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我的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你算计顾客?」

「那么大的裂,谁让你用力拍的?现在坏了你当然得赔偿。」

「我拍?我只是摸了一下!」

我爸突然拉住我:

「嘉嘉。行有行规。」

我突然意识到,这回栽了。

我爸软下语气,问:「买翡翠哪有不砍价的,这样吧,我也不给你大砍了,100万我赔给你可以吗?」

店主想了想,打了个电话,说问问真正的老板。

而这位真正的老板踏进门后,我爸的脸色铁青。

我拉着爸爸的袖子问他怎么了,他没有回答。

店主露出一种小人得志的笑:「原来是云老板。」

不知为何,我觉得他把「老板」两个字咬得诡异得重。

「原来是孙老板开了新店。」我爸脸色铁青,「和你谈谈那块色料的价格。」

姓孙的看了看那块石头,笑道:「这不是您已经『切』开了吗?还有什么可谈的?」

我爸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了:

「150万,我给你转钱。」

「云老板这是破产了忘了翡翠行规了吗?」孙老板慢条斯理地玩弄着手上的玻璃种戒指,「您说说您,还欠着公盘200多万呐,这就又来我这里也欠一个了?」

我爸握紧了拳头:「若不是你当时毁约,我怎会……」

「可别,云老板。」孙老板指指监控,「无凭无据的,可别血口喷人。」

说罢又没来由地有点虚:「这样吧,我孙某人也不赶尽杀绝,200万,零头给你抹了,你看还诚意吧?」

这下我再傻,也听明白了。

做局让我家破产的,这位恐怕是主谋!

我爸再要开口,我把装着现金的箱子扔到他脚边:

「这里是40多万,零头就当送你的。」我说,「剩下的160万转账。」

我和我爸一人抱着半拉石头,默不作声地回到了家。

我妈还问:「怎么了脸色都这么差?这石头……也还不错呢,没达到帝王绿也有阳绿了,30万肯定是有的……你们怎么了?」

我爸艰难地开口:「姓孙的又给嘉嘉设了个套。」

听完以后,我妈提起菜刀就要去砍他,被我拦下来:

「没事的妈。吃一堑长一智。」我收起菜刀,「和我说说吧,他是怎么做局害咱家的?」

我妈叹了口气:「你知道昭仪之星吗?」

「知道,前年的一块重达9499克拉的巨大玻璃种紫翡,价值6个亿,名动天下。

「今年年初的公盘上,出现了一块更大的紫翡,通体玻璃种,整块石头有8公斤重,当时我们预测如果不垮,开出来能超过15000克拉,价值必定会超过10位数。」

我爸接过话头:「但是标价太贵了,原石开价8个亿。咱家如果要直接拿下就比较困难了。我还在犹豫的时候,孙志青来了。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