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至于其中细节,就算是尊贵的会员也听不了。

而当我爸通过警察队长的嘴告诉王筱敏,要想不被实名制通报永远身败名裂的话,就把他爸犯过的事一一招来时,王家的父女感情便脆弱得如同一张纸一般。

很快,王老板诈骗、做假账、偷税漏税等事迹被一一翻出,甚至假账本的位置都是王筱敏一一指给警方的。

警方办案效率真的很快,几天的工夫,王老板就锒铛入狱,剩余财产尽数用来缴纳罚金,还欠了几千万。

至此,我爸妈击了个掌。

可在我这里还没完。

有一天,王筱敏终于遭不住想求我们给一点钱的时候,我手里正盘着一个刚切出来的帝王绿手镯。

然后我慢悠悠地打开保险箱,从最里面的角落掏出一块石头扔进了她怀里。

我爸眉头一挑:「这不是当初我说是垃圾你也非得锁起来的那块石头吗?」

我说:「是啊,明明内里只值三千块,我却非要把它和别的高货锁在一起。

「为的就是今天这一刻。」

我不会忘了这块石头的样子。

因为前世,王家就是用这块石头,丢进我爸怀里,给我家一根虚假的救命稻草。

比见死不救还要可恶百倍。

而现在,物归原主了呢。

09

之后疫情来了一波,未来一个月里商业街不能开门了。

我们窝在家里,用网上订购的方式把曾经变卖了八千万的祖宅和我那套四千万的独栋别墅再次买回。

老爸也不像前世那样还会偶尔热血沸腾地开个跑车,他订购了一辆劳斯莱斯的古斯特,一辆白色的大G给我。

我们又把身上曾经变卖的那些小玩意儿一一补上。

我泪流满面。

这些,我已经等了两辈子。

父亲的胃日渐好起来,商场上也更为沉稳,不会再做有大风险的买卖。

而我,也养精蓄锐,做足了最后的准备。

疫情之后,为了促进商业回暖,全市的翡翠行业一起举行了一场小规模的竞标会。

这件事我印象深刻,因为前世,这场竞标会的标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孙志青和三个小老板花5个亿合股买下了帝王绿标王,结果切开后是传说中的帝王裂,整块石头全部是细小的碎裂,碎得亲妈都不认识的那种。

孙志青那一次亏了不下两个亿,元气大伤。

前世这件事传到我们耳朵里时,我们也只是一听,然后继续想办法为爸爸的胃癌手术筹钱。

而这一世,我要利用好这件事。

我吩咐爸妈千万不要去碰那块标王,爸爸也表示,以后不会花超过流动资金链的三分之一去标一块石头,只做小一些的买卖,少赚一些,家庭最重要。

我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而孙志青这几年有钱之后,最大的愿望是有个儿子继承衣钵,甚至不惜和老婆离了婚再娶。

他老来得子,现在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四岁大的儿子,要星星不给月亮,含在嘴里怕化了。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