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她是故意的(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六百章 她是故意的

全场一片寂静。

而那宫女身子微微颤抖,脸上也瞬间冒出冷汗。

云稚月早就知道有今日,并不想过多麻烦,只是在众人恍惚之际,雷厉风行的扯过那宫女的手,大声喝斥道:“既然你们都怀疑我,那就好好验个真伪吧!”

被冤枉了这么些天,云稚月是时候证明自己了!

那宫女拼命的往后缩,“不、不!”

“你这么着急否认做什么,难不成是心里有鬼,不敢让我验证?”云稚月冷笑着说道。

楚玄墨适时说道:“云小姐毕竟也是高门贵女,更是日后本王的王妃,今日这事儿,总得有个分明。”

皇后本来想说些什么,但被皇帝抢先一步,“好,那就看看你如何验吧。”

下面的人动作很快,立马准备好了绿豆水。

而宫中的禁军侍卫也在此刻入殿守卫,不过楚玄墨一个眼神而已,他们立马就一把掐住了,那样反抗的宫女。

无数双眼睛盯着之下,宫女的手被死死摁入绿豆水中。

云稚月又转头看向了那几个太医,“你们既然能认得出来这是血陀罗,自然也知道这种东西十分特别,你们过来看看这个宫女有没有问题。”

关于绿豆水的事情,那也是柳江术教过云稚月的,这几个太医自然不知道,但若要检验这宫女有没有轻微中毒,那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宫女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

而此刻,她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不敢折腾了。

怎么会这样?

云稚月为什么如此雷厉风行!

当然,觉得有些惊慌的人并不只这一个。

云未央看似守着姜淡意,实则死死盯着云稚月。

不对劲。

这局棋不应该是这样的。

而不过片刻,就有太医回话:“启禀陛下,这名宫女的确有轻微的中毒症状。”

下一瞬,云稚月直接翻开了这宫女的手,“你们看。”

当然,云稚月也检验了自己,她的手干干净净。

而那宫女原本白净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一些红色的斑痕,几个太医为过去一检查,都纷纷瞪大了眼睛。

“这确实是血陀罗毒的痕迹。”

此时此刻,众人都懵了。

可却忽然有人大喊:“谁知道是不是你指使她下的毒!要知道,你害了何小姐,也能害姜小姐!”

云稚月一眼扫过去,“谁说何小姐是我害的了?”

“难道不是吗?”

云稚月浅浅一笑,果然啊果然。

她转头看向了皇帝,“既然要验证到底,那还请陛下允准臣女带一个认证上来。”

皇帝自然欣然同意。

人证?什么人证?

众人正揣测纷纷的时候,一个人缓缓走入了大殿。

“啊!”

众人惊呼起来。

“这不是何小姐吗!”

这病重在床难以起身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