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纸老虎(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五百九十六章 纸老虎

话音刚落,众人再度陷入沉默。

而这一次,沉默之中,却莫名的无声沸腾。

他们都没想到云稚月会说出这么一番直接的话来──不但不害怕,反而表明这件事和自己无关,甚至她只是好心上门来帮忙。

能这样坦荡无比,这件事真的会是她做的吗?

刚开始众人不相信云稚月会是完全清白的,可如今众人又开始不相信这件事是她做的了。

谁做了坏事会是这个样子?

那何家的仆妇显然也没想到云稚月会是这么爽快的一个人,本来还在心里琢磨着该怎么对付这人可这下子忽然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主。

仆妇想了片刻,既然这云小姐把话说的这么清楚,那么她也不必客气了。

她咬咬牙道:“云小姐这说的什么话!”

“我家小姐不过就是说了几句仰慕秦王殿下的话,转眼就出了事,你敢说这事和你没关系?你如今看似坦荡,实则谁知道你是不是还包藏了祸心,想要借此彻底害死我家小姐?!”

她这样子分明是不想让云稚月见何雨晴了。

云稚月菱唇微动,不带一丝一毫的慌乱,“那就请个见证好了,不管你们是请太医也好,还是请京城里的名医也罢,哪怕是请来宫中禁军坐镇也无妨,只要你们肯敞开大门说亮话,那我也可以敞开大门给你家小姐看病。你们何家有什么条件都可以尽管提,反正我清清白白的,没什么可怕。”

“再说了,我本来就是为了自证清白而来,又怎么还会害你家小姐,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抹黑吗?”

就从态度上而言,云稚月就不知道比何家这个被派出来当枪使的强了多少。

众人也彻底糊涂了。

云稚月真的不像是一个小人。

反倒是何家像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如果云稚月今日要害何小姐,那她这辈子就洗不清了,就算不是云稚月的错,那也会成为她的错。

所以云稚月完全没必要动手,除非她是个愚蠢到极点的人,但众人都看的很明,这显然不是。

而再仔细的琢磨云稚月所说的话,她似乎真的只是为了证明清白,甚至还是好心好意想要救人。

起先众人还只是想要看云稚月的笑话,如今却觉得何家仿佛很快就要成为那个笑话。

仆妇有片刻的无言以对。

明明眼前的云稚月看起来是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甚至没有半点威严可言,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句话说下来,却让人觉得有些畏惧。

这难道就是不怒自威吗?

怎么可能?

这不过就是一个小姑娘而已,能有什么威风!

就算是借着将军府的势力,那也只是个小姑娘。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