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完结上篇)娇软军校生误入修罗场32(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九十九章:(完结上篇)娇软军校生误入修罗场32

  “首领,刚才的幸存者里面没有找到傅夫人。”副官看着Alpha闻言,侧脸微绷,脸色沉得吓人。

  “继续找。”

  傅潮深语音刚落,突然顿住了。

  因为基地远处缓缓走来两个人影,是霍御钳制着一个容貌漂亮、看起来柔弱不看的少年。

  正是姜湫。

  傅潮深心脏一紧。其他人也提到了嗓子眼,显然不愿意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

  【宿主,你其实可以直接逃脱的。】

  “太便宜他了。”

  霍御会跑的,要是实在跑不走会自杀,这虫之前害了这么多人,这种的死法,实在是便宜他了。

  而且傅潮深估计也会难解当年孤儿院的心头之恨。

  “188,准备一个单人惩罚器,我也要让他体验一下,小白鼠是什么滋味。”

  【好的!】

  霍御枪支抵着少年,对着对面的Alpha道:“傅潮深,给我一辆星舰,我要离开这里,不然——”

  他早在上次荒星,傅潮深为了姜湫中毒时,就发觉傅潮深很看重这个Omega了。

  “我就杀了你的小Omega。”霍御说着,还没来得及笑一下,感觉到浑身被猛然电了一下。

  真·电流。

  手指抽搐,枪都掉了。

  他懵了几秒,等回过神来,就被上前的士兵很狠地压在了地上。

  霍御:“……”

  姜湫喉间闷咳出了几丝血味。

  屏蔽腿间疼痛的时间已经消失,他腰肢发软,就在即将倒下的那一刻。

  被人揽住了。

  傅潮深抱紧怀中娇小的人。

  少年身上好多血,衣襟大片都是红的,也不知道伤口在哪。傅潮深检查了一下,乱跳的心脏这才安稳下来。

  姜湫没有外伤。

  这些血应该都是霍御。

  “……好冷。”Omega道。

  傅潮深赶紧脱下了制服外套,给柔弱的少年裹住,低声安抚道:“湫湫别怕,我在这里。”

  Omega听完,这才安稳了一些。抓着他的肩膀。

  周围不少士兵都愣住了,特别是副官,第一次看见这个年轻又冷漠的军官,哄Omega时竟然能如此的温柔。

  “真是个可怜的亡命鸳鸯。”霍御打乱和谐氛围,“傅潮深你得死了。”

  他话音一落,一个按钮落在了地上,当着所有人的目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摁了下去。

  疯了般笑了起来。

  等大家反应过来后,是身后的基地传来剧烈地“嘭”一声。

  “……”

  “首领,”副队喉咙发紧,“存放毒药样本的实验室,刚刚被他炸了。”

  毒药样本没有了。

  “怎么样,虽然你们抓到了我。”霍御笑容得意,可配上他这副落魄表情显得几分狰狞,“但是我没有输。这么年轻的首领,还有那么多无辜的人,就这么容易死在了我的手里。真是令人高兴啊。”

  抓着他的士兵恨不得给他来一拳。

  欠揍死了。

  但很快,霍御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半阖着眼的少年,拿出了一瓶东西,所有人都顺着望去。

  ——是最后一瓶没有被销毁的药剂。

  霍御目光凝住了几秒,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扭曲,眼神像是要把姜湫刀了,“你竟然拿走了样本?”

  Alpha似乎嫌他吓到了少年,将姜湫护得更好了,冷声地扔下一句:

  “霍御,都结束了。”

  随后,虫族基地大火烧红了半边天。

  霍御眼睁睁地看着十年来的心血,在此刻分崩离析,他死死地盯着傅潮深,“不!”

