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66章

出了别墅,傅寒钰把容灵抱到车上, 小姑娘整个人就像八爪鱼一样挂在他身上, 嘴里咕叽咕叽的, 好像在吐泡泡。

计琛视线往后一扫, 立刻识相地转回去, 拉上挡板。

傅寒钰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注视她,语气灌满柔情:“又喝了多少了你?”

“挺多的, 我是不是醉了?寒钰。”容灵眨着水眸和他对视。

“嗯, 醉了。”他轻笑。

她靠在他身上,声音软软的,好像在诉苦:“我好想你,这两天你不在我身边,我被喂了好多狗粮,他们是坏人……”

“没事, 我来了, 也可以秀恩爱。”

他作势低头要亲她, 她就躲开不想让亲到,“我喝酒了。”

他勾唇, 挑起她的下巴,“我尝尝。”

他锁住她的唇,唇瓣细细研磨着, 浓烈的酒香扩散在唇齿之间, 他亲了会, 不得已松开她,只觉得身体的某处紧绷难受到要死了。

小姑娘一点也没察觉,把他搂得更紧,嘴里轻哼着歌曲。

傅寒钰看着她——

真是个麻烦精。

-

酒店的门“滴”的一声被打开,进去后傅寒钰就把她压在门上,吻得很凶,像是要发疯一样。

容灵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竟然乖乖的应和他,也不推开。

吻到一半,他一把抱起她,走进套房里面,手指落在她身上,褪下衣服。

被他放到床/上的时候,她光溜溜的,白的发光,让人看了心里的火烧得更旺。

想让她哭。

他炙热的身体覆上去,手禁锢着她的腰肢,亲吻她的耳垂。

容灵眼睛时开时阖,嘴里呢喃着,即使醉了也知道他在做什么,全身就泛起了蜜桃色。

他低声在她耳边蛊惑:“今晚的问题还没回答我。”

她呆呆地看着他,就听到他把后半句话补充完整:“谁是你老公?”

容灵愣了下,随即眼下如月牙的卧蚕弯起,露出狡黠的表情:“你猜呀。”

“是不是傅寒钰?”

“才不告诉你呢。”

他低头像惩罚似的咬住她的唇,她呜咽着他却放不过。最后他抬头盯着她通红的双眼,哑声问:“是不是他?”

“是他……”她撒娇,“别亲我了……”

他捏着她的下巴,声音像含了沙一样,“灵灵,叫我一声,我就放过你了。”

她唇瓣一启一合,最后软软的喊了声:

“老公。”

他感觉有什么在脑子里面爆炸开来,充斥着全身好像流过岩浆一样。他扬起嘴角,在她耳边低语:“老婆真乖。”

-

后来容灵被傅寒钰抱去洗了个澡,出来后,他把她放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他没躺下,而是走出门外。

拿出手机,他看到计琛发来的信息,是明天的日程安排表。

【下午两点,签订收购协议。】

他把电话拨过去,“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傅先生放心,协议都准备好了,到时候王盛和王熙熙都会在现场。”

傅寒钰挂了电话,走回卧室。

小姑娘裹着被子滚成了一个春卷,差点要掉下去了。

他上床,把她拉进怀里,容灵迷迷糊糊间,感受到热度,就自动黏上去。

男人看着怀里的容灵,渐渐笑了。

-

第二天早晨,容灵睁开惺忪的睡眼,就看到窗帘缝隙钻进来的一束阳光。

床的另一边空无一人,只有浴室传来水声。

她望着天花板,脑子里慢慢回忆昨晚的事情。昨晚她喝醉了,是傅寒钰来接的她?!

这时浴室的水声消失,几秒后,穿着浴袍的男人走了出来。

她眼睛一亮,“寒钰——”

他走上前,坐在她床边,把她圈住,“怎么醒的这么早?”

“寒钰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昨晚是做梦了。”她腼腆一笑,捏捏他的脸。

“现在相信是真的了?头疼不疼?”

“还好……”

“再睡一会儿,现在才七点多。”

“那我要你陪着,可以吗?”早晨醒来的她,总是格外黏人,偏偏他就格外喜欢她这个样子。

他搂住她躺下,逗问她:“还记得昨晚昨晚梦到什么了?”

她面色一烫,红着脸装死:“不知道,我什么都忘记了。”

“真的吗?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下?”

容灵欲哭无泪,“你流氓,我不要和你说话了……”

他沉声笑了,“好了不逗你了。”

容灵和他相拥着,她回忆起昨天的事,就说:“我昨天遇到我继妹了,在婚纱店里。”

她和他讲了事情的经过,“……没想到公司竟然真的出事了,王熙熙平时那么花钱如流水的人,都变成这样了。”

“这不是好事吗?也让她体会下,什么叫平凡人的生活。”

容灵笑笑,“今天下午你有空吗?我们去扫墓吧?”

“今天下午……我有另外的安排,带你去个地方。”

-

下午的时候,两人从酒店出发,一路上傅寒钰始终保持神秘,就是不说地方在哪。

直到车子在江城最高的大厦建筑门前停下,容灵有些错愕。

这里不就是……王氏集团吗?!

傅寒钰带着她下车,容灵惊讶不已:“为什么是这里?”

他浅淡一笑,“带你去参加一个收购仪式。”

-

大厦的最高层,王盛坐在办公桌前,按着眉心,心里悲喜交加。

一方面,他虎落平阳,昔日苦苦经营诸多年的王氏集团要拱手让人,他心存不甘;另一方面,公司将被投资界地位崇高的傅寒钰收购,让他实属意外。

前段时间,公司面临濒临破产的境界,王盛焦头烂额求助无门,可谁知,这时传来消息,傅寒钰竟然要收购公司!这对他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意味着公司不会直接倒闭,他虽然不具备绝对控股权,但是依旧是公司的高管,所欠的债可以慢慢还清。

只是现在,他的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加上周围人各式各样的目光,让他觉得格外厌恶。

王熙熙的声音使他从回忆来到现实:“这个傅寒钰怎么还没到啊!”

王盛看向沙发上满腹抱怨的王熙熙,眉头一皱,“你还真当是什么好事呢?”

王熙熙现在原本是王氏集团旗下一所小公司的老板,如今小公司倒闭,她只能来到总公司。这个不打紧,关键是她“江城首富女儿”的名号,说没就没了。

她翻了个白眼,“这个傅寒钰是谁啊?一个人就能够收购我们公司。”

她拿出手机百度,看到上面他的照片,心里不免惊呼:“这么帅!”她看着有点眼熟,却完全记不起来了。

王盛和她随口说了几句傅寒钰的事,王熙熙唇角一勾:“还是单身呢。”

“你什么意思?”

“爸,我要是和这人在一起了,公司不就还是我们王家的吗?”

王熙熙自认为自己身材和容貌都不差,到时候新老板一上来,她在他面前多晃两圈,说不定他就看上她了呢?

她立刻对下午的收购会议充满期待,她起身走到王盛背后,帮他垂肩:“爸,你就别难过了,王氏依旧是王氏。”

这时,传来敲门声,助理走进来,“王总,收购方来了。”

王盛眼前一暗,深深叹了口气。

父女俩走出办公室,推开会议室的门,当王熙熙看到坐在里面被傅寒钰搂着的容灵时,一时间脑子哐当一下,有些恍惚。

怎么可能……

王熙熙记起来了,这个人就是当初在餐厅见过的,容灵的叔叔!

王盛也看到了容灵,猛地心悸,指着容灵:“怎么是你……!”

他也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这个令人厌恶的女儿了!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