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因果(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番外二因果

“这次的演唱会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好好准备,各个环节都把好关,别出状况了。”秦珩一边写歌词一边吩咐袁山。

这是他出道第十年,红遍大江南北,大大小小的演唱会开了不少,但这一次却是最重要的,他不允许出一点点差错。

有人说他红不了几年了,毕竟年纪已经过了最好的时候,唱片市场也越来越低迷,虽然也有拍戏,但毕竟不是专科出身,流量明星的标签贴在身上再努力也撕不掉。

袁山面色复杂,他当然知道秦珩为什么这么看重这次演唱会,可……

“小珩,这十几年我们一起风风雨雨走过来了,好不容易有了今天,你真的要在事业最辉煌的时候选择结婚吗?而且你也知道你的粉丝中女友粉占大多数,她们跑来看你的演唱会,结果你就给她们这么一枚炸弹,就不怕她们逆反了吗?”秦珩修改了一个错别字,咬着笔尖说:“你担心的这些我都想过了,虽然这样做确实会流失一批粉丝,但爱情和事业同样重要啊,我想爱情事业双丰收有什么不对?我总不能一辈子不结婚吧?”他抬头看向袁山,笑得一如既往的干净明亮,“袁哥,这些年你帮了我许多,我们一起努力才有今天,钱是赚不完的,有失有得嘛,我跟小斐在一起那么多年,偷偷摸摸的,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他。”

袁山愤怒地吼道:“可你这些年补偿他的东西还少吗?钱就不用说了,资源给了多少?他能有今天还不是靠你的关系?”

“话不能这么说,他自己也很努力的。”秦珩想起和江宇斐的这些年,心酸是有的,但更多的是满足,江宇斐恨体谅他,从不会要求他公开两人的关系,也不会无理取闹在他工作的时候要求见面,两人一年到头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可是却毫无怨言,他那么懂事,自己也应该多照顾他一些。

“是啊,他当然很努力。”袁山意味不明地说道。

秦珩把计划都做的好好的,鲜花、戒指、蛋糕以及求婚誓言,甚至定做了两套昂贵的西装,准备在演唱会当天求婚的时候穿,他这次的演唱会是全国直播,他要让都看到他官宣的消息。

虽然也预料过会有一些突发状况,比如现场粉丝不能接受他结婚,比如有人无法接受他是同性恋,或者是无法接受他的另一半是江宇斐,他全都做足了应对的话,小作文背了一篇又一篇,信心满满。

到了他这个阶段,女友粉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年轻女孩子的喜欢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满足感,哪怕她们疯狂地追着他说我爱你,也只能让他觉得聒噪而已。

刚入圈的时候想红很正常,想要站在镁光灯下,想要站在光芒万丈的舞台上,想要无数粉丝为他呐喊为他尖叫,但真正体验过后,他更渴望的反而是平静的生活。

这大概就是人心不足吧,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演唱会前的最后几天,秦珩一直在排练,和团队做最后的磨合,乐队是他自己工作室的,这次演唱会的曲目也是他自己定下的,好几首都是他亲自操刀作词作曲的歌。

“老板,我觉得这首歌你唱的还不够好,感情力度差了些,这是一首情歌,当时唐老师写这首歌词的时候就告诉过我们她要表达的中心思想,那是一种很浓烈很奔放的爱意,高声部分应该是倾尽全力想让全世界听到你心有所爱的那种情感。”音乐总监王雨薇找到秦珩说。

秦珩愣了一下,缓缓地点点头,他知道这一点,这首歌从他收到歌词时就觉得非常好,很奇怪,他写了那么多歌,其中也有不少情歌,但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所以这次他是找了歌词王唐田老师写了一首情歌。

