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63章

谢柔在容灵“含笑”的注目下、被工作人员请出更衣室的那一刻,感觉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如果说, 从小到大有谁给她过脸色看, 那还是四年前在S大的容灵, 但没想到四年后,容灵再次羞辱了她一番!

谢柔气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谁知刚走到门口, 就看到迎面走来穿着黑色毛衣的英俊男人。

她看清男人的面容,瞳孔放大, 惊讶得瞠目结舌。

谢柔记忆力不算太好,但是眼前这个没什么变化的男人, 她一眼就认了出来,不就是容灵的叔叔——傅寒钰吗?!

只见他冰冷的眼神对上她的目光, 眼底闪过一丝和容灵看到她时一模一样的厌恶情绪。而后他的视线往后落,看到她身后的女孩, 手一招:“灵灵。”

谢柔看到,容灵走到傅寒钰身边,就被他揽住, 男人低声和她说些什么, 眉眼灌满了宠溺。

他们……??!!

其实今晚临时的包场完全是傅寒钰的主意, 刚才容灵来到更衣室碰见谢柔的时候,就给傅寒钰发了信息,开玩笑说自己“好倒霉”。

傅寒钰察觉出来她心底的不舒服, 就私下做了决定, 包下场子, 不让别人给小姑娘心里添堵。

等了好久没见容灵回来,他怕她出什么事,就过来找她。

容灵看到男朋友,哪有闲心再和谢柔多逼逼,转身拉着傅寒钰就要走,却被身后的女声拦住。

“容灵,你和你叔叔……你们是什么关系?!”谢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容灵怎么会和她叔叔在一起!

容灵转头看了她一眼,还未开口,头顶就传来冷若冰霜的男声:“和你有关系?”

“…………”谢柔彻底凝噎。

-

走回温泉池的路上,小姑娘看着周围的风景,哼着小曲,心情似乎特别好。傅寒钰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问她:“怎么这么高兴?”

“当然高兴了,她不在这碍我的眼。你不知道她刚才又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怎么这么大了还和小学生一样。”

他听闻脸色也沉了下来,容灵见此圈住他的胳膊,柔声说:“没事,你不是帮我赶走她了吗?而且刚才还帮我怼了她。”

他点点头,也不想因为外人影响心情。

走回温泉谷,容灵看向衣着未换的男人,疑惑问:“你不泡吗?”

傅寒钰的目光落在她的裙子上,喉结一滚,而后把她拉进怀里,指腹摩挲着她下巴尖,声线低哑:“小家伙想和我泡鸳鸯浴?”

容灵脸色瞬时染上桃红,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嘴里轻喃,隐瞒着自己的小心思:“没有,是你刚才在车上自己说的……”

男人勾唇一笑,“那灵灵不想,你就一个人在这泡着,我去旁边喝点茶。”

说罢,他低头吻了她一下,就松开腰间的手,转身离开。

诶?这就走了?

容灵一脸懵逼。

她转身看着一大池冒着热气的温泉水,长叹一声:“我一个人就一个人。”

她素白的脚趾探进水里,激起淡淡的涟漪。水温真好,她慢慢走进去,身子逐渐淹没在热气腾腾的温泉中。

她靠在池边,感觉浑身紧绷的筋骨都松弛展开,浑身舒适惬意。她伸手去拿放在池边的篮子,把里面的玫瑰花瓣洒在水中,顿时淡淡的玫瑰香混和着药材香扩散在鼻尖。

容灵把玩着玫瑰花瓣,葱白指尖挑起水花,她发觉一个人安静,却也无聊。

这个傅寒钰,竟然真把她一人丢在这了……

她干脆安心享受着昂贵的温泉水,扭伤的手腕此刻热热的,感觉舒服多了。泡了会,她睁开眼,伸手去拿旁边的清流,就听到一阵压低的脚步声。

她转头一看,竟然是傅寒钰!

男人腰间搭着浴巾,露出精瘦的上半身,他朝她一步步走来,然后走下池子。

她呆住,回过神来的片刻,已经被他搂住,翻身压在池子边。

他看着她绯红的脸颊,提唇而笑,“泡个温泉就不认得男朋友了?”

