带来了。”陈武放下黑衣,“您是要做什么?”

  “去王燕家探查。”杨经阮离开窗口。

  “要不要属下前去?”

  “你也要让我做做。”杨经阮道,“我可没有和你说大话,我最擅长的就是怎么进别人的家门。”

  ……

  距离顾席之生辰还有二天。

  一辆马车行驶进了城。

  原林将滑落至腰间的披风盖在原吟身上。

  原吟一动不动地,安静得不可思议,突然间马车动荡,原吟倒在原林怀里。

  车外传来怒骂:“别突然冲出来啊,小子。”

  原吟从原林身上离开。

  原林:“没事吧?”

  原吟摇头。

  “怎么了?”原林出声。

  车帘子被车夫掀开:“刚才有毛小子冲出来,公子们无碍吧?”

  “无事,继续找一家客栈。”

  “好嘞。”

  其实许应为了摆脱围着他的姑娘,才没有注意就冲到了街道中央,马车开始行驶,许应从半掩的车窗看到了──原哥哥!

  是原哥哥!他来京城了。

  许应满心的心喜,立刻冲到马车面前。

  马车又是一记动荡,原林坐不稳从座位上掉落,而原吟反应快的抓住了马车的窗口。

  “毛小子,又是你,想死别撞我车,滚开。”

  许应对于车夫的怒骂不为所动,现在他满心满脑都是他的原哥哥怎么会在意这些?

  “原哥哥……原哥哥……我是许应,还记得我吗?”

  车内原林听到了,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慌张了一会儿,又听见许应说:“原哥哥,我可以见见你吗?”

  原林只掀了一小角帘子:“我们现在赶时间,叙旧的话,日后再说。”

  已经很久没听到过原哥哥如同春风拂面般温柔的声音了,许应有些沉迷,缓缓从口中吐出了:“好。”

  车夫听到了原林的命令,重新驶驱马车。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