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番外:生犀(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114章 番外:生犀

====================

梨花开时,被人摘落一朵抵在鼻尖。

柳芳倾嗅了嗅,燃起生犀,置落牌前。南山小院听来钟响,佟飞旭醒后扶额,与门前见他时怔然,下意识地摸上心口指骨,却是空空。

“怎么这样看着……”柳芳倾迈步走近,忽被揽腰拥入怀中,那人双臂箍得紧,压得他胸口生疼。

柳芳倾被勒得疼,抬手往他臂上拍了几下:“佟飞旭……勒死人你偿不偿命?”

双手登时松下,柳芳倾这才透过气来,便将肩上搭的帕子抖开,裹着佟飞旭的脸揉了又揉,至搓乱了发,才隔帕捧着面颊,嘲笑道:“梦到了什么,原来指挥使也会怕啊。”

佟飞旭却是一语不发,只打量着他的周身,摸过肌肤,把了脉搏,最后撩摆要脱他的靴。

柳芳倾退了几步避开,被一下抱起托到桌面攥住了脚踝。

靴一脱下,指尖便往袜中探去,柳芳倾抬脚踩上他的胸口,把人朝外抵了抵:“昨晚做得还不够久?指挥使是要弄死我吗?”

昨晚……什么昨晚?

佟飞旭摸着他完好无损的脚踝,一下错乱。

“你的脚,没受伤?”

柳芳倾笑起来,用手托住他的后脑,轻轻按近:“你在说什么,别这么吓我。”

两额相抵,渡来一点温度,佟飞旭感受到他的鼻息,碰唇尝见软意。呼吸灼热起来,柳芳倾稍退离,唇上湿润未擦,却被他几下追来咬住,用齿轻碾的吮咬,舌尖都麻,柳芳倾觉得太热,退后时却被他托颈放倒在桌面。

“清早就饿得慌吗?”柳芳倾低声笑他,被压住了双腕。

佟飞旭吻过脖颈,却嗅见他衣上沾的香,有些陌生。

“是生犀,”柳芳倾说,“生犀沾衣,人能与鬼通,听过吗?”

佟飞旭霎时沉眸,指间收紧,便往他腕上扣出了红痕。

柳芳倾吃疼,蹙了蹙眉:“不是你带来的西域玩意儿吗,怎么倒像什么都不记得似的。昨晚我才说想试试看能不能招来我阿爹和你阿娘,正好当亲家见个面,你不是允了吗?现在又觉得我胡闹了,还是那东西珍贵,你不舍?”

佟飞旭定神看了他半晌。

“柳芳倾。”

“嗯?”

“你咬我。”

见他神色不动,柳芳倾觉得莫名:“啊?”

还正疑惑不解,唇瓣忽被含住,柳芳倾仰脖喘息,又被咬住了耳廓。齿间一下用力,咬疼了耳垂,柳芳倾闷哼,听他靠在耳边沉声。

“咬我。”佟飞旭又道。

柳芳倾这才抬腿勾上后腰,侧首往他脖颈咬了一口,却被掐腰用力揉了一把。

“太轻,”佟飞旭放狠地一拍,“咬。”

痛意落在肩头,终如实感漫开,佟飞旭吻脖埋入他胸口,竟像失而复得那般低声笑起来,笑至眼角湿润,仍未松手。

到了午时,两人款步下山,柳芳倾犯懒,就要骑马,佟飞旭应了,到镇上遇见人多时,便在前牵着马头。

两人寻了家食肆,停马入了座,柳芳倾问:“怎么忽然就要下山来吃了?”

佟飞旭替他擦筷,盛汤,连帕子也一并叠齐放他手边。

“吃我煮的粥会饿死人,不是你说的?”

“一夜之间,哪儿冒出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你到底梦见什么了?梦不说出来可是会成真的。”柳芳倾本欲唬他,却见他夹菜时手间一滞,眼中竟生黯然。

“我梦见,你死了。”佟飞旭夹肉放他碗中,收了筷。

柳芳倾问:“后来呢?”

“我到南山点灯,入睡时见了神明,我要寻你,却渡不过冥河。”

“为何要渡冥河?”

“死者要过冥河方能往生安息,但不知何时何日能过河,所以我到对岸等你。”

佟飞旭说起仍有余悸,却听柳芳倾忽而沉声:“或是神明叫我,来渡你呢?”

眼眸顿抬,佟飞旭神色发滞。

柳芳倾却一笑,用指尖点了点他的头:“傻子。”

“吃完再去买几坛梨花酿,院中梨花开了,嗅着喝味道最好,”柳芳倾喝汤,唇上破口抽疼,他再抱怨,“刚才把老子咬得生疼,罚你今夜不睡,看着我,听到了吗?”

佟飞旭看着他,伸指再触,被握住了指尖。

柳芳倾覆上他的手背,低声道:“知道了吗,要看着我。”

知道了。

↑返回顶部↑
易读手机网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