“你……你不是说不泡了?”

“怎么可能。”他低头含住她的耳垂。气息加重,“这么美好的时刻,我怎么能放过你。”

容灵感觉隔着涌动的水,男人滚烫的身躯贴了上来,让她动弹不得。

他的吻逐渐转移到她唇上,引导着她逐步丧失理智,和他一同沉沦。

她不自觉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傅寒钰见此,感觉心里的野兽叫嚣着要冲破牢笼。他的唇往下,在她脖颈点缀上嫣红。他的手指往下,她得知他的目的地,眼神迷离地试图推开他,“别……”

他低声蛊惑:“水中的感觉会更好。”

容灵感觉到温泉的热气腾腾上升,把身体包裹,自己好像融化成了一条鱼,被傅寒钰攥在手心。

还没一会儿,她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白光,靠在他肩头喘着气,感觉自己要死了一般。

傅寒钰抬手擦拭她脸上的泪痕,低声笑了:“灵灵怎么能这么快……”

她脸颊酡红,闻言害羞得就想躲起来,她呜咽着推搡着他,好气呀……

等她平复下来,他搂着她安静地泡着温泉,两人讲起了过年的事。

“灵灵今年过年,有没有想去的地方?”他问。

她冥思,“嗯……要去哪里吗?爷爷不是在家。”

“你要是想去哪里旅游,我们可以单独去几天。”

“其实好像和你待在一块儿,在哪里都挺好。”她仰头朝他傻笑。

他摸摸她的脑袋,“小嘴这么甜?”

她靠在他肩头,突然想起一事,有点好奇,“喂傅寒钰……你说禹梁和明媱他们,是不是已经那个了……”

“哪个?”

“就是那个啊……”她害羞得没敢说出来。

男人挑眉看着她的小表情,压着笑,不饶过她:“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她气呼呼瞪他一眼,别过脸去不理他了。

他笑着把她拉回来,“好了逗你的。你觉得呢?今天中午你都看到抽屉里的套子了。”

容灵惊讶:“可是他们不是才在一起吗?”这禹梁,未免也太猴急了吧?

他刮刮她的鼻子,“不是禹梁太猴急,而是我对你太纵容了,什么都依着你来。”

她抱羞。也是,要是按傅寒钰自己的想法,她早就吃掉好几回了……

“怎么,小家伙喜欢快节奏的?” 他声音逼近她。

“没有……!”

他俯身再次含住她的唇,过了会儿弯腰伸手从她膝盖窝底下伸过,把她打横抱起,走出温泉水。

她惊呼,“你要去哪里呀……”

他带着她绕过层层的假山,突然一个古木房间呈现在眼前,里面的大床晃人眼睛。

他回答她的话:“泡久了,可以休息休息了。”

话里的意味深长。

-

翌日清晨。

深冬暖阳穿透山里层层的云雾,伴着清新的空气,围绕着天容山。

容灵感觉到搭在腰间的沉沉力量,缓缓睁开眼睛。她被傅寒钰搂在怀里。

男人身体随着呼吸起伏着,借着窗外照进来的眼光,她看清他的脸。

她脑子里浮现起昨晚的画面,又气又恼。昨晚回到房间,两人折腾到后半夜才睡,他虽然不能“名正言顺”吃到,但是换着各种方式让她缴械投降,她哭着喊着累了,他才放过她。

蹑手蹑脚起身,她去到浴室,发现自己腰酸腿疼,脖子上都是红痕。

过分……

这导致她气得不搭理傅寒钰了。早晨她在对着镜子围围巾的时候,男人站在她旁边,一脸温柔无奈。

“灵灵。别生我气了,嗯?”

她目光压根没往他身上落,故意冷冰冰送给他一句话:“我不想和你说话。”

傅·真·委屈·寒钰:………

她拿了围巾遮了好半天,才大功告成。两人走出房间,去和禹梁和明媱汇合。

看到明媱,容灵朝她走去,把傅寒钰一个人丢在后头。

“灵灵,早上好呀。”

“嗯。”

“先去餐厅,吃个早餐再下山。”禹梁说。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