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那个时候十三殿下正追在苏冶屁股后面跑,而苏冶又是十三殿下的好友。

他以为苏冶没看上十三殿下,而是看上了洛溪,觉得苏冶眼光差的同时,又觉得反正都是男子,怎么着也不会弄出个私生子来,便也没当回事,没想到那个洛溪胆子竟如此之大,竟敢动手伤人!

安国公一把将那报信小廝甩在了地上,怒不可遏地问道:“洛溪人呢?”

“跑......跑了,不过......护院已......已经经去追了!”

“一群废物,连公子都保护不了,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小厮跪趴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安国公又道:“为何不把公子送回来!”

小厮忙解释道:“大夫说公子伤势过重,不宜挪动。”

安国公攥紧双拳,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恶狠狠地说道:“要是公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通通陪葬!”

小厮跪在地上不敢再说话,浑身抖得像筛糠似得。

安国公也没有心情祭拜祖宗了,阴沉着脸回到了正堂,又让人找大夫来给祝怜容看诊。

还不等大夫到来,府里又传来了一阵骚乱,悲悲切切的哭声由远及近,安国公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忙快步除了正堂。

一到院中,就看到几个下人抬着一副担架正朝正堂走来,上面躺着的人一动不动的,不正是苏冶吗!

安国公想起小廝说的“伤势过重,不宜挪动”,此时却看到儿子被抬了回来,不由得白了脸。

他不敢上前去,指着抬着担架哭嚎的几人骂道:“作死的奴才,哭什么哭!”

几人将担架放在地上,跪在地上哭道:“老爷......少爷他......少爷没了......”

方才几人抬着担架,由于安国公离得远些,再加上高度问题,他有些看不大清楚。

如今担架放在了地上,安国公一垂眸就看到了苏冶苍白无血色的脸,顿时如遭雷击,连连后退,腿一软差点跪在了地上,还是一旁的管家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

安国公一把甩幵管家的搀扶,猩红着眼睛,踉踉跄跄地走到了担架前。

苏冶的伤口虽然经过了处理,但是衣服还是那身衣服,胸口和腰腹处满是血污,红的刺目。

“冶儿……”

安国公身子一晃,便跌坐在了苏冶身侧,他颤抖的伸出手去,摸了摸苏冶的脸颊,还微微有些暖意。

安国公忙大喊道:“他的身体还是热的,他还没死!大夫......大夫呢,大夫怎么还没来!”

管家忙道:“老奴这就去催!”

第128章苏冶死了

管家着急忙慌地往外跑,赶到月门处时,与赶来的大夫撞了个正着,还不等大夫说什么,管家忙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就往院子里跑。

“老爷,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大夫还没把气儿喘匀,就被安国公扯得打了个趔趄,他忙顺着那力道蹲了下来,不然定会摔个狗啃泥。“大夫,你快救救我儿子,只要你把他看好了,你要多少诊金都行!”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