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完结章(下)这场大雨,终于迎来了雨过天晴(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134章 完结章(下)这场大雨,终于迎来了雨过天晴

  傅明炜听到庄辞的声音,一开始也以为自己真的快死了,出现了幻听,真的看到进来的人是他心心念念,以为已经永远离开他的世界的庄辞,他的瞳孔骤缩,甚至湿润了。

  傅明炜不敢相信地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问正在给他挂吊瓶的护士,“医生,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他怎么可能回来呢...”

  庄辞握着门把的手收紧,他注意到傅明炜的脸颊已经凹了下去,虽然还是很俊美,但整个人憔悴了很多,穿着的病号服看着都空荡荡的,就像是小孩儿偷穿了大人的衣服。

  傅明炜这是怎么了?

  庄辞的胸口抽痛了一下,他没想到再次见到傅明炜,傅明炜竟然会变成这幅模样,明明一个月前他还在新闻上看到过傅明炜,那时候只觉得傅明炜瘦了一些,怎么一个月过去后,傅明炜瘦的都快脱像了。

  跟在后面的燕韵停下了脚步,作为一个医生,他一眼就能看出傅明炜得了重病。

  楚秀玉坐着轮椅,从旁边的病房出来了,“庄啊,奶奶真的很抱歉,明炜他不接受治疗,我不能眼看着他就这样死了,只能把你叫回来,你劝劝他吧。”

  傅明炜一直看着护士,不敢再去看庄辞,生怕自己转身后,庄辞就会消失。听到楚秀玉的话,他才敢小心翼翼地侧目看了一眼庄辞,然后又快速地收回视线,眼泪已经从眼眶溢了出来。

  不会的,一定是幻觉,他太想庄辞了,太想了,一年365天,每一秒钟都如凌迟他的刀刃,将他身上的皮肉剐的满目疮痍,他真的撑不住了。

  庄辞弯下身抱了一下楚秀玉,“奶奶,您身体没事儿就好。”

  楚秀玉也抬手抱住庄辞,“其实奶奶真的很想你,这次回来就别走了,多陪陪奶奶,两个孩子我也快瞒不住了,每次我想告诉他们你其实已经没了,我就狠不下心,孩子们离不开你的。”

  庄辞没有立马回复楚秀玉,直起身看向燕韵,“燕哥,你先回去吧,我想陪陪奶奶。”

  燕韵苦涩地弯了一下唇,“好,我会等你。”

  庄辞当然明白这个等你是什么意思,他没有再说什么,这种感情问题,他需要找个时间和燕韵当面说清楚。

  燕韵离开后,楚秀玉拍了拍庄辞的手,“你快进去劝劝明炜吧,他现在是胃癌中期,只要积极接受治疗,还有活着的几率,不能就这么的放弃。”

  庄辞听到胃癌中期四个字,脸上的表情明显波动了一下,楚秀玉敏锐地捕捉到了,“庄辞,你还爱他。”

  庄辞的眸光闪烁,被楚秀玉握着的手抖了一下,“奶奶,我想和他单独聊一会儿。”

  “嗯,你去吧,他一直在等你。明炜是真的爱你,你离开后,他每晚都喝酒,我拦着他,他还是会偷着喝,这才把身体搞垮了,我说这些不是想让你愧疚,只是想告诉你,他有多爱你。”

  楚秀玉的助理推着楚秀玉离开了,在病房里的护士给傅明炜挂好吊瓶就离开了,走的时候,病房的门并没有关上。

  庄辞转过身就看到背着他躺着的傅明炜,那背影真的瘦削了很多。

  “砰——”

