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我回头,看着他咄咄逼人地指责着我,这就是那个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人。

见我停下了脚步,他一脸倨傲,「心虚了吧,心虚就给钱,1000万,一分也不能少。」

1000万?

他还真好意思。

「没有。」

说完我扭头就走,正准备关上门的时候,他用胳膊抵住门。

「只要给我1000万,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找你了,念在我们父女一场,900万也行,只要我度过了这个危机,一定把钱还给你。」

对面听到了动静,也推开了门。

林珏探出了一个头,看清状况后,走了过来。

「叔叔,我听了好一会了,你这未免也有点太狮子大开口了吧。谁不知道你们家那点破事,还好意思说什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种话,真不怕别人笑掉大牙。」

我走了出来,关上门。

「我在宴会上说过,我敬你是长辈,才想着不把话说破,从小到大,自从我妈去世以后,你管过我吗?我妈去世连头七都没过,你就迫不及待地把那个小三娶进来,任由她算计我、欺辱我。」

「爷爷去世以后,你们之前是一口一个‘老不死的’,人还没埋进土里,你们就又开始盘算着怎么多分点遗产。人活一世,我本应孝敬你,可这些年你对我不闻不问,仅有的几次也只是为了把我嫁给司延年,促成你的公司合作,拯救你那快破产的公司。」

「如今你用亲属关系道德绑架我,所谓血浓于水,是,名义上你是我的亲生父亲,可是我下辈子宁愿做一只小猫小狗,也不愿意做你的女儿。」

「你和司延年一样,自私、利己,只要自己觉得开心只要自己觉得有利可图,从来都不会在乎别人的感受,从来都不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买单。」

「我再问你,你真的好意思开口吗?你对得起爷爷的在天之灵,对得起我妈吗?」

这些话说出来,似乎这些年的委屈埋怨都找到了发泄口。

强撑着一口气,我心里的一团乱麻好像在此时解开了,之前放不下的那些,在无数个夜里和自己较劲的东西,在这一刻全部都如释重负。

一席话,晏石哑口无言。

我舒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啊,又打扰到你了。」

转身进了家门。

13

后来,晏石再也没找过我。

看别人说,他求爷爷告奶奶,凑了一点钱,可对于他的公司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

他的公司最终还是破产了。

司延年每天因为花边新闻上头条,为娱乐圈输送了很多‘人才’。

听人说,他出手大方,喜欢的都是一个类型的女孩,要听话又要理性,像是在找一个人的影子。

程卿卿把孩子生了下来,是个小男孩,之前和傅珏逛超市的时候见到了,小男孩白白胖胖干干净净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