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59章

容灵洗完澡走出来,手里拿着个干毛巾擦拭着头发, 嘴里问:“刚才那局赢了没有呀?”

等了几秒, 她没听到男人的回答, 转头去看, 发现他坐在床头, 目光直直落在她身上。

她愣了下, 朝他走去,疑惑问:“怎么了?”

站到他面前,她的手腕突然被握住, 而后整个人被他翻身压住, 动弹不得。

她一头雾水,声音放软了几分:“你干嘛呀……”

他的唇落下, 带着点惩罚的意味,咬了下她的唇, 手指在她腰间打转, 沉声问:“Malloy是谁?”

容灵一脸懵逼:“???”

他把手机还给她, 突然之间松开她, 坐起身来, 容灵点开微信, 就看到Malloy发来的那条信息。

男人阴冷的目光扫过来, 带着不爽的声音:“还叫你宝贝?”…

好家伙, 原来是吃醋了……

她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立马跪在床上, 抱住他的脖子, 柔声解释:“这个人是我国外学校的一个男同学,他也是一个挺有名的钢琴演奏者,我们就是好朋友关系。他那么叫我……完全是他习惯了,我马上让他改!”Malloy是外国人,说起话来比较亲昵,这一声“宝贝”其实没有其他的含义。

傅寒钰冷哼一声,容灵憋住笑,脑袋在他脖子像小猫一样蹭了蹭:“好了别生气,我真的和他没有什么。”

“不许让他这么叫你。”

“嗯嗯嗯。”

男人的醋味消了,就把她搂进怀里,她半躺在他怀中,当着他的面给Malloy发信息。他说很巧得知过几天在B市的表演他也在,到时候他们两人就能见面了。这几个月,Malloy都在全世界各地演奏,这次能来中国,不知道能待多久,想着能见到容灵,就肯定要约起来。

Malloy把电话拨了过来,容灵只好和他叙旧几句,傅寒钰像是故意捣乱一样,一直亲吻着她的香颈,分散她的注意力。

“灵灵,那到时候见面,我们可得聊个好久,你跟我讲讲你最近发生的事情啊。”Malloy操着不太标准的中国话说道。

“嗯……好。”她开口声音莫名有些发软,她立刻转头瞪了一眼傅寒钰,想逃开却被他攥的紧紧的。

Malloy察觉出来了不对劲:“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就是想睡觉了……”

Malloy就让她先去休息,挂掉电话,她嗔了他一句:“傅寒钰!”

“宝贝——”他哑声唤她。

这一声“宝贝”使她的心苏到骨子里,瞬间没了脾气,就这样被他“随意摆布”了……

临睡前,她被他抱住,他低低的声音从发顶传来:“去B市,不可以和他走得太近,也不能晚上太迟和他单独待在一起。”

他列举了好多,把她逗笑了,她仰头吻他的下巴:“嗯,都听你的。”

-

几天后,容灵在胡馨的陪同下去到B市。这次的时间只有三天,第一天去,他们先是去音乐厅了解了下明天演出的情况,结束的时候,她就接到了Malloy的电话。他说他也到了。

他说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中国美食,让容灵自己订一家餐厅,然后把地址发给她。

容灵先去到餐厅,半个小时后迎来了Malloy。

Malloy推门而进包厢的时候,容灵看到他一身潮流名牌,和往日风格一样,Malloy是个很帅的白人小子,高鼻梁蓝眼睛,个子修长,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是模特或者演员。

“嗨,灵灵!”Malloy笑着和她拥抱。容灵打趣说:“今天你进来吸引多少个女生的目光了?”

“不多不多,至少三十四个吧。”

容灵笑他夸张,Malloy打量了她一身,夸她越来越漂亮了,“灵灵你缺男朋友吗?我可以。”

容灵翻了个白眼,笑道:“抱歉,我已经有男友了。”

“?!你在电话里说的是认真的吗?”

“不然呢?”

“我以为你和我开玩笑的,噢好可惜啊,宝贝。”

“不许乱叫!”

两人点菜的时候,Malloy就一直把话题引到容灵男朋友身上,一副特别好奇的样子,“我就想看看,我和他相比,我差在哪里。”

“这不能比较的,我认识他好久了,也喜欢他好久了。”

Malloy一脸沮丧,“OK,是我机不逢时。”

容灵噗嗤笑了,“这又是你什么时候学到的成语?”

他耸耸肩故作无奈撇嘴。

-

晚上,Malloy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红酒一杯又一杯地灌下肚里,偏偏嘴巴里还要对容灵说自己酒量特别好,直到容灵看到趴在桌面上的他的时候……

骗子。

还好她控制了点,没喝那么多。

她起身去拍他的肩膀,“喂,Malloy……”

他嘟囔了几声:“我还能喝,再来一杯,灵灵你说我厉害不。”

容灵:“……”她之前在国外也见过他醉酒的样子,谁能想到就和个小孩子一样。

现在有点头疼。

胡馨说:“要不然先把Malloy送回酒店吧?”

“嗯。”

因为不知道他住哪里,容灵就给把他带回她订的酒店。她个子小小的,Malloy人高马大的,她只好和胡馨一起把他掺回去。

打开酒店房间,她扶他进去,送进卧室。她气喘吁吁坐在沙发上,低头看了眼依旧不省人事的男人,“……明天起来一定要找你算账。”

她看向胡馨,说:“你先回去休息吧,挺晚的了。”

“那你——”

“我马上也离开了。”

胡馨点头,离开了。容灵看向床上的人,把自己的斜挎包拿下来,然后起身把他的身体摆正。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