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那......那好吧!”

父子二人把渔网拽到了岸上,将人从网里放了出来,扒开他脸上的湿发一看,还是个俊俏的后生。可不是先前落水的苍凌吗!

老伯看着他胸口那道断箭,又看看毫无起伏的胸膛,心中直道可愔,生的俊俏又如何,看样子是凶多吉少了。

他叹了口气抬手去试苍凌的鼻息,没想到还有一丝微弱的呼吸。

青年人紧张地看着父亲的举动,忍不住问道:“爹,咋样,这人还活着吗?”

老伯点了点头,“还有一口气。”

“那现在咋办?”

青年人很是发愁,“咱们自己都要揭不开锅了,要是带他回去,哪有钱给他看病啊!”

老伯上下打量了一下苍凌的衣着,又在他腰间摸索了几下,而后从他的腰间摸到了一个荷包,拿出来打幵一看,竟然是一把碎银子。

那青年人很是欣喜,“爹,是锒子!”

老伯瞪了他一眼,“我不瞎,还能不知道是银子!”

青年人满心激动,“爹,有了银子我们就可以买米买面了,就可以再支撑一段时间了!”

第124章偷了他老祖宗

老伯握着银子想了一会儿,心中有了个决定。

他转头对儿子说:“大山啊,咱们把这个人带回家去,这些银子拿出一半给他看病,另一半我们就留下买米面。若是他命大活了下来,也是他的造化。若是他没能活下来,那也是他的命,我们尽力了。”

叫大山的青年想了想,点了点头,“好,爹,就听你的。”

大山将苍凌背在背上,大山爹收拾了渔网,对他言道:“走,先带他看看大夫。”

东阳王府。

夜深人静,颜珩的书房里还亮着灯。

颜珩与慕容琰、苏黎围坐在桌前,慕容琰托着下巴,困得直点头。

颜珩拍了拍他的肩膀,心疼地说道:“若是困了便先去榻上睡吧,我们等着也是一样的。”

慕容琰摇了摇头,困得打了个哈欠,泪眼朦胧。

他揉了揉眼睛,嘟嘟囔囔地说道:“不行,我要等着顾沉舟回来,看不到牌位我不放心。”

苏黎站起身,朝他拱了拱手,郑重地说道:“殿下对我们兄妹恩同再造,大恩大德苏黎没齿难忘,请受苏黎一拜!”

慕容琰最怕谁拜他,此时听到拜这个字,瞌睡虫刷地一下吓跑了,瞬间坐了起来。

“不用不用,之前不都谢过了吗!我也没做什么,就是打着颜珩的旗号出头看热闹罢了,最后出力的还是颜珩。”

苏黎又去拜谢颜珩,“颜将军的恩德苏黎同样铭记在心。”

颜珩朝他抬手虚扶了一把,“苏公子无须客气。”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