  仿佛是十年前那一幕的重现。

  火光冲天,爆炸声震耳。

  只不过站在高处的人,在这一刻,调转了位置。

  于是,所有的恩怨在此了结。

  姜湫意识逐渐迷糊。

  他陷入了昏迷之中,恍惚间,只感觉到Alpha将他的腰抱得很紧,从未离开。

  等姜湫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在半夜的医院了。

  “湫湫,你终于醒了。”

  Alpha抱紧了他,

  结实有力的小臂环抱住了他。

  姜湫敏感地轻颤了一下。

  下一秒,就被抱起来坐进了Alpha滚烫结实的怀里。依然搂得很紧像是害怕失去他。

  姜湫心底像是温水上涌,“我不是没事了吗。”

  他释放了一点信息素。

  傅潮深才好像好了很多,哑然开口:“是实在没想到,湫湫刚被我终极标记过,还能去做这么多事。”

  姜湫:“……”

  没想到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我记得我不是让你,好好待在家里不乱跑的么。”

  语气含着一点侵略性。

  姜湫抿了抿唇瓣。

  傅潮深见少年沉着一张小脸,不说话了。他也不打算逗人了。

  不料Omega忽而抱着他,撒娇道:“老公,我错了……”

  声音又柔又软。

  乖得不得了。

  姜湫其实不知道傅潮深吃不吃这一套。他只是想堵住对方的嘴,188这趟帮了不少忙,要是傅潮深问起细节,岂不是会暴露他的开挂。

  姜湫光顾着思考这些。

  丝毫没有考虑到,一句老公到底有多挑战Alpha的理智性。

  紧接着,他就被按在了病床上。

  傅潮深温柔地亲了亲他,低声道:“湫湫,你做得很好。救了我也救了整个联盟无辜的人。”

  “只是——”

  他并不希望他冒险。

  只要一想到他的湫湫很有可能会受伤,他就心疼和难受。

  “好的,”少年细声道,“以后不让你担心了。 ”

  温热的呼吸,掠过后颈。

  因为姜湫在住院,所以只是腺体标记了。

  傅潮深偏要跟他挤在一张床上。

  深入的不能干。

  但是可以在外面。

  姜湫在睡过去之前,还在迷迷糊糊的想,他大腿侧的肉,肯定又红了。

  姜湫再次睁开眼,已经到早上了,他衣物已经被拽坏了,半凌乱散开露出肩头。

  不得不承认,傅潮深有时候跟谢斯凌一样,玩得很涩。

  就算没有干什么,都能把他弄得像是被搞了十几个小时一样 。

  姜湫想到了一次词。

  破布娃娃。

  “你松开我,我去换件衣服。”

  姜湫忍着腿疼,走到了vip病房专用的衣柜处,大概是夜里护士巡查时,没有关好门。

  姜湫听到走廊上传来熟悉的女士声音——“请问姜湫病人的病房号是多少?”

  这个人,是简母。

  姜湫:?!!

  他忍着腿疼几步走到了病床,想把傅潮深摇醒,“简阿姨要来了,你快藏起来。”

  傅潮深:?

  “我为什么要躲啊。”傅潮深似乎困惑,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姜湫被他这个理所当然的表情给弄愣了:“……”

  他前几天刚跟别人订婚,今天就她儿子搞在了一起。

  会被当成渣O的吧。

  而且傅潮深也会被误认为插足他跟江言的小三!

  简母肯定会被吓着的。

  为了保护中年女士的心脏,姜湫把被子往傅潮深身上一盖,“你、你待会不许说话。”

  咔嗒。

  房门开了,简母打扮精致,看见他便关心道:“我来看看湫湫了,听说你给联盟立了大功。你简父今天还夸你了呢,说等他执行任务回来就见见你。”

  姜湫内心微慌,表面镇定,他扯着被子乖乖道:“谢谢简阿姨。”

  落在了姜湫一旁微鼓的被子里。

  瞬间眼睛一眯。

  有异常。

  简母不动声色地收回,状似无意间问到:“小傅来看你了吗。”

  姜湫刚要回答。

  感觉到被子里的Alpha触碰了一下他敏感地地方。姜湫差点发颤了一下,声音微抖赶紧压着了,“他、他走了。”

  简母:“……”

  那么姜湫被子里的是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