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爱你,老婆(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爱你,老婆

  陆鸣很放心的把事情交给了沈天昼,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去,毕竟他请了三天病假,现在才过去一天,有假不休王八蛋。

  当晚他们找了家宾馆住下,第二天起床之后,冯七看陆鸣只字不提订返程机票的事儿,就知道他想留在这边玩两天。冯七本身也是个玩心很大的人,自然完全不在意,还非常赞同。

  他兴致勃勃的问陆鸣准备去哪儿玩,夜店、酒吧,还是鬼屋大冒险?

  陆鸣平静道:“孤儿院。”

  冯七会错了意,“啊?孤儿怨?这是什么主题鬼屋吗?”

  等他俩坐车来到城郊,冯七远远的看见那座破旧不堪的建筑时,才知道原来陆鸣说的真就是个孤儿院。

  这是陆鸣小时候呆过的那所孤儿院,坐落在偏僻的郊外,一看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就知道这里已经废弃了很长时间。

  陆鸣站在铁门前,视线透过铁栏杆,若有所思的望着里面。

  冯七看他眼神有些伤感和怀念,就知道他想进去看看。他看了眼铁门上那把同样是布满斑驳锈迹的大锁,伸手拿起来掂量了一下。这是个型号非常古旧的铁锁,很容易就能撬开。

  冯七从长发之间抽出一根细细的黑色发夹,夹在两指之间,“我帮你把锁撬开?”

  陆鸣缓缓摇头,“不要破坏它,我们直接翻过去。”

  两人身手都不错,脚踩着铁门的横杠,灵巧的翻了过去,平稳落地。

  陆鸣看着院子里的一草一木,万分的感概,“跟我走的时候差不多,这么多年了,一点儿都没变。”

  他往一栋三层小楼走去,抬手指着二楼的某一扇窗户,“你看,那是我小时候住的宿舍。”

  他们走进宿舍楼,来到二楼的这间小屋,里面的上下铺居然还在,不过只剩下一层光秃秃的木板。

  陆鸣指着上铺,“李西承就睡这儿,他半夜老是往下掉,我睡他下铺,就是这里。”

  陆鸣拍了拍床板上的灰尘,坐了过去,扭头看着窗外。那玻璃上尽是尘土和脏污,连外面的天空都变成了昏黄色。

  这扇窗户还是老式的木窗,冯七试着把窗户推开,窗框受到震动,就开始扑簌簌的往下掉木屑。

  推开窗户之后,屋里的空气好了不少,冯七看着院子,道:“那棵梧桐树可真大,树干这么粗,三个人环抱都抱不过来。”

  陆鸣站起来,“走,我们去树底下。”

  他顺手从墙角拿起一把不知谁遗落在这儿的铁铲,站在梧桐树底下确认了一下位置,便开始挖土。

  冯七莫名其妙的低头看着他,又抬头看看树,“怎么,你打算把这树挖出来,带回去做纪念?”

  陆鸣没搭理他,继续往下挖,挖了有大概半米深之后,陆鸣从土坑里拿出一个花花绿绿的铁盒。盒盖上印着几只憨态可掬的卡通小熊,已经掉漆了,这看起来是个饼干盒子,吃完了饼干之后不舍得扔包装盒,就留下来装其它东西。

  冯七隐约明白了什么,“这是你们小时候埋的时光胶囊?”

  时光胶囊算是以前很常见的一个东西,就是把自己觉得有纪念意义的东西装到盒子里,埋在地下,约定好多少年之后再来打开。看到小时候的东西总会很怀念,会有一种穿梭了时间与岁月的感觉。

  陆鸣点点头,“是我九岁的时候和几个朋友一起弄的,每人都放了一个东西进去,没想到现在还在这里。”

  经过长年累月的氧化作用,饼干盒已经锈住了,陆鸣掏出一把小刀,费了半天劲儿才把盖子撬开。

  冯七好奇的凑过来看,只见里面有五、六样东西:一个红色的头绳,一个玻璃弹珠,一个银白色的钥匙环等等…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