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终(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第六十七章,终

  第二天一早,沈悸尘站在讲台上,靠一杯咖啡才勉强有精神。还好他现在有了原主的知识,讲起课来也算是绰绰有余。沈悸尘上午的课是两节大课,中间有十分钟的休息。

  他想着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可这十分钟他却在忙着拒绝整个食堂的美食。这些厚重的关心和爱意他真的不适应。

  上课铃响了,他又开始在黑板上写着一列又一列的算式。有时难免用余光看见傅以章,因为他没动笔,只是直直的看着他。

  忽然,教室里的手机好像都在同一时间响起。同学们慌张的把手机关了静音。然后就是一阵议论声。

  忽然,傅以章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出了门。

  同学们又是一阵议论……沈悸尘也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傅以章发来的信息:李同死了。

  沈悸尘安排了上自习,抄起包就跑了出去。怎么会?昨天明明看清楚了的。

  “系统,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宿主……这个并不是系统设定,所以我们并不清楚啊。】

  沈悸尘到的时候,那栋老旧的居民楼旁,已经围满了人。

  蓝红色的光交替闪烁,仿佛自带一种沉寂的感觉,让人听不见周围嘈杂的声音。

  沈悸尘看着冰凉的不锈钢担架上的那个被盖在白布下的人,仿佛昨天还蜷缩在角落里哭泣。

  是不是他不那么武断,多陪他一夜就好了?

  过了一会傅以章才走出来,看见沈悸尘摇了摇头。他好像心情不好,也满脸沉痛。

  沈悸尘跟傅以章上了车。

  傅以章先开口说:“是自杀。”

  “怎么可能?一个好好的大学生,竟然会忽然自杀吗?”

  “说是因父母不够关心,考研压力太大。”傅以章说话时垂着头。

  “不可能。”沈悸尘刚要去梁亦家看看。傅以章忽然拉着他向一座很高的高楼跑去。

  他带着他冲进电梯,而按亮的按键是顶层。

  “怎么了?傅以章。你这是干什么?”沈悸尘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傅以章什么都没说,只是一把抱住了他,狠狠的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里,让他从此不能离开。

  这十几秒格外漫长。终于要到了楼顶,傅以章在沈悸尘的耳边,在电梯开门声响的掩饰下,不清不楚的说了一句:“沈教授,我爱你。”

  “你说……什么?”沈悸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看傅以章没再说话,自己没再问。

  顶楼能看见很远很远的风景。站在护栏边望下去,人们渺小的像蝼蚁。

  傅以章坐在简陋的护栏旁。

  沈悸尘则站在他对面,看着风吹乱他的头发。

  顶楼的风很大。

  “沈教授。”傅以章仰起头看他。

  “嗯?”

  “你知道警示石碑吗?”

  “你说的是那块刻着警示,要保持人类五亿以下的那个吗?”

  “嗯。人们觉得这是阴谋论,这种带着支配者的构建新秩序的言论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可是,如果真的有支配者呢?”

  “支配者……”沈悸尘喃喃的重复了一遍。

  “沈教授,给你讲个故事吧。有一个小男孩,浑浑噩噩的孤独的活了很久。他经历了太多的悲欢和离合。后来他又看遍了生死,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认为生死只是形式的转换。他少有情感,带着旁观的态度看这世界。”

  沈悸尘没说话,但他看傅以章说话间带了一点疏离,没来由的觉得他就是那个孤独的小男孩。

  “后来,他遇见一个人,我希望他不活在仇恨里,不活在过去里。我很爱他,希望再见他,当面和他说,谢谢他温暖了一个冻僵的人。”傅以章忽然站了起来,用右手扣着沈悸尘的后脑,然后哑着嗓子低声说:“冒犯了,沈教授。”

  然后就是一个吻。

  他轻浅的啄了一下他的唇。

  那种感觉像是沉溺在一条起伏的河水里,让他晕眩又窒息,甚至忘了推拒。

  正在沈悸尘发愣的时候,傅以章忽然向后退了一步,他像一个恣意又潇洒的少年,站上了顶楼的边缘。

  他笑了一下,大喊:“我等你!沈悸尘!等你愿赌服输!”

  然后———

  他的身影就坠入了繁华的城市之中……

  他,跳下去了!

  沈悸尘只觉得世界都安静了,他像被什么刺痛,整个世界只剩他短促又痉挛的呼吸声。

  【对不起,宿主,任务失败。反派人物尚未进行攻略。即将传送至主界面……】

  “等等,任务结束 我能恢复之前的记忆么?”

  【好的,宿主,记忆开始传输……】

  不知是过了一分,还是十分钟,还是十天。

  直到沈悸尘眼角的泪珠带来丝丝凉意,他才回过神来。

  是啊,他没有时间在这发呆的。

  “系统,还是帮我争取时间吧。我还有点事没有解决。”

  【好。】是那个熟悉的低低的声音。

  “你好,025。”

  【等你。】

  ……

  天晚了。街市四处尽是冰冷的光,混着深秋凄厉的风。

  沈悸尘又到了那个破旧的楼道。这个时间,梁亦不在。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