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 2)

加入书签

书页/目录

程卿卿这会已然是颜面扫地,哭着跑了出去。

司延年也是,他追着跟了出去,凭他的性格,定是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傅老见解决了麻烦,和颜悦色地对着我说:「你就说你今天能不能答应我。」

我:??

真固执啊。

秉承着尊师重道的原则,我还是留情地拒绝了他。

周围的老板太太皆是一脸吃到瓜的表情,个个琢磨着怎么在打麻将的时候散播出去。

好说歹说送走了傅老,准备回家了,闹腾了一下午真是筋疲力尽。

刚推开门,身后就有一个人拽住了我。

「宁宁,爸爸和阿姨都很想你啊,什么时候回家看看?」他一脸期待,十足十表现出了一个渴望子女回家的好父亲的模样。

我撇开他的手,「我本以为我刚才说的话你听懂了,结果没想到你是一点没听进去啊。家丑不外扬,既然你这么巴巴地粘着我,那我也只好再重申一遍,我们已经断绝父女关系了。」

他一脸不赞同,继续说:「我知道你生我和你阿姨的气,可是再怎么样,你都是我的亲生骨肉呀,怎么能这么伤爸爸的心呢?」

一旁的几个夫人帮衬着:「就是呀,晏董,你也不能这么不懂事吧,毕竟血浓于水。」

「你父亲生你养你这么多年,怎么是一句断绝父女关系就断绝了呢。」

「唉,要是我儿子这样,我早就扇他了,居然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还是晏石脾气好。」

我真的有些被这个人的厚颜无耻惊到了。

我给他留面子,他这是打算顺着杆往上爬呢。

「既然如此,大家都说我不孝不忠,那么,我想请问,当初你迎小三过门的时候,是怎么把爷爷逼走的,是怎么把我妈逼死的,又是怎么纵容着她们母女二人把我赶出家门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也许你忘了,可我永远也不会忘。剩下的事我敬你是长辈,多的就不说了,我给你留面子,希望你也给自己留点脸。」

话毕,我径直出了大门。

身后的晏石跌落在原地,周围的人唏嘘不已,零零散散地散开了。

11

刚到家门口,就看见一个男人坐在地上,旁边还七零八落的摆着几个酒瓶子。

司延年?

「宁……宁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我不应该婚内出轨,你原谅我吧。」

他猛地站起身来,一边哭一边说。

我抬头看着他,眼前这个男人,我错看了小半生。

衣冠不整,狼藉一片。

我真没想到过原来有一天,他也会为了我喝的烂醉如泥。

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知道了那个孩子不是他的。

或许他早就有察觉到不对劲,所以才向我提出复婚。

可是二选一,我宁愿做被放弃的一个。

因为他不配。

我摇摇头,「我们已经没可能了,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