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7.寻夫难途(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8章7.寻夫难途

  这里是哪,禾七家里是走这条路吗?

  原吟迷路了,看着附近陌生的环境,手足无措的,平常他都是坐着家里的马车去的,根本没看路。

  肚子发出饿了的声响,从早上开始他只知道问路,也没顾得吃东西。

  原吟进了一家离自己较近的饭馆,点了几样饭菜。记着杨经阮的话没留下一粒米饭,付钱的时候,掌柜盯着他满满的钱袋吃惊,这公子是什么家世。

  原吟向掌柜买了一个灯笼,因为就算是天黑也不能阻止他去夫君的步伐。

  原吟误打误撞的来到了荒地,夜空中突然滴落水珠。

  好像快要下雨了,原吟着急,他可没有带伞,跑着去找一处能僻雨的地方。

  还没等他找到一个能避雨的地方就听见身后有重物落地“扑通”的声响,天本就黑,这里又这么安静,是人都会怕,原吟回声看去,那里就只有几个土堆,于是继续走。

  某个土堆后的有两人在跟着原吟,那是饭馆的掌柜和小二。

  掌柜怒看着店小二,小声:“看点路,别被发现了。”

  掌柜不想害命只想谋财,原吟钱袋里那白花花的银子,可是他开半年的饭馆都挣不到这些钱。

  雨从一滴一滴转化为毛毛细雨。

  原吟忘不了那个声响,害怕得快要哭出来,但还是停下忽忙的脚步,转身朝身后大喊:“夫君说没有妖怪,我才不怕!”

  虽是这么说,原吟转身后却露出害怕的表情,心里不停的念叨着“夫君。”仿佛这样就能化解心中的害怕。

  身后的两人见原吟越走越远,四周也没了遮挡物,捅破天窗冲了出去。

  灯笼落地──

  “唔……放开……”原吟被店小二按压在泥地里,掌柜在原吟身上上下摸索。

  好像是因为害怕又好像是按倒的时候细腻嫩皮的后背被不起眼的石子弄疼了,压抑地眼泪肆意涌出。

  “呜……放开我……”

  掌柜在腰间摸到了钱袋子,用力一扯,终于到手,招手示意与店小二离开案发现场。

  原吟躺在泥地里不停抽噎,大颗大颗的雨滴在脸上冲刷泪水。

  快被雨淋湿的时候,原吟抽气继续走,来到一个村子,想要进去避雨的时候,却有狗朝他狂叫,可怕的是还朝他跑过来,人之本性:被追就跑。

  ……

  雨变成倾盆大雨,狗还在追,原吟边跑边哭,直到精疲力尽扑倒在地,素青色的衣袍尽是淤泥,泥水溅在脸上、发丝上。

  原吟想着今天的各种遭遇满肚子的委屈,没有从地上爬起来而是坐在地上,放声痛哭,一个劲地喊着“夫君”

  “……夫君阿吟害怕……阿吟害怕……”

  天宫不作美,今夜本是圣上为在外多年的殿下接风洗尘设的宴席,可傍晚时却下了雨,雨势越来越大,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无何奈何原本设在殿外的宴席只能设在一处宫殿内。

  杨经阮一身锦衣玉袍,一头青丝半抽半束,头上带着祥云玉冠,直直地看着窗外的雨,风带着雨吹来,微凉。

  “阿阮。”杨母从他的身后出现:“该走了,别让他们等着。”

  宴上本来一切都好好的,突然杨经阮心如刀绞,无心去看席间的歌舞,瞅到了对面席位的顾席之。

  顾席之回望,四目相对,起身向台上的圣上开口:“父皇,儿臣想与迢阳兄长到外谈谈,请父皇成全。”

  杨经阮一愣,他这是……

  圣上心慰:“这是好事……”

  出了殿门,门外还下着大雨,雨溅到鞋面上。

  “这雨怎么不这么大,怎么回去?”顾席之喃喃道,“也不知何时能停。”

  如果他猜没错的话,宋眠兴许在府上等着。

  杨经阮刚要开口说什么,就被顾席之抢先:“你不用谢我,我只是正好也想走罢了,带上你只是看你没心思看戏。”

  杨经阮没有多说,看着外面的大雨,心里念叨:阿吟……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