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61章

容灵看着彭迎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明白过来了:这人是来炫耀的吧?

彭迎突然惊呼一声,反应过来, 立马道:“抱歉啊,我在乱说什么呢,那时候我们都还小,感情都不是当真的啦,你别介意。”

容灵闻言勾唇, 嫣然一笑,“不介意,寒钰和我是初恋, 这些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小事, 我怎么会拿来吃醋。”

这下轮到彭迎怔住了,“……初恋?”

怎么可能呢!傅寒钰这么优秀的人竟然之前没有谈过恋爱!!

“对呀,他眼光很高, 不是所有的女生都看得上的。”

容灵的话莫名戳到了彭迎的心。其实当年在傅寒钰给她“送饮料”的那段时间之前,彭迎就已经喜欢上了他。当时她得到傅寒钰的回应,以为他要追求她, 谁知等了好几天他都没有主动挑破。最后是她忍不住了,在体育课上, 她找傅寒钰告白,谁知被他冷冷地伤了自尊心:“抱歉, 我不想谈恋爱。”

彭迎宛若雷劈, 后来有其他女生知道这件事, 冷语讥讽道:“傅寒钰眼光那么高, 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刚才彭迎说的那些话,就是想刺激容灵,发泄很久以来对傅寒钰心中的不满,可是此刻……从回忆中挣脱出来的彭迎,看着此刻容灵脸上的笑颜,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指不断掐紧。

她末了起身,扯着嘴角说:“我送你出去吧,估计他药拿好了。”

走出办公室没几步,容灵就看到了目光在四处搜寻的男人,他看到她,朝她走来。

走到她面前,傅寒钰揉了揉她的脑袋,无奈言:“我还以为某些人又到处乱跑了。”

她咧嘴笑,看向彭迎:“我在和彭医生聊天呢,说起你们高中的事。”

“嗯?”

“没没没……”彭迎突然慌了。

容灵的手搭在傅寒钰的背上,手指轻掐进他的背,脸上却笑得很温柔:“彭医生说,你当初还给人家买过饮料呢。”

傅寒钰:“……”小家伙兴师问罪起来了。

男人的目光看向彭迎,像镀了层冰一样,幽深的眸子里意味深长,“我想彭医生是误会了,送饮料的不是我,是我同桌。”

当时其实是傅寒钰的同桌匿名给彭迎送的,彭迎以为是傅寒钰送的,后来同桌知道彭迎喜欢的不是他,就百般恳求傅寒钰不要戳破这件事,傅寒钰顾及到兄弟的自尊心,也就帮他保守秘密了。

谁知……这件事今天要拿来让女朋友误会了,他怎么能忍。

得知真相的彭迎仿佛遭到雷劈,原来这么久以来的幻想和那么骄傲,只是误会而已。

傅寒钰毫不顾忌她的面子,冷声道:“我高中没有喜欢过任何人,也请彭医生不要传播谣言了,特别是我在女朋友面前,她年纪小,喜欢吃干醋。”

他的意思,不是让他的女朋友不要动不动就吃醋,而是——别让外人做一些让我女朋友吃醋的事情。

这话,宠溺和庇护的立场格外明显。

彭迎尴尬得无以复加:“抱……抱歉。”

“对了,彭医生还说今晚要请我们吃饭。”容灵说。

傅寒钰揽住小姑娘的肩膀,留给彭迎最后一句话:“吃饭就不必了,她手受伤着,不能到处乱跑。”

-

上了车后,容灵试图挣脱开他的手,撅着个小嘴不满道:“你说谁爱吃醋呢?”

男人强壮的身躯把她紧紧压在靠背上,炽热的吻含住她的耳垂,低声盘

问:“现在还不叫吃醋,嗯?”

她绯红了脸颊,小声说:“计琛还在前面呢。”

“他不敢看。”

容灵:“……”

他垂眸看着小姑娘白里透红的脸颊,忍不住啄了下,“现在体会到我吃你和Malloy的醋的感觉了?”

容灵轻拽着他的衣角,红唇轻启:“嗯……”

她想起什么,抬头和他气鼓鼓地控诉着:“那个女的,一直在我面前嘚瑟你当初高中和她有多好,你说我听了气不气。”彭迎在她面前装biao,那她就要比她更biao。

他含笑亲吻她,给她顺毛:“是,都是她胡说八道,也怪你当时还没出现在我身边。”

“要是在你身边呢?”

“那我就早恋了。”

也就她能给他恋爱的冲动了。

一句话让小姑娘毛躁的情绪瞬间消散,她笑着推打他的胸膛:“还好我不在,否则你就考不上Q华了。”

他握住她的手,亲吻她的掌心:“可是我还是好后悔没有早点遇到你。”

“也是,老男人三十岁才脱单。”

“你说我老男人?”

她笑着解释:“没有……唔……”

傅寒钰吻了好久,直到把她吻得喘不过来气了,才松开她,她彻底怕了,缩在他的怀里:“你最年轻了,谁说你老了。”

他笑了,“很乖。”

-

两人回到酒店,容灵想起了明天的演奏会,又开始闷闷不乐起来,傅寒钰说这些事都交给他处理。他打了几个电话后,把在沙发上盘腿而坐的她抱进怀里:“都处理好了,下午你跟我回去,等把手养好了再演出,好不好?”

她点点头,叹气了声,“来B市一趟,演出没演出成,反倒把手弄成这样了。”

“没事,以后这种机会多着。”

下午两人坐上飞机,晚上就飞回了林城。容康达听到容灵手受伤的事,非让傅寒钰把她接回家里,让静姨这段时间照顾她。

两人回到老别墅,第二天容灵醒来,走去洗漱时路过书房,就听到老爷子和傅寒钰的交谈声音:“你说你把容灵带回去照顾,我怎么放心,你个大男人在这方面不如静姨细心……”

容康达说到一半,看向书房门口出现的身影打断:“哟,灵灵醒了?”

“爷爷早上好。”

傅寒钰站起来,“我带灵灵去洗漱,她手不方便。”

容康达:想黏着我孙女就直说。

容灵红着脸被他带走,“我手挺方便的……”

走进卫生间,他帮她把牙杯装水,给她挤牙膏,容灵心里暖暖的,感觉自己真被当小孩子照顾了。

洗脸的时候,他站在她身后,帮她圈住长发,方便她洗脸。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