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大婚,礼成(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217章 大婚,礼成。

战珩奕身躯一僵,就那么看着眼前的她,眼眶都红红的。

除了将她紧紧的拥进怀里,他全然手足无措。

他们就这样回程了。

刚离开阿藏部不远,周围是连绵起伏的雪山,战珩奕谨慎的打量了一眼四周,看了看怀里熟睡的南程程,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将她放在后座的软垫上,盖上毯子,他轻轻走下车。

然而,在他下车的那一瞬间,南程程的眸微动了下。

战珩奕的大部队全部停了下来。

战珩奕一步步走向荣千鸣他们那些被押送回去的囚犯的车旁。

贾权被铐住,坐在车里瑟瑟发抖…

他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冯功和战珩奕对视一眼,点点头-

此刻,天空如明镜,砰砰砰的枪声打破了平静-

-

一个星期后,《江城民国报》的头版头条便是,荣千鸣等重犯以及同伙在阿*部外的雪山因企图逃跑被战珩奕下令全部枪毙。

报纸上列出了这些人的诸多罪行。

战珩奕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看着手中的报纸,神色异常平静。

冯功就站在他身旁。

这个计划,是兄弟俩商量好的。

若按照上头的流程和规矩,荣千鸣他们这些人不能杀,要护送到南城,接受法庭的审判,让大总统处置。

但这些人背后又都有势力,有的甚至和国外的洋人有勾结,一旦让他们活着回到南城,怕是会被一些人救出来,所以这些祸害必须死。

这些人都身居高位,战珩奕找个理由杀他们也算合情合理,但战珩奕就等于得罪了国内的所有势力,也违反了规定。

大总统会觉得他猖狂,一定会给他惩罚。其他势力也会纷纷开始计划展开报复,他做了这一切,就必须要离开了。

然而,战珩奕也正有要离开的意思,所以他和冯功商量后决定,他来做这一切,冯功不能沾,冯功还有更重要的使命要完成,不能给人留下一点把柄。

冯功不能失去大总统的信任,这样更有利于将来冯功推翻大总统,统一南北,让百姓不再受苦。

战珩奕他们全家都要移民去新加坡了。

他将国内的兵全部转到冯功麾下,反正都是自家兄弟。

他们想要统一南北的计划,接下来的部分就由冯功继续完成。

他们战家将移民新加坡,投资做生意赚钱来支援冯功。

战珩奕还在报纸的第二页,看到了各方势力对他的批判,说他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

战珩奕和上报纸,这些批判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珩奕,你们什么时候走?”冯功问。

“我和程程办完婚礼之后。”

-

一个星期后。

平溪村,这里是战珩奕给南程程打造的秘密花园,这里对两个人来说意义非凡,在这里,他们第一次真正拥有了彼此,而今天,他们的亲朋好友齐聚在此,只因他们的婚礼。

没有外人,没有各路媒体记者,有的都是带着满满祝福而来的至亲好友。

婚礼是中式的,在诺大的花园庭院举行,鸳鸯红灯挂满庭院,诺大的花园空地到处可见新婚的喜气,一条又宽又长的红毯布满红色的喜字从小石桥一直延伸到凉亭,两旁是娇艳的玫瑰。

亲朋好友们坐在红毯两旁的龙凤呈祥梨花木椅上。

此刻,红毯尽头的凉亭周围挂挡着红色的喜布,上午十点三十八分,阳光照在喜布上,宾客们能看到喜布上映出的新娘穿凤冠霞帔的窈窕身姿。

穿着宫廷风长袍的乐师们,纷纷演奏起古典的乐曲。

这时,一道沉雅的声音响起,“华夏民族,礼仪之邦。

人伦之初,始于夫妇,以缔结婚姻定其礼,自礼行时,连理既成,从此,纵万难千险誓与子共患。

荣华富贵、疾病困苦,不相弃。

情续万代,爱将永恒。

今日,战、南二府联姻,行婚典之仪,欢迎诸位亲朋前来,同贺同喜。”

众人只见,说话者,是穿着一身白袍的老者,他满头白发,气度仙风道骨,缓缓走上石桥。

他是玄甄祖师爷,已经成仙的他现真身为南程程亲自主持了这场婚礼。

清风、烟灵…等等,今天玄门鬼仙儿全部幻化成人参加婚礼,陪程程出嫁。

“女儿出嫁,喜事成双,请母亲为其行妆帘之礼。”玄甄继续道。

老者话落,南母徐芸走进喜亭,为女儿梳发。

南程程坐在喜亭里,看着母亲为自己梳头,母女俩都哭了。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