  庄辞把房门关上,走进了病房,靠近傅明炜的病床,他才听到了很细小的抽泣声,背着他的傅明炜,牙齿咬着自己的手背,整张脸就像是被人泼了一盆的冷水,已经完全湿透了。

  庄辞走到傅明炜的正对面,在椅子上坐下,看着傅明炜,傅明炜不敢看庄辞,他不敢相信庄辞真的回来了。

  片刻后,傅明炜试探地朝着庄辞伸出手,庄辞犹豫了一下,握住了傅明炜的手。

  傅明炜就像是被烫到了一般,快速地把手收了回去,庄辞死后那冰凉的触感他至今都没有忘...他已经无法承受第二次了。

  “傅明炜,我真的回来了。”庄辞重新握住傅明炜发抖的手,“只要你好好治病,我会留在燕市。”

  只是留在燕市,并不是留在傅明炜的身边,也没想和傅明炜重新开始。

  楚秀玉的那番话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也真的想两个孩子了,傅明炜生病也让他明白了生死无常,楚秀玉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他应该在身边尽孝。

  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炙热温度,耳边响起庄辞温柔的声音,傅明炜才有了一丝真实感,他就像是疯了一般拉着庄辞的手,把人拉到了怀里。

  庄辞趴在傅明炜的胸膛上,本来布满肌肉的胸膛此时却有些硌人,手指按压的肋骨,每一条都清清楚楚,傅明炜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

  庄辞下意识地想要推开傅明炜,此时却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傅明炜牢牢地抱紧庄辞,“庄辞,我好想你,好想你,你知道在知道你死了,我心里有多痛苦吗?”傅明炜哭得像个孩子,可能是被呛到了,剧烈地咳嗽了两声。

  庄辞担心自己压着傅明炜,傅明炜会喘不上气儿,想要起身,傅明炜感受到庄辞的动作,抱着庄辞的手用力地收紧,“别走,庄辞我求你了,能不能别走,我不能没有你。”

  庄辞抿了一下唇,不敢动了,“傅明炜,你是一个父亲,曾经你是怎么和我说的,你说你会陪着儿子一起长大,会弥补云云,现在你这幅样子是什么意思?你就是这样兑现承诺的?”

  傅明炜紧贴着庄辞的脖子,摇了摇头,说出了一句足以让庄辞心碎的话,“庄辞,一年,我坚持了一年,已经够久了...”

  我的所有的幸福都是建立在有你的基础上,没有你,我一无所有,更没有任何活着的意义,如行尸走肉般坚持了一年,真的够久了。

  傅明炜捧住庄辞的脸,认真仔细地看着庄辞脸,“你还好好的活着,还能出现在我面前...我真的好幸福。”

  看着傅明炜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庄辞的胸口发闷,他只能逃避地把傅明炜的手扒开,“好好治病。”

  傅明炜拉住庄辞的手,“如果我听你的话,会有奖励吗?”

  能不能一辈子待在我身边?

  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能不能嫁给我...

  这些话傅明炜没敢问出口,庄辞还活着,这对他来讲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他不敢再奢求更多。

  庄辞垂眸看向傅明炜,“我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未来会发生什么,他和傅明炜会走向什么样的结局,谁能提前知道...

  傅明炜擦了擦眼泪,有庄辞这句话就够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傅明炜开始积极的接受治疗,化疗是很痛苦的一个过程,严重的时候,傅明炜会疼得根本无法睡觉,庄辞一直陪在傅明炜的身边。

  有庄辞在,似乎一切的苦难都减轻了许多,那怕疼得额头冒出一层的冷汗,傅明炜看向庄辞的时候总是扬着唇,晚上无法睡觉,他会和个孩子一样抓着庄辞的手,身体上的疼痛无法减轻,精神上却得到了安抚。

  傅明炜在做完化疗后,因为身体过于的疲劳会短暂地睡一会儿,庄辞趁着这个机会,和燕韵约了见面,庄辞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和燕韵说了,明确的拒绝了燕韵的告白。

  燕韵虽然挺伤心的,他还是尊重了庄辞的选择。

  在两人分开的时候,燕韵更是大方地祝庄辞幸福

  庄辞在回医院的路上,想着燕韵的话,脑海中浮现出了傅明炜的脸,午后的阳光照在庄辞上扬的嘴角上,这场大雨,终于迎来了雨过天晴。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