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玉阳子凝望他的背影许久,忽而叹息。

“若是度过情劫,又何须回转红尘。”

马车穿过城门,车轮碾在青石板上,发出沉闷声响。

梁尺涧坐于车中,隆冬时节,冷得不觉温暖。他拢紧披风,靠在车厢上,在马车颤动时,他偶尔能借此看一分窗外天光。

好荒唐。他想。

若有人借由他的手飞升成仙,那他究竟算个什么呢?

若他即是那人的情劫,那他这个被度过的情劫,又算是什么?

他无底荒唐。

梁尺涧轻叹一声,叫停马车,迎着风雪向皇宫走去。

他去见了帝王。

要聚龙气,那帝王身边才是龙气最重之处,梁尺涧有心想问,又有些不知该如何问。

倒是叶征看出他的犹豫,先问道:“梁卿想说什么?”

梁尺涧低首:“臣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叶征道:“梁卿但说无妨。此处只有你与朕,任何话语,卿皆可说。”

梁尺涧便问起玉阳子提过的那几句话。

“陛下是否还记得?”怎样的一个人,可以接近帝王,在龙气汇聚之处兵解飞升。

叶征有些讶然。

“……那个人叫玉生。”叶征说。

梁尺涧微微睁大眼睛:“陛下记得?”

叶征道:“朕也不知朕为何会记得,但朕的确不曾忘记。梁卿,你有此一问,是因为什么?”

梁尺涧道:“我收到一封书信,其上却未书一字,空白干净。”

叶征道:“那也许便是玉生送来的信了。”

“他飞升之后,世上便无他存在的痕迹,与他相关的东西,皆会消散无形。”

梁尺涧道:“……陛下以为,他为何要书信于臣?”

叶征无奈莞尔:“朕怎么会知道?以前谢紫殷的事情就吵得朕够头疼了,你们这些情情爱爱的,问谁都好,就是别来问朕。”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