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65章

容灵闻言,反应了几秒钟, 脸色就被他的话弄成了樱桃色。她垂下细眉作势推开他, 满脸娇羞, 却被他抱得更紧了。

下巴枕在她头顶沉沉地笑着, 把她的心都震荡了, 忍不住嗔了他一句:“流氓……!”

“这就流氓了?看来我今晚得多做点什么,才能对得起你这句‘流氓’了。”

容灵被他说的,回想起温润甜腻的一幕, 心里一颤:“不行!今晚各睡各房!”

“你觉得我会同意?”

“不同意也不行, 你今天在饭桌上说的,平时都是我管你。”

她仰着下巴,一副高傲的样子,一脸【我就问你服不服】。

他抬手在她脸上捏了下,沉声耳语:“OK,那你今晚不许后悔。”

-

“才不会后悔呢……”容灵跑回房间, 立马把门锁上, 靠着门, 笑得美滋滋的。

她跑到床上,抱过一米二的大熊, 盘腿而坐,打开手机,发现奚盼刚才发来两条语音信息。

“灵灵, 有急事, 赶快给我回电!”那头是奚盼焦急的声音。

容灵以为出什么事了, 立刻把电话拨了过去,“怎么了?”

那头的奚盼迟迟没有吭声,容灵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谁知道半晌后,奚盼终于说话了:“灵灵,我和你说件事,你别太惊讶……”

“嗯?”

“就是我……要结婚了。”

“??!!”容灵惊得脑袋嗡嗡作响,“结婚?!”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奚盼还没有男朋友,怎么突然就蹦出来要结婚了!

“你没听错……”

“你哪有男朋友啊!”

奚盼:……

于是奚盼把事情前因后果和容灵解释清楚,原来就在前段时间,奚盼的初恋男友兼高中同学从国外回来了。奚盼眼里,她的初恋就是一个穿白衬衫黑校裤的校草,可是两人见面后,奚盼才发现他完全变了一个样,西装歌革履,身材笔挺,还多金。

当初是奚盼倒追他,也是奚盼提的分手,因为她以为校草性格冷淡,她以为他并不喜欢她,和他在一起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快乐。

可谁知,回国后,他出现在她面前的机会格外多,直到有次奚盼被他的“死缠烂打”逼疯了,问他要干嘛,他沉声说:“追回你。”

最后的结局就是校草成功追回了她,并光速求婚。

容灵听完,整个人都惊呆了,“这也太快了吧?你不早点和我说!”

奚盼红着脸在床上打滚,“这不是一直没确定下来吗。我高中的时候开玩笑和他说要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他就说想早点把我娶到,因为他惦记好多年了。”

容灵听了感觉脑子都冒粉红色泡泡了,“好羡慕你们呀,这么久了还能在一起,你说你是不是这些年还一直喜欢他?”

其实奚盼总称自己是“渣女”,身边男人环绕,但是只有容灵知道,奚盼的心比谁都纯。

奚盼:“唔……别拆穿我。”

“恭喜呀,嫁给了初恋。”

“你不也是?”

容灵怔了怔,“我还没结婚呢……”

“快了,你叔叔都年过三十了,还等得了?”

容灵嗔她。

“婚礼就定在下下周六,你早点来江城呗,给我当伴娘。只有一个的位置,只能留给你。”

“好。”

容灵挂了电话,看着窗外的明月,笑着叹了声。

爱情总是这么兜兜转转让人摸不清方向,但只要是对的人,哪怕再迟重逢,都是你的人。

她想到和傅寒钰之间的感情——

结婚?

这个词对她还有些遥远呢。

她有的时候脑子里会幻想和他结婚之后的画面,不知道他时候也会这样?结婚,在他的目前计划范围之内吗?