歌词句句都是爱,曲谱也非常棒,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可怎么唱都差强人意。

“是不是我的声域还不够高?感觉这几句我很难唱出来,一口气被吊着。”秦珩虚心求教。

他这个人有个优点,愿意承认自己的不足并且虚心改正,圈内外总传他耍大牌脾气差,但只要没惹到他,他其实是不屑于与人争论的。

“不不不,我们一致认为是情感方面的欠缺,你好好想想自己谈恋爱的感觉,你不是都打算求婚了吗?又是在演唱会这样的公开场合上,那肯定会非常激动豪迈吧?差不多就是这种恨不得昭告全天下你们相爱的感觉。”

“那我试试。”秦珩在录音棚里反反复复唱了十几遍,嗓子都要喊哑了,可是音乐总监的眉头却始终没有舒缓过,每次只会说:“嗯,有进步,再接再厉。”

“杨澍,如果不是我们认识了好几年,我真的要怀疑是你别家派来的卧底,故意折腾我,好让我演唱会失声唱不出来的。”秦珩一边喝着润喉的茶水一边说。

“呵,你这次演唱会要是搞砸了我立马跳槽!”音乐总监开玩笑说道。

“我听说伊藤私下找你谈了,他们提的条件不够好吗?”秦珩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来,这几年,伊藤是实力越来越强,已经是娱乐圈内的一把手,加上背后是资金雄厚的霍氏,想跳槽过去的不知道有多少。

“好啊,年薪比这儿高多了,但是条条框框也多,还是你这自由,只要伺候好老板一个人就行,我就是一个自由的音乐人,最讨厌的就是束缚了,不过啊,如果是霍总亲自来请我,那我肯定屁颠屁颠地走了。”

“霍总?霍圳?”秦珩知道这个人,这些年他还低调些了,前几年真是到哪都能听到他的大名,不仅把伊藤影视越做越大,名声越做越好,而且连秦氏也正在被他吞并,秦尧那心浮气躁的哪里是霍圳的对手?

不过秦氏如何与他无关,他也没太去关注这件事。

工作室里的人都知道秦珩打算在演唱会上求婚,有祝福的也有不看好的,不说其他,工作室里也有秦珩的歌迷粉丝,对秦珩找对象这件事看法也各不一样。

“老板都这个年纪了,找对象结婚很正常,但怎么可以是江宇斐呢?他配得上我们老板吗?”

“配不配得上是人家老板说了算,你干着急有什么用?而且说不定人家感情就是好呢,身份地位都是浮云。”

“我不是有门户之见,而是你们不觉得江宇斐这个人不靠谱吗?用现在的形容词就是绿茶,特别茶,我反正没看出来他好在哪。”

袁山一直憋着气,开车狂飙到郊区的别墅,这些年他跟着秦珩也赚了不少钱,在圈里有地位有人脉,不少公司都想挖他过去,开出了高价年薪,可是他一直没有答应,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他放不下秦珩吗?

车子停在家门口,刚下车他就看到靠在他家门口抽烟的家伙,看到他后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灭了,不耐烦地问:“这么急着叫我过来做什么?袁经纪又有什么指示?”

“江宇斐!”袁山冲过去想在他脸上揍上一拳,可是拳头离他三公分时停了下来,这张脸他要是打坏了,估计秦珩要找他算账了。

可是秦珩什么都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爱人不过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甚至连爱他都是假的,多么可笑啊,自己深爱他多年却得不到他的回应,他却把一腔真情投入到这个人渣身上。

“打啊,怎么不打下去了?”江宇斐把脸贴过去,笑着说:“你想打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可是你敢吗?你不过就是秦珩身边的一条狗,他叫你往东你不敢往西,不过也是,谁叫你是卑微的暗恋着呢?”

“你得意什么!你以为秦珩会一直看不清你的真面目吗?”

“你去告诉他啊,你告诉他我对他的感情是假的,一直在利用他,你看他会不会信你,这些年我做的还不够好吗?他会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还是相信你呢?”江宇斐凑到他耳边笑眯眯地问:“还有,你敢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

↑返回顶部↑
手机app同步阅读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