容灵感觉困意有点上头,钻进被窝里,却被冰冷的被窝冷的身子缩成一团。

好冷啊……

身边缺了个大暖炉,顿时感觉好不自在。

她冷的全身都僵硬了,实在是睡不着,想起傅寒钰今晚说的【别后悔】,想哭QAQ。

后悔了怎么办——

扛不住了,起床,穿起毛绒拖鞋,打开门,脑袋往外探,看到走廊都是黑的。

这个点大家绝对都睡了。

她走到傅寒钰卧室前,轻轻按下门把,捏手捏脚走进去。

她心想,他应该不会发现。

可谁知床上的男人,还未睡着,听到开门声和脚步声,就反应过来,是他的小姑娘来了。

竟然主动送上门了?

他压着笑,装作睡着的样子。

容灵看到他一动不动的,松了口气,就轻声爬上了床,掀开被子,就感受到一股暖意。

他侧着她这边躺着,容灵感觉自己躺的这块还有点冷,就在他旁边挪了下。

就在她悄无声息越挪越近的时候,突然之间,腰间搭上一双手,把她一拽,就被他拉到身下。

她惊呼一声,这人怎么醒了!

“小兔子不是在自己房间睡得好好的,怎么跑过来了,嗯?”

借着月色,容灵看清男人如墨一般的黑眸,像是黑夜里紧盯着猎物的狼,滚烫的身躯,立刻驱散她全部的寒意。

她轻咬着软唇,慢慢环住他的腰,声音软的就和在撒娇一样:“寒钰,我后悔了,我好冷……”

他闻言,喉结一滚,炽热的唇欺压而上:“坏家伙,又不想让我睡了。”

“唔……”

过了会儿,他从她胸前抬起头,直视她迷蒙的双眼:“现在还冷吗?”

“不冷了你停下来……”呜呜呜她热得不行了。

他环抱住她,用手擦拭着她额角冒出来的汗珠,低声笑了,“这么紧张?”

她羞得说不出话来,感觉自己晕乎乎的,身子发软发酸。

她靠在他胸膛,两人安静地依偎着,他的手掌扣着她的脑袋,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软发,容灵想起一事,“再过几天你陪我去江城一趟好吗?盼盼要结婚了,我过去当伴娘,然后顺便带你去扫扫墓。”她也有好久没有去看望母亲了。

“好,我都陪着你。”

“没想到盼盼这么快就结婚了耶。”

他反问:“怎么,特别羡慕?”

她脸色一红,口是心非地否认:“才没有……”

他无声一笑,没有再回答这件事,反而告诉她另外一件事:“你后爸的公司出事了。”

容灵愣住,“出事?!”

傅寒钰说,前段时间王氏集团因为一批工程,投入大量资金,后被查出存在偷税漏税和政府勾结等问题,导致经济周转不灵。其实容灵出国这几年,王氏集团就开始因为同行竞争走下坡路,此事一出,王氏集团遭遇极大风浪,面临被收购的境地。

容灵听完,垂下脑袋,声音淡淡的:“他们怎样也不关我的事。”她没必要开心得意,更不必要表示同情。

傅寒钰见此心疼,“宝贝以前是不是经常被他们欺负?”

她没有回答,他亲吻着她的眉眼,柔声安抚:“没事,他们现在在你面前,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本。”

“嗯。”只要他陪在她身边,这一切都算得了什么。

他治愈了她的全部呀。

-

几天后,容灵去到江城。傅寒钰因为公司还有点事,比她迟一天到。

容灵在两人的别墅里见到了准新娘,奚盼和准新郎,顾远彻。印象当中顾远彻就帅得“祸国殃民”的,当时在高中追他的人数不胜数,当时他长的比较清秀,如今再次看到他,发觉多了几分沉稳,眉宇更加俊朗了。

一身简单的干净灰色高领毛衣,清隽内敛,就这样揽着奚盼的肩膀,容灵看着就觉得两人好配啊。

“恭喜你呀。”

奚盼笑嘻嘻地上前抱住容灵,语气有点微妙:“怎么是我先结婚来着,我本来还想说当你伴娘呢。”

容灵笑笑,“你早点也好,我担心你嫁不出去呢。”

“喂你什么意思……”

两人带着容灵走进客厅,顾远彻开口:“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